[叶all]是童话就该有个好结局(68)

      68


      “起风了。”黄少天说,双手握在眼前当望远镜,往广场尽头望去。

      他说话极少如此简短,众人都听到一种不祥的尖啸声,狂烈的风挟着雨点炮弹一样袭荡过街道,掀起了可怕的风旋,不时传来树木纤维断裂的声音。摩天大楼的玻璃幕墙被击出了弹痕般的裂纹,巨幅电影海报拼命拍打着墙体,画面鲜红如血:末日启幕,七天使吹响灭世的号角。

      好像一个气泡被打破,外界的变故终于超出了某条界线,广场上卷过一阵不安的浪潮,人们脸上开始出现惊愕、恐惧、忧虑等种种生动的表情,嘈杂的议论声吓走了地上的鸽子,无数人拿出手机拨电话,人流推挤着他们往出口涌去。

      那层薄薄的气泡壁一度让此处如从大陆架断裂开的浮岛,远离了陆上的风暴,一夕破裂,众职业选手都感到气温急剧下降,锥子般的雨与刀子般的风包围了他们,还有人被旁边乱蹿的孩子踩了几脚。

      心底反而生起一种“这样才对”的解脱感,孙翔察觉好几个人同时长出了口气。


      混乱中王杰希的手机忽然响起,他们身上的手机原本是不能用的,临时用苏沐秋的身份证买了张卡。王杰希刚接起来,就听见那头苏沐橙急促的声音:“叶修!叶修在不在?”

      “他这会不在,需要叫他吗?”

      “要叫,马上叫,麻烦你快一点!”苏沐橙的话终于带上了哭腔,“哥哥出车祸了!我正坐陶哥的车赶过去……可是车一直堵,我们过不去,你们在哪里啊……”

      “你先冷静一下,别急,会没事的。”王杰希尽量用温和平稳的口气说话,“地址记得吗?急救车多久能到?”

      “急救中心说车都派出去了,现、现在交通事故特别多,问我们能不能自己送。”苏沐橙用力压抑着嗓音,“可打电话给我们的人说现场车根本开不出去,也不敢挪动。”

      “我这就告诉叶修,你们路上小心。”


      早有人听到电话开头就迅速跑出去叫叶修了,王杰希安抚着苏沐橙的情绪,又跟稍后接过电话的陶轩说了几句。

      对方听上去也急得上火,苏沐秋可是他准备力捧的招牌选手之一,连后续的商业包装计划都想过,就算不谈那些,相熟几年怎么都有感情,对苏沐秋这个早早挑起生活重担、一手带大妹妹的坚强少年,陶轩一向是有几分敬佩的。

      “你们说,这不会就是那个……他没能出道的原因……吧?”李轩迟疑着说,“是这一次?”

      这话很不好出口,弄不好就像是咒人,喻文州摇头。

      “不应该是今天,否则叶修不会没表示,也许是因为什么缘故提前了,或者就是碰巧,与那场事故没关系。”


      “我们……还管这事吗?不是说不帮苏妹子啊,但这里又不是现实,这都是发生过十年的事情,哪怕那哥们最终平安无恙,也扭转不了他现实中的命运。”黄少天说。

      一半人跟不认识了似的看着黄少天。

      “又不是说不管了!靠靠靠,搞得我跟冷血动物一样,你们几个意思啊!”黄少天抓狂,努力在挤过来挤过去的人群中保持平衡,免得被冲散了,“去肯定是要去,但要留几个人下来盯着南方,我们去那么多人没用,纯粹给他们添乱。”

      “他说的也没错,先看她跟不跟着叶修去吧。”方锐头疼,“我总觉得她对老叶的态度不一般,也不像是看老相识的小辈或者移情作用,就……很难说。”

      这份意外的敏锐倒是让大家不知该说什么,不过很快的,他们就没有思索争论的余裕了。


      “所以说,我是个BUG?”叶修挺有兴趣地问。

      “你该庆幸师父他老人家去世得早,不然他很可能会真拿你去实验一下。”南方的长发被狂风吹乱,她用手拢了拢,几滴豆大的雨点打在手背上,“不仅手印对你无效,你的触碰反而扭曲了手印上的精神力场……用力场来形容并不准确,就姑且这么理解吧,导致在你之后碰手印的人,被替换后有个共同特点,就是与你的感情牵扯……连我也闹不清你这一碰,到底施加了怎样的影响,倒退二十年,说不定我还会动收徒的心思,弄清楚你是个什么怪胎。”

      “怎么无效,我看作用挺大的啊,我都停止呼吸了,要不是小周,没准还会给蛇咬死。”叶修说。

      “那是手印本身的防御作用,不是后来附加的催眠共振,手印本来就只有我们一门的人能碰,外人偶然碰到一下没事,碰第二下就会触发警戒机制,幸好一般也死不了人。”南方说得很无奈,“洞里的手印,从几百年前就始终是开启洞天的门户,上面没点陷阱才怪。我师祖和师父那两代已经撤除了不少阴毒的御敌机关,怕山里的孩子误入,剩下的要么危害不大,要么太麻烦撤不掉,我们也没办法。”

      “话说回来,像你这样的人,多半身怀某种非常特异的天赋,如果你对术法有兴趣,可以试试找个门派拜师,你们叶家祖上也算有渊源,会有人抢着收你的。”她似笑非笑地添了一句。

      “免了,我还是打游戏就好。”叶修拒绝得毫不留情。


      “话也说完了,开你的条件吧,有需求就要提出来,说不定事情早解决了。”叶修说,“让我再去摸什么手印随便你,把这群无辜躺枪的小朋友送回去,对你对他们都好,看见叶迭那老头的悲剧重演你就高兴?”

      “你舍得?”

      “我都舍不得那该出事了。”叶修无语,“以后打比赛画面还能看吗?”

      南方居然微笑了一下,叶修打了个寒战,那笑容让他感受到一股大宇宙的恶意。

      “你怎么知道我还有条件没提?”

      “你承认的事乍看逻辑上行得通,可行性是很低的,且不说平行世界的叶迭还在世、同时又满足我不在这个条件的巧合有多小,就算撞大运让你撞着一个,我和他,也未必就像你想的那样灵魂契合。”叶修说,“计划在我这里碰壁后,你没有放弃,而是一步一步引导着我们探究过去的事,潜移默化地了解你……你在试图取得我们,尤其是我的信任,为什么?”

      他没有等待南方回答,径自说了下去:“与那些我获得的叶迭的记忆有关,对吗?”


      南方深深“看”了他一眼,叶修能体会到被全神贯注安静凝视的感觉。

      “记忆是灵魂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想必你也知道,被外来记忆影响身心和操控的滋味,一小部分的记忆已然如此。”她说,“假如让你拥有他的全部记忆,再淡化你自身的记忆……那你究竟算是‘叶修’,还是叶迭呢?”

      这时自然不能说自己曾被记忆操控只是伪装,叶修笑了一笑。

      “这就是你的条件?”

      “我不能保证能将他们送回去,尽管有苏沐秋那样的奇迹,但不是人人都有这份幸运,也许像你们猜想的,会漂流去另一个平行宇宙……我只能尽力一试。”她脸上没有表情,“而如果真的进行记忆植入,需要你全身心的配合,不能有一点抗拒。”

      “没问题。”叶修一口应下。

      “你想好了,假如过去的人真在你身上复活,你就不是你自己了,就算没有,失去自己的记忆也足以对你的生活造成毁灭式的影响,认知混乱,人格分裂……这都是极可能发生的事。”

      “我很明白,谢谢告知。”叶修点了点头,“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南方深吸一口气,冰凉的雨雾呛得她咳嗽起来,喉咙里重浊沙哑的声音才让她有些像一个老人。她轻轻甩脱叶修的手臂,弯下腰,那动作像施了慢镜头,迟暮而松缓,手指慢慢触了触漫着积水的地面,一寸寸插到水底,指腹磨蹭着水泥的粗糙质感。

      然后仔细地拿出纸巾擦了擦手,湿透的发丝拨开,一绺绺整齐地划拉到鬓角。

      这个情景许多年后仍然清晰地留存在记忆中,叶修发现,他甚至记得她眼睛上的纱布被雨水打湿后微微松开一角,露出的眼周轮廓,她胸前的扣眼里插着一朵已看不出形状的藤花,他记得她的日记里,叶迭这个世界的母亲就曾做如此打扮。

      “你恨我吗?”她突然问,像又短又快的刀锋。

      “希望不会。”叶修说。


      张佳乐和唐昊出来找叶修的时候,积水已漫上了脚面,四面八方,横道竖道,岔道斜道的水都被雨鞭抽着,争先恐后向地势较低的广场涌。天色墨黑如渊,只有乌云间还有一线红光,大地忽而一震,数道巨蜈蚣般的裂缝直伸到了他们脚下,张佳乐看见一扇燃烧的门扇从高空坠落,伴随的是从天空劈到大地的闪电。

      黑潮般的人群这一刻比灾难更恐怖,无数只脚无数只手都像要把他们拽下去,踩在泥里,身不由己被裹挟向前,无数只眼睛里惶急的光让他为之屏息,一瞬间他想过找不到叶修该怎么办,他们这些人就此分散了怎么办。

      好在头脑空白的恐慌并没持续多久,唐昊和他同时望见那两个身影,仿佛永恒在动在骚乱的背景中,他们两人是唯一的静帧图。暴雨之下,人潮之外,他们沉默着相对而立,南方取下了双眼的纱布。

      “你干什么!”唐昊大喊。

      那一帧的场景像被拉长,张佳乐脑子嗡了一声,他恨极了这幕天席地浇下来的雨与死也不肯静下来的满场声响,叶修的神情由于背向他们而无从得知,南方……南方……那是怎样的一张脸!


      他从未在一张脸上见过这样飞速的衰败与苍老,明媚的眼眸蒙上一层白翳,深深的沟壑、松弛的皮肉与老年斑扭曲了面容,生命的活力瞬息枯干;他从未在一张脸上见过这样澎湃又年轻的激动,每一寸皱纹与浑蒙的眼球都闪着微明的光,比任何传说更惊心动魄,仿佛承载了无数个宇宙无数个灵魂的沸腾与喜悦,又在同一刻浸透了无数个宇宙无数个灵魂的寂寥与悲伤。

      他从不知道一个人的注视可以有这样的力度与热度,究竟什么事物,什么样的神迹,能当得起这样一双眼、这样的目光?

      这就是全部了。他看见她在冷雨中,在叶修的臂弯里软下去,是真的软下去,全身像没有骨骼,歪扭成不可思议的角度。那张衰老的脸在上一秒耀眼如神,下一秒如同每张临近终点的面孔,透出死亡特有的呆滞平静,微渺如尘。

      一面小圆镜从她的上衣口袋里滚落,无声没入积水。叶修伸手捡起镜子,在雨里蹲了很久。

      他死死盯着那两个人,想自己一生可能也忘不了这一幕。


      “走吧。”意识中像过了好几个小时,一双腿出现在他压低锁死的视野里,叶修冰冷的手在他额上一贴。张佳乐本能地一躲,那只手仿佛沾染了死亡和枯败的气息,没有一丝温度。

      叶修收回手使劲搓了搓,又往张佳乐额头上放,这次他没躲。

      压抑着情绪把苏沐秋的事说了,叶修面色也是一变,唐昊跟着说完王杰希的决定:“……怕等你回来汇合来不及,他从苏沐橙那问了地址,先和他们赶过去了,那里离这不算远,跑过去比坐车快。”

      他们都有一万句疑问要问,但两个人很清楚现在对叶修最重要的是什么。

      “嗯,那就跑。”叶修说。


      城市已成泽国,到处是惊慌的叫喊声和站在车顶的人们的呼救声,汽车像坏掉的玩具东一辆西一辆泡在水里,街道如同被压坏的轨道,想要快速行动难比登天。唐昊注意到,叶修蹚水时做了个手伸向前继而攥拳的动作,一道细长的虚影闪了闪,又消失了。

      情绪不够强吗?要多么强烈的情绪?抑或心中的感受仍不够深刻,冰雨与逆光的十字星,那两个人是以怎样的心境,在亦真亦幻的毁灭中握住他们唯一能掌控的真实?

      对自己而言,什么才是真实?


      离在广场接到苏沐橙的电话只过去了十多分钟,四周已经漆黑,众职业选手后半程路几乎是半蹚半游,沿途路灯和高层居民楼的灯火纷纷亮起,勉强指引了方向。一路上小的擦伤划伤不必说,没有触电或被深坑窨井什么的吞没,是他们最庆幸的事。

      敲开被货架牢牢抵住的超市大门花了点时间,这家大型商超地势较高,深水冲上了门前的台阶,却还没淹没大门,超市内每条货道、每个货架旁都挤满了躲避的人,人们低声议论着,不死心地拨打着家里的电话。抵门的货架被挪开、卷帘门被拉起的一刻,大门被一股凶狂的力量撞得哐哐直响,巨蟒舌头一样的水流从门缝哗一下涌入,顿时引起一片惊呼,进来的职业选手赶紧与门内的人一起,费尽浑身力气才把卷帘门重新合闭。

      所有人呆呆看着这群从头到脚都在往下淌水的年轻人,个别人胳膊腿上有显眼的划伤,往外缓缓渗着血,有人被水呛得咳了几声。收银台上三四个衣着时尚的女孩紧紧挤着,迎面撞上他们的视线,鹌鹑似的缩了缩。

      一个气质温润的青年微微一笑,应该是要她们安心,另一个双眼不对称的人表情就严肃得多。

      “这里有个车祸中的伤者,他在哪里?”


      苏沐秋被放在家居用品区中间的展示床上,除了鼻孔和嘴边沾有血迹,身上并没有明显的外伤,人却陷入了昏迷状态。他还在自主呼吸,胸腔中发出咝咝的声音,吸气短促,呼气却长,给人一种很不妙的感觉。

      在场没有专业的医护人士,谁也不敢动他。王杰希再拨陶轩那边的电话,始终无法接通,QQ上敲苏沐橙,发现网也断了。

      “不行,等不到叶修他们来再做决定了,我们必须行动起来。”喻文州拍板,仔细问过周围的本地人,从文具区撕了一张笔记本纸,将简易的路线图画给众职业选手看。

      “两公里内共有六个点位,其中两个是大型医院,四个是诊所或社区医院,我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到达这些点位——最好是大医院,向急救医生描述情况,拿到急需的药品和工具。”他说,“尽量带一个医生回来,我知道比较难做到……尽力吧。”

      “张新杰不用去,其他人最好还是两两结伴,风势太大就往身上捆扎重物,一定注意安全。”肖时钦补充。


      “我们真要这么做?”

      不知是谁低声说了一句,那句注意安全显得很讽刺,如果是在现实中,那自然要豁尽全力救人,这样一个不晓得下一天、下一个小时、下一分钟会不会崩灭的记忆世界,为一个记忆中的人物,冒自己精神死亡的风险,是不是太超过了?

      “值得……吗?”

      “我也不知道值不值得。”喻文州静静说,“我只知道,叶修在这里,他会怎么做。”

      苏沐秋无知无觉地躺着,一只手了无生气从床沿垂下来,与他们切磋搏杀过,一样灵巧地在键盘上飞舞,握着鼠标打着荣耀的手,曾轻柔地拂过苏沐橙的发间。


      “我们不去,他也会去的。”方锐接道,李轩附和地点了下头。

      一个炸雷仿佛就在脑门正上方轰响,闷沉的震颤滚动穿过天花板的钢筋水泥结构,白灰簌簌直掉,一棵粗大的树木化为火球,摇晃倾斜着砸下来,许多扇窗玻璃为之粉碎,窗户附近顿时掀起又一波惊叫。孙翔咬了咬牙,腮帮子上凸起一根青筋。

      周泽楷利落地扎起裤脚,到货架边给自己换了一双雨靴。


      人群的窃窃私语声逐渐变大,眼看他们走到卷帘门旁,终于有个刚才与喻文州对视的女孩子说话了。

      “别说两公里,这种天气,你们就是出去二十米都可能有生命危险。”她鼓起勇气,“超市里又不是没有药品……”

      “常规药品不行,我们需要急救箱,专业的医疗器械,甚至是一个医生。”张新杰说。

      “可是——”

      张新杰直视她的眼睛,这本是他说话时的习惯,女孩子惊讶地发觉,这个一看就不苟言笑的人竟然笑了。

      “不用担心,”他说,“只要真的想,这个世界就是我们的。”



      tbc

————————

倒数第三更!


评论(35)

热度(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