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all]是童话就该有个好结局-叶张番外:断桥是否下过雪(1)

      1


      “是呀!”叶修说,“所以,如果我死了,到我的包里找一本笔记,黑色封皮的,以后就要靠你们自己了。”

      ——出自《是童话就该有个好结局》12节(下)


      窗玻璃像结了冰的湖,无言承接着一群群水鸟般落下的雪。祝晓妍偶然瞥向窗外,这是X市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

      屋内的热闹与屋外全然是两个世界,大屏幕播放着荣耀联赛,恰好是全明星赛前的倒数第二轮,微草对战蓝雨。再过一周,虚空战队就将暂时解散迎来冬休期,也难怪队员们都有些躁动,说笑声也比往日更大些。

      “……让我们再次热烈祝贺卢瀚文队长,在全明星票选结束前达成了个人赛的七连胜,恭喜卢瀚文!恭喜蓝雨战队!这个成绩在联盟纪录中也十分惊人,或许无法跟当年叶修大神创下的37连胜以及季后赛的全部个人连胜相比,但我们要认识到,散人这个职业在联盟也是空前绝后的,同样,叶修大神只有一个……”

      比赛看到这通常就可以关电视散伙了,祝晓妍伸手去拿遥控器,其他人也站起来三三两两朝外走。对面的张新杰摇头示意,祝晓妍意外地看他一眼,他平静注视着荧屏,等待解说把这段话说完。

      “虽然令人嫉妒,但不得不承认,每个领域总有那么一些常理之外的天才,他们的成就无可复制。好啦,想念叶修大神的观众朋友们也不必心急,不管今年夏天谁入选国家队,叶修大神总会带领我们征战至高荣耀赛场的,无限精彩还在等待。……本期荣耀之声就播出到这里,谢谢收看,再见。”


      “走吧。”节目进入广告时间,张新杰主动站了起来,“吃过晚饭了没有?”

      “啊,吃——吃过了。”祝晓妍赶紧跟着起身,走在前面开门,“我最近正减肥,那个,中午也不敢吃主食,晚上就啃啃菜叶子什么的,就没去食堂……”

      “中午也不吃主食?”

      张新杰马上皱起眉头,祝晓妍暗叫糟糕,用力掐了一把手心。

      “也不是不吃,有代餐粉,那个很管饱,真的!我也有补充蛋白质还有微量元素,有去健康门诊看过……反正不会饿出毛病来的啦。”

      叫你多嘴,叫你一紧张就话多!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自己也弄不清为何在张新杰面前总是很难放松,要说严肃的人不好亲近,她转会前的队长宋奇英也一样严肃,自己还敢开玩笑敢让他帮忙拎包呢!而张新杰尽管生活规矩得像一把标尺,可从来没拿那些规矩去要求过别人,严肃也没有上升到严厉的地步。

      又或者她面对他容易紧张,是出于某种超出界限的在意?


      别多想。她内心给了自己一巴掌,很多事情就怕想,脑洞这东西最邪乎,三绕两绕的就把自己给绕进去了。万一再闹点绯闻出来,张新杰这个技术指导不常面对镜头,她打比赛录节目时还不要被烦死?

      ……会这么想,那这个所谓在意应该也还在界限内吧。

      实际证明她还是想得多了点,张新杰是皱了皱眉,但并没多说,只是叮嘱了一句“注意身体,不要影响健康和赛事”。

      其实他真的没那么不近人情,也不像早年媒体形容的那样不会聊天。祝晓妍默默想。


      退役后的职业选手,如果不是彻底告别了这个圈子,那多半是留队做指导、做公会骨干、做技术人员,靠直播混得风生水起的也不少。像张新杰这样,虽然头上顶个技术指导的头衔,主要还是靠他独有的战术水准在虚空立足,培养磨炼整支队伍的技战术水平。

      整整十个赛季,联盟公认的战术大师也只有四个,后面推出的“新四大战术大师”到现在还有争议,可见达到这个高度的职业选手有多稀缺。祝晓妍也像许多粉丝一样疑惑不解过,为什么张新杰拒绝了霸图的留任,反而选择了虚空度过自己退役后的职业生涯——霸图老板那是韩文清的铁杆粉,对张新杰也没得说,不可能在待遇问题上为难他。

      幸好两家没什么强烈的对立情绪,又知道张新杰本身是X市人,对于这个结果,霸图粉丝们也不是不能接受。


      分神瞎想的后果就是反应慢半拍,张新杰重复了一遍问句,祝晓妍才听见他在说什么。

      “你有看到我桌子上一个黑皮笔记本没?封皮上的字是银色,本来放在抽屉里,今天拿出来,下午开完会后发现本子不对,推测是有人拿错了。”

      “呃,可能是宣传部的小赵?”祝晓妍想了想,“开完会我跟她一起走的,她中间回去过一趟,我帮你问问。很急吗?”

      “不是很急。”

      张新杰抬腕看了看表,下班时间早就过了,宣传部又不像技术部,忙起来没黑没白,看来只能等明天再说。

      “我给她打个电话吧,你不用忙了,谢谢。”


      不是很急,说明不是战队内部资料,也不用担心情报外泄。又这么忙于确认,是日记本?莫非上面有张新杰的少年心事?祝晓妍玩笑般想着,晚上就在QQ上跟小赵聊起这事,打趣了几句。

      倘若总是经意不经意,必要或不必要地提起一个人,那……多少是有一点不寻常的吧。她想。

      “我跟你说,我觉得那本子挺邪门!”小赵的回复却很激动,“要么是有中二病恶作剧,这个可能性大点,要么张指导他是个有故事的男人,看得我毛都立起来了,卧槽!我以为是侦探灵异片的道具呢。”

      “啥,你偷看了人家的本子?”

      “个头哇,接电话前我又不知道那不是我的本子,正想翻笔记写宣传方案,就看到这个。”对话框里“正在输入”的提示持续了很久,估计是那头正对照着打字,“真的很吓人,像遗书一样,内容又离奇得像小说……写这个的人还活着不?你说会不会是张新杰自己写的?”

      祝晓妍正想回复,对方已发了一大段话过来,发完仍是“正在输入”,想必下面还有。


      “冷静。

      不能做到冷静,就冷静下来再看。既然够糟了,别因为不冷静做出使局面变得更坏的举动。

      我从没有想自杀,这(旁边有个只差一笔的‘死’字被划掉)也与别人无关,就是探寻真相付出的代价惨了点。

      相信我写的每一个字是真的,至少是清醒时,自愿的,自己经历的真实,别太迷信科学。希望能帮助到。

      别浪费时间在我身上,你还想活,就认真看。”


      身体情不自禁哆嗦了一下,祝晓妍肯定,这不是腊月的寒风透过未关严的窗缝流窜到脊骨位置造成的反射。

      往下看,抛去实在是只有非现实小说中才会出现的荒诞情节不谈,这个人的叙事风格详细,客观,非常理性,语句虽不是特别通顺,个别用词也有毛病,可绝不存在语义分歧或漏断含糊,连自己的感官变化都描述得十分完整。她几乎都要相信了。几乎。

      最末一段终于从平淡的叙述口吻中抽离,带了几分个人情绪。


      “别自己吓自己,真相未必重要,活着才是。不要舍本逐末,找生路放在第一位。

      想放弃时就想想我,我可不想很快见到你们。

      如获救,我爸妈应该不会过多为难,有需要联系苏沐橙或我弟叶秋。沐橙帮忙照顾一下,家那边不用多操心。

      这个本子本想对爸妈保密,怕不现实,多写几句。

      ……”


      小赵转述的内容就到这里,“正在输入”的提示闪烁了好一阵,对面终于放弃,有点犹豫地发消息:“下面的太私人了……也没几句话,主要是不像真的可语气也太特么逼真了,看着别扭,这人署名还那个……搞得我现在一想叶神就浑身不对劲,想咣咣撞大墙那种。”

      “叶神?哪个叶神?”

      “还有哪个叶神?总不能是301的叶冰吧!”小赵没好气,“我还拿叶修大神前几年的签名比对了一下,确实像,叶字比修字好看多了,你说这人图什么?”

      祝晓妍抿起嘴唇,直觉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张新杰不可能不知道本子里写的,这字也不像他的,要是有人用这个编故事,他为什么要收着这个本子?”她看着自己的手指飞快打字,“这也不算故事,写小说也要有头有尾,起码对读者交代清楚吧,这一看就不是给读者看的,而且这个日期很眼熟。”

      小赵为了证明自己的话,特地拍了张笔记本纸页的照片,把聊天记录上拉,对着文字末尾的日期,她也感到了一丝违和。

      “是……那个山洞集体失踪事件期间?”


      手不自觉挪上来捂住了自己的嘴,一种窥私特有的兴奋伴着心虚忽上忽下,又很快让位给了轻微的罪恶感。

      “不管怎样,我们这都是严重侵犯个人隐私。”对面先是撤回了一条消息,能看出也在迟疑,终归还是理智占了上风,“就当不知道吧,明天你把本子还给人家,注意别说漏嘴。”

      “我看危险的是你,你见了张指导那小眼神都荡漾,对他有意思?”

      “差九岁呢!”

      “你看看,要说没意思,能把年龄差记这么清?”

      “我粉他不行啊。”那边发了个白眼表情,“就怕美色惑人,我不知不觉就说漏嘴……好啦开玩笑的。”

      

      祝晓妍没想到,一语成谶,率先露馅的竟真的是自己。

      不过这也太违规了吧!哪有直接问的啊!还这么坦白不做作!事后抓狂的同时,她也觉得自己对张新杰这个人的了解,还真是很片面。


      在厕所遇见领导要不要打招呼,是一个经久不衰的命题。据说曾有一位粉嫩嫩的霸图新秀,在厕所隔间门口撞上韩文清,舌头打结蹦出一句:韩队,忙着呢?忙还自己来上厕所啊……反应过来的新秀抱头而去不提,霸图厕所的笑话至今还在联盟代代流传。

      如果有什么比在厕所遇见领导更加尴尬,那大概就是在泳池边遇见领导,异性领导。

      附注,你对领导还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小心思。


      不要往下看不要往下看更别盯着中间看……说话时不看对方不礼貌,好,目光不要有焦点不要有焦点不要有焦点……泥马,臣妾做不到,张指导你放了我好吗别和我说话我只是一条金鱼……

      祝晓妍心里如狂猫挠爪,努力控制着视线只在张新杰脸上飘,聊了什么都不记得,直到对方淡淡地说了一句话。

      “你看过叶修在本子上写的东西了吧。”


      无论曾做过多少心理铺垫,瞬时的反应恐怕已出卖了她。祝晓妍想,之所以自己没有当场惊慌失措,可能是张新杰的眼神与表情,给人感觉他并不是真的在意问题的答案。自己那忙乱的解释与道歉他有听进去,也有认真回应,然而语气中的分量,身周莫名氛围的重量,究竟不是落在她这个人的身上。

      假如气氛也有重量,那一刻,没有镜片遮挡的眼睛中闪现回忆光彩的一秒,那些重量是朝着他话里的两个字而去的。

      叶修。


      “总之,真的非常非常对不起!”要不是鞠躬会栽进水里,祝晓妍都想来个九十度鞠躬,“我们没有再告诉其他的人,绝对没有,照片也没给别人看过。”

      “照片删除了吗?”

      “我回去就删!”女孩脸红得在水里能当浮标,偷偷存下照片要说没有一点私心,那也不现实,可这个真不好解释,“我……我就是好奇,当初报道也说得不清不楚,我就是对当年的事情比较感兴趣……”

      你还能更不会说话一点吗!她对自己绝望地无声怒吼。


      张新杰沉默了一会儿,祝晓妍注意到他右腿膝盖往下的地方有一道歪扭的疤痕,不很长,像是烧伤留下的,映着消毒剂澄清的粼粼碧水,不知怎么有种难言的狰狞。

      当时的伤口想必很深吧。

      “就我个人而言,我不认为这件事有不能实话实说的部分,但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我一个人也没有决定公开与否的权利。”张新杰说,“对外的说法,确实是我们统一口径后的,与事实有差距。”

      祝晓妍连忙摆手。

      “我不是想问真相求解答啦,这也太多管闲事了。就是,也不是闲事……不是说你们的事是闲事,对我,妈呀我快要不会说话了,你把这段记忆删掉行不行?格式化格式化!”


      张新杰笑了一笑,似乎是真有被她逗乐。笑与不笑,在这张脸上区别是挺大的,其实他从来不是个冷漠的人,祝晓妍想,但展现出来的色调总是偏冷。

      一个什么事都一板一眼正经以待,从不会放松自我要求的人,会传达出一种格格不入的生硬感,生活得过分用力,不合烟火家常人间软红的那种生硬。爱也好,活也罢,都是需要温情朦胧来点染的,拿整个生命向生活撞过去,想想就很疼。

      他这样的人,爱起人来会是什么样子?

      祝晓妍发现自己是真的万分好奇。



      tbc

————————

好久不更,码一节找找感觉~

本子的事在推进,有个姑娘换工作又搬家特别忙,我尽量催着她。


评论(74)

热度(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