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all]是童话就该有个好结局-叶张番外:断桥是否下过雪(2)

      2


      那个游泳池边的下午决不能算美好的回忆,回想自己的表现,她每每恨不能拿鸵鸟钻沙.jpg来个无限刷屏。要有人掏出她的肠子来看,祝晓妍悲惨地想,一定是根根青绿青绿的。

      抛开表面的这些,他们的关系那天后确有进展,从熟一点的队友进化成了……普通朋友?祝晓妍拿不准张新杰怎么想,但他们的接触确实多了些,会聊起各自的私事,也会偶尔一道逛街下馆子,记住了彼此的口味。她也终于可以自如地开出一个有关十分之七勺的玩笑。

      到底都还是年轻人。


      盖才捷正值巅峰期,这两年不断有人拿他和开荒三神之一的扫地焚香相提并论,虚空又是上赛季的冠军队,无形中加分不少,祝晓妍也挤进了24人的全明星大名单。她心知肚明,自己的实力离当年的楚云秀或苏沐橙尚有距离,能入选多少沾了点身为女选手的光。

      全明星赛向来是集体活动,全队要一起出席,张新杰倒是可去可不去。祝晓妍还以为他要像去年一样缺席,结果这次他说也去,只是不跟队行动,回程时再汇合。

      “对哦,H市有苏沐橙,你们比较熟正好可以聚一聚。”她挑起话头。

      “看情况,有空的话。”

      “我还以为你要去找她玩才自己走。哎,兴欣头一次办全明星赛,苏沐橙肯定也不会错过吧?”

      “她在我们群里说过她要来。”张新杰点头。

      “黄金一代群?”

      “是。你很喜欢她?”


      “我玩枪炮师的,玩枪炮师的怎么可能不喜欢苏沐橙嘛,帮我要张最新的签名照哈!”祝晓妍兴致勃勃一甩马尾,“我真挺羡慕你们黄金一代,一出道就是核心,队长副队,不用一年年慢慢熬,又赶上最好的时候。”

      “最好的时候,那要看怎么看。”

      “嗯?”

      “从整体环境和发展趋势上,的确算是最好的时候。”张新杰说,“但是在新老交替方面,已经出现了断层,叶修和韩队那样状态稳定的是极少数,四期选手一出道就是主力,不是每个人都天才,是没得选。新人面临的压力过大,这其实很有风险。”

      “为什么我有种我在拿话筒采访你的错觉……”祝晓妍扶额,“聊个天而已,画风这么正经我也压力过大啊!”

      张新杰笑了笑,祝晓妍又揪住一个细节开始八卦:“等等,你叫韩文清韩队,平时叫谁也是某某队某某前辈的,怎么不叫叶领队?”


      “我以前在霸图。”张新杰说。

      这还真是一个不得不服的理由,叶修,之于霸图,那从来都是等同于阶级敌人的存在,不给他名字后面缀上残暴粗口之类的就不错了,还领队?霸图粉可以在叶修率领国家队取胜时摔锅砸碗庆祝,也别想他们口头上对叶修客气半分。

      从训练营时代,张新杰恐怕就是这样被一路荼毒熏陶过来,弄得到退役都还有同仇敌忾的自觉?祝晓妍想了一下,有一点点想笑。

      “你现在是虚空的了。”

      “都一样,反正那家伙也不在意。”张新杰说。


      飞机落地时H市也在下雪,相当罕见。这些年连逢旱冬,X市一整个冬天往往也就意思意思来两场雪,雪人都不一定堆得起来。祝晓妍推开大巴车窗,这山温水软的城市连雪都温吞,细米般的白粒从天上悠悠往下撒,窗外不断有行人掏出手机拍雪景。

      北方人对南方的雪难免不屑,祝晓妍想起,H市多年前也是有过那么一场大雪的,真正的大雪……似乎在某个十二月?还是十一月?

      为什么会突然想起那一场千里之遥的雪呢?


      全明星三天,活动安排得其实一点不紧凑,个别人气选手可能有些采访代言什么的工作,大多数人都趁白天结伴游玩逛街去了。张新杰的报备电话准时打到队里,人却一直没出现,到第二天晚上才回了虚空住的酒店。

      “上午去看断桥啦?”刚从比赛场馆回来,祝晓妍笑着和他打招呼。首次作为全明星选手登台,姑娘还是有点小激动的,从泛红的脸上可以看出她心情很好。

      “嗯。”张新杰问道,“你怎么知道?”

      “微博上有人发照片了。”祝晓妍把手机给他看,“看到断桥残雪了吗?”

      “没有,人太多。”

      “我也是,每次去桥上都一堆人,雪根本积不起来,有一点也被踩没了。”她抱怨道,“你没有去找苏沐橙?”

      “他们兴欣在聚会,我不方便打扰。”张新杰说。

      “哦。”没有面基,那就不会带回来签名,更不会有新照可以舔,祝晓妍一阵沮丧,忽然发觉了这其中的疑点,“苏沐橙不是一直在兴欣?退役了也留在队里啊,他们还聚什么聚?有别的老队员回来?”

      张新杰静了一瞬。“叶修回来了。”他说。


      手机在十一点差十分的时刻响起,对方对他的作息显然十分了解,张新杰按下接听键,苏沐橙熟悉的声音传了出来,好像还带着热闹散去后的一丝倦懒。

      “你不来?”

      没寒暄没铺垫,直接就是这么一句,张新杰答得自然:“你们兴欣聚,我去干什么。”

      “都是熟人,无所谓吧。”苏沐橙笑,“真不来见见?”

      “不了。”张新杰说,“他挺忙的,就不见了。”

      “你觉得他为什么要来这一趟?”

      “你知道了什么?”张新杰不答反问。

      “用不用这么极端啊。”苏沐橙叹口气,“我声明,我可没刨根问底你们俩怎么了,但你跟打卡似的每年跑过来一次,连蹲点位置都不带变,一待就半天的……你去看看荣耀论坛上都八卦成什么样了?我是以你绯闻对象的身份在过问呀。”

      说着她又笑,语气比起困扰,更像是觉得有趣。自从退役后拍了部电竞题材的纪录片,又担任世界邀请赛中国区形象大使,苏沐橙的人气不降反升,一度有要进军娱乐圈的传言。后来证明传言并非空穴来风,真的有实力不俗的影视公司来邀请过苏沐橙,可惜被婉拒了。


      “论坛上的事我会澄清一下,抱歉。”张新杰说,“以后会注意尽量不被认出来。”

      “以后?”苏沐橙的声音听着颇无奈,“你能年年来,两个人见面把事情说清楚不是更好……也不对,你要想见他就不会年年来这边了。”

      “我们之间,并没有需要说清楚的事情。”

      “真的?”

      “一切都很清楚,他知道,我也知道。”张新杰重复一遍,“来这里是我个人的行为,与叶修没有关系。”

      “好吧!”话说到这个程度,苏沐橙也无法再坚持,挂断电话前,她踟蹰片刻,终于还是多说了一句。

      “可你这样,让他怎么想呢?”


      已经过了十一点,身体依照雷打不动的习惯,机械地完成换衣、洗漱、上床这一系列程序,躺在酒店绵软的枕头上,张新杰却没有半分睡意。

      苏沐橙知道了多少?她猜到点什么在他意料之内,但是她的话里,那种笃定并不像仅凭猜测就……叶修说起过?

      不会。张新杰自己否决了,就算叶修和苏沐橙一向无话不谈,他们经历过的事,除了对蔡老和部分叶家人透露过一些,注定只会一辈子闷在心里。不是说出来会不会有人相信的问题,是本来就不适合说。

      那就不是具体的事情,是抽象的,感情方面的?叶修也会向亲近的人咨询情感问题?但他不会独独对自己特别……

      想了一阵子也没有个结论,他索性不再多想。即使叶修真的有过需要向人倾诉的苦恼,那也不代表什么,他告诉自己。


      全明星赛第三天,主办方兴欣当真按照宣传时说的,制造了一个巨大的惊喜。当全息影像中沐雨橙风肩扛手炮亮相,一左一右,一叶之秋与君莫笑的轮廓也自黑暗中浮现,一连串华丽的技能特效后,两位曾经的兴欣队长挥着手并肩现身,台下特别给面子地,掀起了一次山呼海啸般的欢呼。

      “苏沐橙苏沐橙!”祝晓妍也在观众席上鼓掌尖叫,激动得上蹿下跳。

      “呵呵,苏队长离队不离家,叶队长可是好久没有故地重游了呐!”主持人热场完毕,开始例行调侃,“回家的感觉怎么样?”

      “特别激动。”叶修点头。

      “有多激动?”

      “嗯,跟上个星期一样吧?”叶修说。

      主持人嘴角抽搐了下,就算那句好久没有故地重游很扯,能不能……能不能不要直接说出来打脸啊?

      “啊哈哈,原来叶神上周还悄悄回来过一次,是来看兴欣的比赛吗?”主持人擦着汗圆场。

      “不是啊,那天没比赛,比赛在周六。”叶修各种诚恳。

      主持人嘴角又抽了下,话筒果断缩回来递到苏沐橙那边,祝晓妍却是给逗笑了。

      “这人故意的吧!故意在台上逗乐子的。”她出道时叶修早就退役,看他的采访主要是世界邀请赛的电视报道,规格比较高,发言自然也是官方式的居多,没想到还能这么有意思。

      张新杰也笑,“他就这样。”

      “一直这么气人?”和叶修又走了几个来回,这位主持人明显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一直这么实话实说。”张新杰说。


      开场环节过后祝晓妍一溜小跑去了后台,心心念念的签名照有了着落,自是不想错过。女选手间总是很容易熟起来的,到散场时苏沐橙已经很大方地邀她和唐柔,陈果,雷霆的戴妍琦,以及神奇战队的女选手梅寒一道去逛街,几个女孩子在夜市上买了不少小吃,又看了晚场电影,出了电影院已是午夜。

      “这边!”苏沐橙招呼道,祝晓妍看见马路边有一星红光,一个人靠着线杆正在抽烟,望见她们过来就挥了挥手,姿态很是随意。

      “叶修大神?”

      不是不惊讶的,了解这对从前的最佳搭档私交甚好,没想到过了好几年,这人还会深夜在电影院外等着,想也知道是苏沐橙通知的他。其他人赶紧客气了几句,表示自己叫车就好,苏沐橙一歪头,突然提了个仿佛心血来潮的建议。

      “晓妍,你不是一直想看断桥残雪吗?离我们住的地方不远,这时候应该没人了,可以顺路去看看,太晚了你就跟我挤一夜好啦。”


      偶像相邀,别说是午夜,半夜三点也要爬出被窝去看。祝晓妍受宠若惊地上了叶修的车,距离并不远,他们先把另两个女孩送回酒店,陈果和唐柔回上林苑睡觉,剩下三个人半夜摸去西湖边看断桥……说老实话,祝晓妍觉得这行为略傻逼,像是文青病严重的人才会干的。

      天上还飘着小雪,夜被浓云分割成一团又一团混沌,失去了深邃纯净的颜色,倒与雾沉沉的湖面相映成趣。一切都是朦胧的,路灯笼出蒙蒙的光,映着桥附近写意画般的零星人影,雪夜,湖水,倒影,全是模模糊糊一片。祝晓妍摸了摸桥栏,一手的潮湿,雪还是没能积住。

      “你什么时候学的开车?”隐约的,她听见苏沐橙和叶修在说话。

      “还不是我家老头逼的,说再不学以后就走着去上班。”

      “西直门立交桥会不会晕?”

      “导航啊亲!”打火机咔嗒一声,叶修那边又亮了一个小点,“所以这桥到底有什么看头?”

      “意境嘛!断桥是否下过雪/我望着湖面/水中寒月如雪/指尖轻点溶解……”苏沐橙轻轻哼了几句,“你问张新杰去,他在这里看了半个白天。”

      “他在哪看的?”

      “就这里吧!”苏沐橙指了指桥的一侧。

      祝晓妍屏住呼吸,自己也不知为什么开始紧张,叶修随随便便走过去,伸手轻碰了一下桥栏,就像她刚才触摸以确定有没有积雪一样。其实靠肉眼也能看清,然而人们总是喜欢上手去碰,好像指尖的确认更有实感。


      “没发现有什么值得看半天的。”换了个角度,叶修扫了湖水一眼,低头专心抽烟,一会儿又抬起头,这次凝视的时间更长一些。他抬起右手,很慢地放到桥栏上,似乎那仍是一个轻柔小心的碰触。

      他脸上的神情从始至终都没什么变化,语气也很淡,凝望前方的目光缺失了落点,雾气般影影绰绰。祝晓妍微微打个哆嗦,莫名感到一种很深的惆怅。

      “真没办法。”叶修轻声说。

      她忽然不受控制地捂住了嘴。


      无数个吉光片羽式的碎片从记忆深处呼啸而来,反着晶莹冰冷的光,如雪片乱纷纷倾泻向思维的每一个角落,几行手写的字,半个微笑,一个表情,一道闪念……漫无边际飘散开去的直觉信号全数归位,先于证据和理智,先于拼图的补完,就像指向月亮的手指那样,指向了一个她不敢想象的答案。

      张新杰心里的那个人,如果确有那么一个人。

      是他。



      tbc


评论(59)

热度(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