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all]是童话就该有个好结局-叶张番外:断桥是否下过雪(3)

      3


      树洞:我暗恋的对象是个基佬,他暗恋着另一个基佬,那个基佬疑似对他也有意思,请问我该干嘛?

      用头发丝想一想,这样的问题哪怕发到情感论坛里,下面的回答只怕也是一水儿的:“放开那个基佬,让他们自己来!”,“退后,助攻,萌真人CP”,“禽兽!你还想干嘛?”……比起性格不合,性别不合那才是妥妥的死刑不带延期,想上诉也找不到借口,祝晓妍郁闷了很长一段时间。

      倒不是失望,希望本身足够浓才能蕴生失望,性向问题别扭一下也就过去了,这年头不值得格外纠结这个。拂去表层的挫败与受伤,她试着理清自己的心绪,慢慢分辨出,那大抵是一种很微妙的幻灭感。

      类似于远远瞧着关注着一个做工完美的瓷瓶,以为它严丝合缝无懈可击,连上手摸一下都不敢生怕沾染了釉色,有一天那瓶子自己转了个圈,才发现它早已被人敲出裂纹的那种落差。

      当然不是说爱个人就等于自身破碎了一点,也许恰好相反,只是曾裂开的纹路还是留在某个地方。


      也不是没怀疑过是自己脑补过头,毕竟跳过论证直奔结论这个太唯心了些,又实在找不到更多可以佐证猜测的东西——没有电话,没有秘密行程,没有频繁看手机或QQ,没有时常发呆或心不在焉,主动提起叶修的次数还没自己多,要说提起时面部表情或眼光有什么不一样……这个精度估计要上升到专业测算级别。

      一成不变的安稳印象固化着认知,限制着想象,使得敏感直觉导向的推断越发像个虚渺的笑话。


      有那么两三天,她魔障到把两人同时在场的视频扒拉出几个G,一帧帧对着看,倒是捕捉到不少他们注视对方的瞬间,可那时候镜头也跟着聚焦,全场一大半人都在往那个方向看,根本说明不了什么啊摔!

      再寻找为数不多的私下场合,选手聚餐,国家队花絮,战术讨论现场,叶修开口时张新杰的视线总是追随着他,她刚心跳快了半拍,很快注意到,特么每个人说话时张新杰几乎都会看过去,还看得很专注!

      “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要像个RPS脑残粉一样……”祝晓妍趴在桌上发出一声呻吟。

      万万没有想到,终结她这种魔性行为的,正是张新杰自己。


      “……因此我提议,接下来一周我们要加强BOX-1战术与无治疗局面下的训练,多做沙漠地形的走位练习,刚才点到名的队员各自根据要求加练,不要懈怠。”晚上的战术会议,张新杰发表过意见,侧头看向队长盖才捷,见盖才捷没有要补充的,点点头就离开了座位。

      “晓妍八点半过来找我一趟。”这句话出乎预料,被叫到的人忙应了一声。

      张新杰平常也会单独和队员谈话,有时是私下提出建议,有时是询问确认一些事情,不过一般都是技战术方面的,不会涉及队伍管理和个人私事,他在职责权限上一向拎得很清。祝晓妍原本没多想,敲门进去后看见桌上那个眼熟的黑皮笔记本,心里一跳,人就在门边僵住了。

      “坐吧。”张新杰拉开椅子,显然留意到她不自然的僵硬,神色缓和了点。


      祝晓妍泪流满面,很有一种自己又回到霸图的错觉。

      要说队内气氛,最好的应该是蓝雨和兴欣,前后几任队长要么脾气好要么没架子,虚空算是居中,霸图就要严肃紧绷多了。她出道的那一年恰好是张新杰退役的一年,没领教过韩文清的威压恐怖,但在张新杰面前也从不敢放肆。

      归根结底还是气场问题,有的人即使不说一句话,也能让嘈杂的现场瞬间安静。


      “我注意到你最近训练精神不集中,操作失误率比平均值高了9.8%,虽不是每次,这种现象也在半个月内反复出现,我认为有必要引起重视。”张新杰说,“才捷告诉我,你找了很多旧视频来看,并不是比赛视频,是花絮和活动……有什么事发生吗?”

      操作的失误率,高了这么多?

      先是不敢置信,继而愧疚和自责也来了,祝晓妍连忙道歉,心思急转要怎么解释自己的失常。

      “就是,我不是和苏沐橙一起逛了街嘛,夜里她还带我看断桥,太激动了,就想给她做个生活剪辑集锦。”这么快想到这么好的借口,她暗暗佩服自己,“我也是第一次做视频,不太会,耽误了很多工夫……”

      “……”

      “……我认识到错误了,保证以后绝对不占用休息时间,不影响训练。”

      一长串话说完,张新杰也没动静,祝晓妍慢慢抬起头,他就那样注视着她,并不是非常有穿透力的目光,就只是平静……好像重点不在于她说了什么,他心底对此事自有一个认知。


      “从近一个月前,准确来说,从全明星赛回来之后,你和我聊天,提到叶修的频率就明显上升。”张新杰说,“有很多次话题本来不涉及他,像是刻意的,还会观察我的反应。”

      祝晓妍羞愧得头快要埋在膝盖上了,原来人家都看在眼里,两次三次,可以当是巧合,巧合多了,以张新杰的严谨,怎么可能瞒得过去?

      “经过考虑,这件事我想可以告诉你。”张新杰说,“曾经我担心你知道后,会产生不稳定的情绪,对今后的战术指导不利。现在来看,无谓的猜测与胡思乱想更加分心。”

      “不稳定?”她机械地重复。

      这句话仿佛一道鞭子,抽在细芽般探出头蠢蠢欲动的心思上,转眼便是千里冰封。


      张新杰看着她发白的脸色,眼神意外的温和,祝晓妍抬头与他对视,突然觉得他什么都知道。

      是啊,如果多提起叶修几次也会落入他的眼中,那这么长时间以来,自己的言行又泄露出了多少?他是不是早就洞悉自己的心意,只是一直没影响到队伍才缄口不言?别看商业宣传常用男女搭档炒暧昧,实际多数战队是有禁止队内恋爱的规定的。

      还是说他其实没那么敏感,因为恰巧是叶修,这回才会分外上心从而观察?

      祝晓妍脑子乱乱的,无论如何她感激张新杰这一小段的沉默,感激他终究没有点穿挑明,留给她最后的尊严。原以为像他这样恪守规章的人,发觉不对的苗头就要断然制止,却原来……他的处事并非全然刻板与缺乏温度。


      “我,”她张了张嘴,感觉声音难以顺畅地发出,“你不用对我说明什么,那个,我不要紧的,我不会再胡思乱想耽误正事了。”

      “没关系。”张新杰说,“我也不是完全不想找个人说说。”

      祝晓妍一时失语。

      他的眼睛还是温和的,眼中的光,微表情,与他提到叶修这个名字时没多大差别,一样毫无破绽。然而她在疯狂的心跳间,头一次深信自己的直觉,覆盖着厚厚积雪的坚冰深处,或许是能融化一整个冰原、恒定燃烧的炽烈火焰。

      没有必要多说什么了。

      她全都懂了。


      多一个人知晓起到的作用至多是心理方面,对事情本身则没什么帮助。祝晓妍明白这个道理,许多时候她也忍不住想,尽管只有那一面之缘,叶修明显是知情并且有所触动的吧?不然他不会站在那里,以那样的目光凝视湖面……外人来看这甚至能冠上小言、文艺、矫情之类的词汇,可是生活,还有爱情,原本不就是比小言更小言,比志怪更志怪,比传奇更传奇的存在么?

      既然如此,为什么两个人之间就不可能出现转机呢?

      日子总要继续,这些想法或平淡地流过,或闪现在某个特定时段内,与自己的心情一起妥善地放置。未来的某一天,几乎肯定会有那一天,这份心情将淡化,抽离,蜕变成记忆中一段玫瑰色的篇章。不管有没有收到回应,是否共同走过一段岁月,到最后这都将是想起来会微笑的回忆。

      她只是不确定,张新杰的那一天会在多久后到来。


      又是一年的世邀赛选拔期,虚空队里受到召唤的只有盖才捷一人,祝晓妍的实力还是差了一线,落选也不意外。

      不过这个夏天的热闹,注定与虚空息息相关。

      自从首届世邀赛在B市集训,吸引了众多媒体和赞助商追捧,各大俱乐部纷纷意识到这是个难得的商机。从第二年开始,国家队集训就像全明星赛一样,在各家的场地轮流举办,区别只在没那么多噱头,选手露面和集训内容的公开也有严格的限制。就是这样,虚空今年争来这个名额也费尽了洪荒之力。

      所有工作人员,包括家在本地的现役选手和训练营学员都被抓了壮丁。学员们倒是很高兴,能近距离接触最顶尖的一批大神,选手这边比较无所谓,平时比赛都打过不知多少回交道了,权当是一段加练。


      一代新人换旧人,九赛季出道的盖才捷已是国家队中资格较老的,除了宋奇英,这批国家队队员张新杰一个都不熟。但祝晓妍还是经常看到有人来找他,特别是以战术著称的几位,恨不得天天凑在一起扎堆讨论。叶修这个领队有没有找过,她不清楚,不过也可能就是巧了没碰见。

      她自己在工作场合遇见过几次叶修,还挺惊讶地看见有虚空训练营的小学员拉他去打竞技场,赶紧过去阻止,那人叼着烟摆了摆手,笑道:“没事,手痒了想虐两局菜。”

      祝晓妍不好说什么,只拿眼刀一个劲地丢那个不懂事的熊孩子,这里是个人都看得出叶修有多忙。男孩被她吓到,嗫嚅道:“要不……要不还是算了?”

      “算什么算,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叶修霸气地一挥手,“来来竞技场走起!”


      在她没看着的时候,竞技场虐菜不知何时已变成了一群学员排队求虐,求指点,求蹂躏,还有人嚷着要看龙抬头,看散人,看千机伞,连现役选手都有凑热闹的。祝晓妍准备下班时面对挤了一屋子水泄不通的人,相当无语。

      “我妈说,不能拿爱好当工作……”

      这是又开始诉苦大会了?她好奇地透过人群望了一眼,有个少年连输三局后情绪上来,要掉金豆子的样子,“她说,我现在喜欢游戏,是因为玩着爽,等我真——真打职业了就不会喜欢了,很枯燥……”

      “是很枯燥!”叶修点头,“所以?”

      “我、我不是说枯燥了就要放弃!”少年马上反驳,“我就是怕,就是怕有一天,我也不那么喜欢这个游戏了,那时候要怎么办?”

      “不能怎么办啊。”叶修说,“喜欢不喜欢,那都是你自己的问题,别人勉强不来。与其想将来不喜欢了会怎么样,不如趁着现在还喜欢,去享受更多游戏的快乐,游戏嘛,就是让你玩得开心的。”


      少年脸上露出了吃惊的神情,别说他,周围一圈人都开始窃窃私语,祝晓妍也停下了向外走的脚步。

      游戏……是为了玩得开心?

      这话出自联盟成立至今唯一的四冠选手,荣耀至高神,率队三夺世界冠军的国家队领队,这话又是那么匪夷所思,从踏上职业选手这条路起,身边无数的人都在告诫他们,打比赛不是玩游戏,要刻苦,要专业,要努力提高,纠正掉自己的坏毛病坏习惯……从没有一个人对他们说,要享受游戏的快乐,玩得开心。

      可是仔细想想,支持着自己一路负重前行,忍受路程的艰辛的,不就是这样纯粹的初心吗?玩游戏,很快乐。


      “不要把这两者尖锐对立起来,职业圈不是洪水猛兽。”叶修接着说,“成为职业选手,枯燥很多,乐趣也很多,赢得冠军的激动,可不是你抢赢一个BOSS能比的。世界很大,先好好看一看,再来决定喜欢还是不喜欢吧。”

      “但是,”少年憋了很久,终于抬头直视叶修,“你应该什么都见识过了……最好的,最坏的,该有的荣誉你都有,这么多年也过去了,你怎么就能——”

      就能一直喜欢下去,不会厌倦?

      叶修笑了笑,似乎对他未出口的半句问话了然于心。

      “你也说了呀。”他轻松地说,“既然见识过了最好的,那我有什么理由不去继续喜欢呢?”


      暮色像件轻薄的衣服,在带着热气的风里卷了几卷就悄然垂落。

      祝晓妍走出俱乐部大门,那一弯斜浅的月牙已描出轮廓,弯钩的形状特别诱人,总让人想起飞船挂在月亮的尖角上下不来了之类的童年故事。绕过街角,前面有个背影很像是张新杰,她正想招呼一声,有一只手先一步落了下去。

      那只手落在他的肩头,一层淡淡的烟味跟着笼下,于是夏夜溽热的湿气仿佛也变成了雪后薄而冷的干净气息。

      而张新杰整个肩膀都向下一沉,像这轻轻的一压忽然有了五指山般的重量。



      tbc



评论(63)

热度(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