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all]他的世界(1)

这次不是同一世界背景的all了,是1V1分线。

CP如序章中所见,不保证每个CP都能写到,另,叶橙线可能是亲情线或修伞向亲情线。

——————————

      序



      “哎哟!”

      “哇!”

      “黄少!黄少还活着吗!”

      方锐听见有人倒吸一口冷气,更响的是脑门结结实实砸在……人体某个部位上的声音,鉴于他耳朵里此刻钟鼓齐鸣,魂都仿佛从嘴里冒出来了,他实在无力分辨自己的头究竟撞到了人家哪里。

      一双手抓住他的胳膊,又有两双手过来帮忙,七手八脚把他扶到椅子上坐下。方锐含糊地道了声歉,手捂住头,试图透过控制不住往外冒的生理性泪水分辨眼前的场景。

      “黄少大概会记你们俩一辈子。”一个声音幸灾乐祸地说,“没死吧你?”

      方锐吸着气比了个中指,这声音他熟,虚空的李轩嘛!国家队一起集训一起比赛这么久,互相吐槽比拼垃圾话都成了条件反射,谁也不会跟谁客气。


      “别闹了。”韩文清的声音说,“让他快点适应,还有正事。”

      “有什么正事?你也看到了,人出现的时间完全随机,不是我们能决定的,干等着也没意思,不如来互相伤害一下。”

      方锐猛然转头,荣耀国家队领队、兴欣战队前队长叶修靠在一张简单的单人沙发里,食中二指夹着一根烟,细碎的烟灰从结成的灰串末端撒下来。

      “你怎么会——”

      “切!你谁啊你!过来让我们伤害一下先。”黄少天揉着脑袋,额头一个大包吹气一样鼓起来,仔细看去,他脸上还有一块肿起的淤青,有人同情地看着他,大部分人都在忍笑。


      “我是一个没有傻到差点撞出脑震荡的人。”叶修说。

      “靠靠靠!谁像你这么没有队友爱,我那是不想他们摔出毛病,才勉为其难舍身当了垫子,一个两个都往我身边掉,当我乐意的啊!”黄少天拍案而起,“还有张佳乐,脑门那么硬,比赛里也没见你头铁到哪去,你倒是伸头让我砍几剑试试?”

      “都什么时候了,消停点吧。”张佳乐也在揉头,一副没精打采的神情。

      “你不是一个人,刚才他们俩已经玩过了,张佳乐出现得不太巧,恰好是黄少天的正上方,撞那一下真是过瘾,下辈子估计都忘不掉。”李轩冲方锐说。

      “往好里想,”叶修安慰黄少天,“你这两边的包至少对称了。”


      “第十个,”一个一模一样的声音说,压过了黄少天的大段谴责,“人齐了没?我们这边是九个了。”

      “按照座位数量,应该是两边各十二个人,不过也不能肯定。”叶修回答,“没有规定这里的椅子一定要坐满。”

      “但是人和人之间是一对一的对应关系,这么说还会有五个人。”那个一模一样的声音说。

      他的声音仿佛在空阔的地带起了回声,方锐看向对面,吃惊于自己为何没有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他看见一张脸,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眨掉剩余的泪水又揉了揉,然后又使劲揉了揉。

      “我很负责任以及百分之百地确定,他不是叶秋,他就是我。他身边的那个也不是你自体分裂或者幻想出来的人,那就是你。”叶修说,吸了口烟。

      长桌对面,另一个叶修手里拎着根长长的雕花烟斗,正用一模一样的姿势吞云吐雾,他的头发比这个叶修长一些,身上是一件缀着长长排扣的黑色大衣,式样很旧,此外从神态到外貌与叶修毫无二致。

      “没错,你看到的是我。”叶修身边,他自己的脸笑嘻嘻地对着他,坐在一个看着很诡异的紫色健身球上,还特地左右挪了挪以便他看清楚,“你好啊,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这个房间——这是个房间吗?方锐不太确定,屋顶十分高旷,应该只有礼堂或博物馆有这样夸张的层高,也许是光线不足,他甚至看不清天花板与四周墙壁的颜色质地。大约二十把椅子、凳子与沙发松松散散摆放着,多数都坐满了人,只有少数几把还空着,围绕着一张普通的会议式长桌,桌上像模像样地摆着水果及瓜子碟,还有两个烟灰缸。桌椅之外,一切背景都笼着一层模糊的雾气,像比赛地图边缘的抽象景色。

      长桌的一边坐着他熟悉的国家队队友,方锐数了数,连自己在内正好十个人,有两把藤椅还空着。过半数人身上穿着队服,或轻便的家居服,就像被从电脑或饭桌前直接拉过来的。桌子另一边空着的椅子更多些,不像自己这边在小声交头接耳,那些脸孔与他们惟妙惟肖的人们似乎都在不出声地观察,他们的衣着打扮普遍较为奇异,一个黄少天的腰间真的悬着一柄剑,还有一个张新杰从头到脚裹在白色长袍里,闪着银光的十字架垂在胸前。

      方锐站起身往后跑了几步,发现距离长桌大约十米处,似乎笼罩着一层透明的屏障,无论怎么推挤也过不去。他换了好几个位置尝试,都被无形的屏障拦阻在外。

      “别浪费时间了。”孙翔从桌面上抬起头,给了他一个不耐烦的眼神,“能试的我们都试过,这鬼地方就是不许人离开。”

      “你试过多少种方法?”

      “比你想象的还多。”孙翔嗤笑。


      在他右边,雷霆战队的队长肖时钦没有说话,专注地在一个笔记本上记录着什么,他右手边的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皱着眉像是在思考。再往右是喻文州,与方锐目光相遇时笑了一笑。他身下的椅子带着转轮,皮面有些旧,椅垫上还印着蓝雨的队徽,方锐莫名觉得很眼熟。

      “我们……在做梦?”

      “你还记得什么?”他自己在桌对面饶有兴致地问。旁边一个着银黑制服的韩文清微微抬头,视线给了众人很大压力,仿佛冰凉的刀锋贴面掠过。

      不止一个人在悄悄看他,这人自带气场,似乎比他们认识的韩文清压迫感还要强。他坐在一张毫无棱角的金属椅里,那身军服式的制服不像出自现有的任何部队,却十分严整,线条简洁洗练,领口处缀着两颗银星。


      “什么都记得啊!”方锐说,“等下,我怎么出现在这里的不记得,最后一件记得的事是上床睡觉,睡前还打了局手游——所以我们果然在做梦?”

      “应该不是现实,”喻文州沉吟着说,“首先情绪就不对,突然出现在陌生的地方,出现的方式还完全违背了科学和唯物主义,而不管性格如何,我们每个人竟然都没有慌乱,没有过度的担心和恐惧,情绪像隔着一层,反应淡淡的,这种情况也只有幻觉或梦境能解释了。”

      他说到点子上了,不少人像刚意识到这个问题,怀着新奇窃窃私语了一阵。

      “可是哥造了什么孽才会梦见你们?”叶修感叹。

      “抢了冠军。”韩文清冷冷地说。


      “等等,你做梦的时候能知道自己在做梦,还能神志清醒地对话?”李轩问,把大拇指放在嘴里一咬,疼得抽了口气。

      “这倒不是不可能,知道是梦继续往下做的也有,还有梦中梦呢。”张佳乐说,冲叶修嫌弃地摆了下手,“还不快给我消失?这是噩梦吧!”

      “噩梦?梦想成真吧。”叶修指了指对面,啧啧连声,“女装大佬啊亲!我都不知道你居然有这样的梦想,还是说你潜意识里就是这样逃避现实社会的?”

      张佳乐的脸马上绿了,他坚决不承认,那个凤冠霞帔还好奇地透过盖头张望的人跟自己长着同一张脸……惊愕恼怒报复社会都循环过不知几轮,大家从一见他就哈哈哈哈,一见他就哈哈哈哈哈哈,互相挠得昏天黑地,到逐渐麻木,这会根本已经没力气笑了。


      “谁的梦?”

      “如果说这是梦境,是我们中谁的梦呢?还是说每个人的梦境交织在一块?”肖时钦补充道。

      这个问题把所有人问住了,黄少天刚张开嘴,一道闪光掠过,王杰希与苏沐橙同时出现在空着的藤椅上,两个人摔成一团。

      “哎哟!秀秀别跟我抢鼠标!”

      “小心!”

      王杰希先爬起来,拉了苏沐橙起身,警惕地望着他们这群人。等初到的兵荒马乱过去,他们两人终于接受状况,分别在藤椅上坐好,时间又过去了将近十分钟。

      叶修在这里显然是安抚苏沐橙的关键因素,王杰希的接受能力意外地强,几乎没花多少工夫就相信自己不在现实中,期间长桌对面也出现了对应的王杰希与苏沐橙——在继续话题的间隙,所有人都不着痕迹地打量着他们,苏沐橙穿着利落的紧身装束,长发扎起来,气质较原本的苏沐橙更……冷艳一些?众人也不好形容那种感觉,总之很不一样。

      王杰希则更夸张,银色的披风鳞片似的贴合着他,泛起一层晶莹的冷光,他头戴兜帽,眼睛和头发的色泽都不像是人类,淡淡的碧青色衬得脸孔愈加苍白,单论外貌,他是与“本体”差距最大的一个。

      大家原以为孙翔的差距就够大了,后者出现时半身是血,肩头背后还覆着破碎的甲片,着实吓到了不少人。他独坐长桌一隅,到现在都不吭一声,只看了两个叶修一人一眼,那阴鸷尖锐的气息让人望之却步,没人去和他搭话。


      “还少一个人。”张新杰说。

      四面八方的目光都向他射去,毕竟这是“另一个”张新杰第一次开口。他的样子实在很像中世纪的神官或苦修者之类,那种生人勿近的清冷气息十分明显,叶修注意到好多人在两个张新杰之间来回窥视。

      “是‘我’吧。”喻文州温和地说,“我们这一边,我算出现得比较早的人之一,但是对应的我一直没有出现。”

      众人的视线集中在唯一一个空着的座位上,那里摆放着一把素色木椅,没有任何装饰,式样也不出奇,木头表面有斑驳的迹象和一个仿佛是蜡烛烧过的灼痕。


      “我们还要等吗?”

      “问题是我们究竟在等什么?人齐了开饭?”黄少天说。

      “这人数,玩狼人杀或是三国杀都绰绰有余啊!”

      “这不正常,”肖时钦说,“从之前的例子看,一边出现了一个人,一般五分钟内他的对照体,呃,暂且这么叫吧,就会出现在桌子对面,除了喻文州,目前没有人例外。”

      “我倾向于认为,我的对照体,或者说另一个世界的我?发生了某种意外。”喻文州说,“要么是出现的过程中发生了意外,要么是……他本来就不存在。”

      好几个人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

      “在梦里这么较真干嘛?说不定另一个你只是没睡觉,而我们都睡着了,才会在梦里相会。”张佳乐说。

      “都有可能吧。”喻文州笑。

      “你猜另一个你是穿着女装睡了,还是梦到自己穿着女装?”叶修说。

      “滚!”


      “真有意思,”另一个叶修笑了笑,“要是有人没出现,也该是我更合理吧?”

      “为什么?”

      “因为我死了啊。”叶修说,颇感有趣地拿烟斗磕了磕扶手椅,“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其实我是个鬼来着,小心被索命哦。”


      气氛一时凝滞住了,只有王杰希默默掏出个小瓶子,拧开瓶塞,一捧暗红色的液体朝叶修当面泼了过去。后者飞快躲开,还是被溅到了几滴。

      “喂喂!干什么呢你!死者为大懂不懂?”叶修叫道。

      “黑狗血。”王杰希淡定地说,“只是测试一下。”

      “……”

      旁观的人都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来了,画风急转而下,从科幻片一下切换到了恐怖片,这不是重点,两位大神一齐犯二也不是重点,重点是……

      “王杰希你为什么随身带那鬼玩意啊!!”李轩替所有人吐槽出了翻滚不休的心声。


      在解释了自己只是随父亲回了老家一趟,被镇上的老人说八字轻易见鬼,硬塞了一堆辟邪驱鬼的道具后,总算没人再追问了,但仍时不时用诡异的眼神望过来。王杰希与另一个自己对视一眼,在对方眼里看到了直白的好奇。

      “虽然不怕黑狗血,但我不骗你,我真的是鬼。”叼烟斗的叶修说,各种诚恳。

      “我也告诉你个秘密,其实我是来自宇宙M78星云的咸蛋超人,已经默默守护了地球一亿多年,如今你打破了阴阳两界的平衡,对人类的安全造成巨大威胁,我是专门下凡来收你的。”黄少天说。

      “我真的是鬼。”

      “我真的是咸蛋超人。”

      “他说的有可能是真的。”张新杰平静地说,朝叶修点点头,“在我的世界,你确实不在很久了。”


      “我怎么死的?”长桌两边鸦雀无声,只有两个叶修一起感兴趣地问。

      张新杰沉默,然而沉默只持续了不到五秒。

      “我杀的你。”他清晰地说,十字架落在胸口心脏的位置,他用手攥住,目光又静又平和。

      “如果这就是地狱,我接受一切制裁。”


      “咳!”张佳乐用力清了清嗓子。

      “咳咳!”咳嗽声此起彼伏,大家都有点受不了这种气氛,好像身在宗教审判所一样,压力山大的同时又有一股难以言说的局外人感,整个事态更加古怪了。苏沐橙牙酸似的扯了扯嘴角,在桌面下拽住叶修的袖子。

      “你真的相信这是梦?”

      “信不信都有道理,暂时走一步看一步吧。”叶修说,“倘若来自不同世界,每个人互不认识才是正常的,但我们依然相识,个别人还有着更紧密的牵连,这本身就很值得在意。我们的大脑能自编自导出这样的故事吗?我觉得——”

      他没来得及说完,一束强光自虚无的穹顶中照下,辉耀得桌面一片雪白,光映在每个人的瞳孔里,反射出彼此惊讶的神情。光束消散后,长桌一端无声无息多了一本书,硬皮封面上绘着风景人物,但线条和色彩都影影绰绰,只能看清隐约的轮廓。


      “这是什么意思?”面面相觑后,还是黄少天先开腔,“给我们一本书,怕我们无聊至死,还是想要我们拿它砸人?分量看着还挺沉的。”

      “别随便碰。”韩文清警告。

      “或者就是想要你读它?”喻文州说,“是这里的要求?我们只有看书才能……通关什么的?”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要求!”

      “祈祷它不是一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吧。”李轩凉凉地说,“万一要做出所有的习题才通关,我们大概就要在这里终老了。”


      如此可怕的未来让职业选手们都哆嗦了一下,马上有人不服气地反驳:“你怎么知道这不是一本游戏攻略?没准人家有求于我们,又不好意思说,来个梦中问道呢!”

      “这话你自己信吗?”

      “是什么,总要看了才知道。”喻文州插话,“突然出现这样一本书,肯定不是无的放矢,也不是为了让我们在这里干坐着瞎猜的。我认为不会有致命的伤害,可以先试试看。”

      他伸出手,其他人都紧张地看着,可指尖刚碰到书脊,书页便自动翻开,恍如凭空刮起了一阵微型的旋风,书本哗哗翻过去,停在其中一页上。


      “只有标题没有内容?不对,默念标题后下面显示的还有文字。”喻文州谨慎地观察片刻,将书本拉到自己面前,慢吞吞念出上面的字。

      “系列之一,叶喻:梦见伊甸园。”



      tbc

——————————

脑洞是很早就有的,但精力热情都远不如童话开连载那时候了,估计很难保证更新,只能说看情况,幸好分线也无所谓坑不坑

LO开打赏功能目前只是内测,不要四处乱戳试了,没收到内测邀请是开不了打赏的TAT

评论(107)

热度(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