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all]他的世界(2)

      1


      “之一?”张新杰捕捉到了关键字。

      “这还有个系列?”张佳乐的脸黑如锅底。

      他自己在对面掀开那辣眼睛的盖头,伸长脖子往这边看,张佳乐恨不得冲上前把他团吧团吧塞回去。

      “揶揄又是什么东西?”

      “是叶喻。”喻文州慢慢地重复了一遍,“叶修的叶,我的姓的喻。”

      不知是不是错觉,王杰希留意到苏沐橙的眼睛稍微睁大了一点,神色……一言难尽。


      “你们俩为什么要梦见伊甸园?”方锐问,“干嘛不梦见冠军奖杯呢?”

      “可能是梦见你们这帮家伙的补偿?”叶修说,“冠军奖杯都四个了,还用得着梦见?”

      在场的职业选手都白了他一眼。

      “这像是一个故事,”喻文州眼睛盯着下面的几行字,“好像还挺有意思的。”

      他把书推给了黄少天,后者反应也快,低头扫视一遍,很快说道:“我只能看到题目,就是你刚才读过的,下面是空白,它既然写着叶喻,是不是只有你们俩才看得见啊?等一下,我研究研究。”

      他把书倒过去又正过来,使劲拍拍纸页,手指蘸着茶杯里的水涂抹,再吹干,拎起一角看有没有夹层,又隔着两个人一把夺过肖时钦的笔,在书页上写:


      “姓名:叶修

      死亡时刻:随时

      死亡原因:被鼠标噎死,被奖杯砸死,吃键盘撑死,掉厕所里淹死!”


      探头去看的人全部无言,先不说上面收缴死亡笔记相关物品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时候还干这种幼稚的事,合适吗?

      黄少天当然不是纯为了发泄郁闷,写下这几行字后就用眼睛紧盯着,不出意料,字迹闪了闪就消失不见,本子上仍然一片光洁。

      他想把书往前或往后翻,书脊扭了扭,页角向上飘了几下,像是不情愿动,依然固执地停在印着故事题目的一页。

      “看来它喜欢这个故事,不想跳过。”王杰希接过书后说,“我也只看得到题目,下面什么都没有。”

      他把书扔给了叶修,叶修随意翻了几下,意外地挑了挑眉毛。旁边人还不及阻止,他就把书隔空扔给了桌对面的叶修,“你来看看。”


      自从出现在这个神奇的空间以来,长桌两边固然交流过,还不能说建立起了友好互信的对话关系,除了个别的,剩下的那些“对照体”看上去就不像普通人,有几个还很有危险分子的气质。凭着直觉,黄少天很不想招惹那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家伙,也不想知道对方挂在腰间的“冰雨”是真剑还是COS道具。

      他用眼角瞥着对面的同时,那个“孙翔”冷沉沉扫了他一眼。他身上的血迹没干前,滴滴答答在座位和地面上汇成了一小滩,相当有惊悚片的效果,连旁边的“李轩”都坐远了些。


      “还真是挺有意思。”良久,另一个叶修轻声说,“这本书对我和你,”他向“自己”点了点头,“似乎是完全敞开的,不仅能看到这个什么叶喻,还有叶乐、叶张、叶黄、叶王……目录页有十一个章节,如果不算我们这边少了一个人,那就恰好与长桌一边的人数相等。这种把姓氏放在一起的组合方式有什么特别之处?”

      “而且都是叶修的叶在前边,我们的姓在后面。”另一个肖时钦补充道,他的衣着风格倒十分正常,圆领衬衫连版型都与这边的肖时钦相似,眼镜也同是细黑框,一眼望去比叶修和叶秋还像双胞胎。

      “张佳乐没有用姓代指,是因为怕和新杰重复吗?”韩文清问。

      叶修正把香烟往嘴边送去,突然呛了一下。


      “我想到一个……圈子里好多人都经历过的事情,没经历也听说过一点,采访时都有人拿这个问。”他咳嗽着说,“就算我未雨绸缪吧,你们最好早做心理准备。”

      一部分职业选手面现迷惑之色,还有几个人像忽然想到什么,表情堪称惨烈,苏沐橙用一只手捂住了脸。

      “什么啊?到底什么事情?你们想到啥了?”还是有搞不清状况的。

      “虽然我有非常不祥的预感,但是死也要死个明白,你来读读试试。”叶修说,“希望是清水文,不然……出于人道主义,这里允许当事人和观众回避吧?”

      他用听天由命的目光环视了整个空间一周,世界沉默,没有神啊魔法小精灵之类的给他答复,柔和的光晕在书本上飘游着。

      “你懂得挺多的嘛!”苏沐橙歪头瞧着他。

      “过奖,跟你们女生待久了,何愁见识不到新世界。”叶修说。


      “那我开始了啊。”另一个叶修放下烟斗,把书随便在手里一抖,举到了自己眼前,“不从开头读起会怎么样?随机挑一页,这种情况‘它’允许吗?”

      看他的神情,不像听懂了刚才他们话里的哑谜和暗示,只是他仿佛也不在意,实际上,他一直是这里表现得最无所谓的一个,不知道是不是跟他自称已死亡有关系。

      “不知道,你试试呗。”叶修说。

      书页哗啦啦的响声,他的对照体翻动了好几次书,最终抬起头,语气郑重了一点。

      “不行,读不出来。”他说,那些纸页像有生命一般,很快又自动翻回去,“我能看见,但是除了题目,其他都念不出来,也不是物理意义上的发声受限,舌头不能动什么的,就是心底里知道念不出来,也没有去念的这个意识,用自己的话复述也不行。”


      “你是说这里还能控制人的思想?”王杰希眉头紧皱。

      “跟思维受限不一样,算了,说也说不清楚。”那个叶修把书又扔了过来,“你自己试试,就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他后面一句是对叶修说的,叶修接过书翻了几下,也像他的对照体那样露出了沉思的神色。苏沐橙好奇地凑过去,但在她眼里,每一页都是空白。

      “感觉到了吧?这更像是空间的一种法则,读不出来就是读不出来。”那个叶修说,“你能读出来的是哪部分?试一试。”

      “还是之前文州念的那里。”叶修拎起书示意了一下,只要一段时间内没人动它,书本就自动停在同一页,“看来我们必须按顺序阅读啊。”


      “既然事情如此,不如你就先读下去,看会发生什么。”喻文州笑了笑,“读自己的故事总会有点尴尬,这个重任就先交给你了。”

      “应该是只有当事人,或者说姓名在题目上的两个人才能读出来,这样说,只要按顺序,你们俩可以读所有的故事。”张新杰看着两个叶修。

      其中一个叶修的表情从听天由命切换到了生无可恋。


      “我拒绝,”他毫不犹豫地说,“你们各自读各自的吧,都让我读好意思吗?你看说了这半天话,连水都没有一口……”

      他面前的茶杯自动满上了水,还很有个性地冒了几个气泡。

      “你看说了这半天话,连水都只有这么小一杯……”

      茶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现在比海碗还胖了一圈。

      “噗……”终于有人忍不住笑了出来。

      “天命所归,你就念了吧。”肖时钦好心地劝说。


      “第一篇你念,下面的轮到谁的名字就谁来。”王杰希说公道话,“反正尴尬也不是你一个人。”

      由此可见这是个明白人。

      “那喻文州不是轮空?不公平啊!”

      “他又不是头一次轮空了,谁知道有什么影响,再说就一个人,计较那么多有必要?再废话天都亮了,我还想看看这个梦怎么发展呢!”黄少天出来维护队长,示意了一下对面的空座位。

      大家无语,先不扯谁的废话最多,他也算是说中了许多人的想法,这么独特的梦,一辈子也未必能撞见一回,假如这不是梦,是幻觉或集体发神经之类,那想再多也没用,不如好好享受精神病人的日常。

      ……虽然这样想是很悲哀就是了。


      “叶喻,梦见伊甸园。”叶修果断开念,方才表现得对某种亚文化适应不良,但真正念起来,他的语气倒很自然。

      【一个人跌跌撞撞地走在小巷里,这样的寒夜,这样僻静的街巷,像他这样独行的客人可不多。雪之女神白天才给了这座小城一份慷慨的赠礼,泥泞的车马道上留着肮脏的积雪,房檐下挂着参差不齐的冰柱,对城里那些食不果腹的人来说,这份慷慨的赠礼无疑属于恶魔的馈赠。

      他用左手紧紧捂着腹部,一瘸一拐,转过第二条巷子时再也不支,膝盖在石子路面上溅起了泥水。他大口喘着气,逐渐暗淡的眼睛里没有不甘和愤怒,只有深深的不舍。】


      “等等,”方锐说,瞳仁里掠过一道震惊的闪电,嗓音微微发抖,“环境变了……”

      天方夜谭的神色在每张脸上闪动变幻,还有人发出了低呼,仿佛就在一瞬间,桌椅、杯碟与禁锢他们的空间力量都消失了,他们正站在寒冬深夜的泥泞街道上,叶修手里依旧捧着书,裸出的皮肤感到淡淡的寒意。伸手出去,能摸到房屋外层粗糙的砖石与石头表面凝结的薄薄寒冰。

      一弯斜月在天,被灰沉的云层遮得像一抹幽灵般的影子,月光稀稀疏疏,照在这群陌生来客身上。


      粗重的喘息清晰可闻,那个人就跪在地上,不过三五米远,离他最近的孙翔忍不住后退了几步。他剧咳着,挣扎着,乱糟糟的头发挡住了脸,笼罩在阴影里的每一丝肌肉轮廓都像响应主人的努力,鼓动,箕张,试图支撑起沉重的身躯。

      这个过程被无限拉长,一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至少十分钟过去了,他仍在与自己搏斗,想要爬起来,喉咙里呼哧呼哧的浑浊气音像在众人的耳膜上拉锯。一墙之隔,畜栏里响起山羊或什么动物发出的低沉咕噜。

      所有人都毛骨悚然,这太真实了,两个人壮着胆子过去碰了碰他的肩膀,像穿过一个幻影,指间只有凛冽的风声。


      “继续往下念。”王杰希突然开口,“读下一段。”

      【来不及了。心里有个声音说,他的种族对生命的逝去多少有一种预感,包括这一刻何时来临。

      他再也看不到蓝雨美丽的白色海滩,浪花冲刷着礁岩,温柔地环流过巨岛周围崎岖蜿蜒的水道,海平线尽头的帆影……】

      “停,”黄少天说,“蓝雨?”

      他回头去看喻文州,两个人相视愕然。

      “我也不知道,”喻文州摊开手,“标题上有我存在,那这个故事很可能与蓝雨也有关系,没准还有叶修的兴欣,甚至嘉世,荣耀,国家队,只不过背景设定完全不同而已。”

      “估计是篇架空同人。”苏沐橙嘀咕,“别是人鱼,人鱼类型都写烂了。”


      【海平线尽头的帆影总给岛上的孩子带来快乐的消息,每当船队出海归来,他们总是欢呼着,踩进海边的浅水里,争相迎接那些满载而归的水手,缠着他们讲述冒险故事,从他们手里接过来自大陆的亮闪闪的玩具。可能是彩色的小石子,也可能是一根漂亮的长羽毛,能装饰在自己的帽子上。

      他们还不知道,有一个水手再也回不去故乡了。】

      叶修自己停了下来。“你们冷不冷?”他问道。

      由于他读的内容和他问的声调特别不搭,大多数人都愣了愣,韩文清简短答道:“一般,不太冷。”

      比起真正的冬夜严寒,这种寒冷确实不很真实,像隔了一层毛玻璃,给人的感觉混沌而迟缓,不能充分触动神经末梢似的。停了几秒,孙翔的声音猛然拔高,吓了大家一跳。

      “他们不见了!”


      “谢谢你,我们早发现了。”黄少天不客气地说。

      从一开始,对照体们就没有随他们出现在这个世界里,他们留在桌边的椅子上吗?还是回去了每个人该回去的地方?这些思考都得不到答案,众职业选手也就暂时不去想它。

      寂静中,张佳乐大松了一口气的声音格外清晰,叶修不禁猜测,他是不是想把另一个自己人道毁灭很久了。


      【陌生人四肢摊开,不再抗拒,死亡的降临需要一个过程,他几乎是平心静气地等待着,眼睛却没有闭上。】叶修读道,大家眼睁睁看着那个还在喘息的人停止挣扎,与书上做出一样的动作,眼睛也确实微睁着,没有合闭。宛如先前的那段时间凝固住了,如今才又开始流动。

      “不可思议。”方锐低声说,搓了搓手背上的鸡皮疙瘩。

      肖时钦与喻文州绕到男人正面去,其他人没看清他们在做什么,可能又尝试去触碰,甚至施救。李轩还跑到巷口去喊了几声,别人也帮着砸墙,去敲那些隐在灰墙里破破烂烂的门扉,当然都是碰不到的,大喊大叫也只有彼此听得见,他们在这个世界始终只是不存在的幽灵。


      喻文州蹲在坎坷不平的地上低头凝视,这是一张还属于青年人的脸,被头发和倒下时沾到的脏污挡去半边,余下的半边与雪花和月光一个颜色,看不出具体年纪。他睁着眼睛,捂住腹部的左手松开了,摊在一旁,那块衣服上并没有血迹,也没人在他身体上找到明显的外伤。

      出于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冲动,喻文州握住了那只手,让它在自己有形无实的掌心保持着形状。

      叶修看了他一眼,没人说话。

      这是他们第一次在这么近的距离上旁观一个垂死的生命。


      【这个城市每天发生的死亡如此之多,每个冬天,都有找不到温暖容身处的流浪汉与乞讨不到足够食物的乞丐倒毙路边,无人在意。就是有人经过,怕是也懒得施舍给地上垂死的男人同情一瞥,他究竟在等待什么呢?

      一只灰猫忽然从街角的垃圾堆后窜出来,它瘦骨嶙峋,眼神警惕,小心地从男人身边一窜而过,后肢用力,带起一簇肮脏的雪尘。它没有看见,身后的男人嘴边泛起一丝笑意。

      那双被生活的艰辛与重压蚀刻得空洞异常的蓝眼睛,突然闪出了大海一样清澈蔚蓝的光彩,男人的嘴唇微动,仿佛在自言自语。

      “你说得对,文州……挺对,”他说,“可老子不后悔。”

      他的声音比最轻的耳语还要轻,如果不是上唇的几粒雪尘被微微吹开,没人会认为他在说话。男人又动了下嘴角,似乎要做出一个微笑。

      “道别?道个……鬼,人类才不道别。”

      “他们的死亡,大多就像睡眠,自然、简单……”

      那听不见的声音不知向他说了什么,男人的嘴角又往上提,算得上半个笑容。

      “算了吧,都……知道……没有再见的机——”

      他上唇胡渣上的雪尘不再颤动,海蓝的眼睛褪去了光芒,他的手垂到了一边。灰猫在黑暗的角落里叫了一声,安静下来,也许是冬天太冷了。】


      叶修放下书,大家有志一同地看向喻文州。黄少天不知何时站到了男人的尸体旁,低头呆呆地看着。

      喻文州没有动也没有回应,连虚握的手都没有放开。他盯着那个男人的眼睛,那双眼睛方才死了,海水一样清澈的蓝色也已死去,只剩无生气的两团灰翳。

      “你觉不觉得,他的脸有点眼熟?”他第一句话竟是问的黄少天。


      黄少天罕见地没有立刻接话,踌躇了一会,小心翼翼地说:“有点像……魏老大复出后用的那个迎风布阵?角色造型也像,眼睛的颜色是一致的。”

      他们都望向叶修,三个人在这一秒想到了同样的事。

      迎风布阵,用的是魏琛自己现实中的脸孔。



      tbc

————————

虽然是分线,但线与线之间其实并没有明确的间隔和区分,区别大概只能体现在CPtag上(。

本篇会使用“他的世界”tag~


评论(70)

热度(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