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王]魔法少女(13)

日常预警。

性转。OOC。天雷。狗血。可能有BG肉。慎入!!!

————————————————

      13


      说是马上要去值班,两个人还是在屋里待了一会,黑灯瞎火,也没回床上,就那么待着。楼道里传来脚步声和防盗门打开又合上的声音,透过叶修抽烟时拉开的窗缝,似乎能闻到邻居家炒菜的闷香。

      咽喉处一丝干痛往上顶,或许是冬天太干燥的关系。王杰希喝了口水润嗓子,听到叶修喊她:“杰希。”

      “嗯?”

      “你想没想过回家?”

      王杰希怔了怔,“我刚还想问你。”

      “我吗?回是肯定要回,现在不是时候。”叶修说,“该回去的那一天,我自然会回去,你呢?”

      “你希望我回去?”

      “这不是我希望不希望,是你想不想,还有情况合不合适。”叶修摸索着捡起地上掉的衣服,“你上次说,你妈的精神诊断其实没有问题……后来呢?你弟没有再说别的?”

      “他说想让我回来,还让我大不了跟他住,反正他现在也住外面。”王杰希说,“我告诉他我有对象,在谈恋爱。”

      “你弟没忘了问你对象是男的女的吧?”叶修忍不住汗了一把。


      “我说是男的。”王杰希不动声色地往外抖料,“最后他说,他考虑了很久,以后要叫你姐夫还是嫂子,将来我们的孩子要管他叫舅舅还是叔叔。”

      “啧啧啧,叫叔叔这孩子也太可怜了,脑子里得乱成什么样啊?”叶修同情状,“要不,告诉他你妈其实是你爸,你爸还是你爸?”

      “等以后真到那一步了再说吧!”王杰希说着。

      “走了走了,不然老板怒气值又得满槽。”叶修三两下收拾利索,一只脚踏出门外又回头,“突然想起来,上午我好像在床上掉了烟灰哦,刚才蹭上没有?”

      “快滚吧你!”王杰希直接赶人。


      拜叶修的话所赐,她也懒得检查,床单被套枕巾一卷,一股脑扔洗衣机,再去拿拖把擦地上的水渍。里外清理妥当,想了想还是拐进了浴室。

      温热的水流自喷头大股砸下来,王杰希仰起头,让额前的头发被充分打湿。浴室内也有一面半身镜,热气漫卷着,映出一个轮廓模糊的影子。

      晶莹水幕笼罩的世界里,水流冲刷在瓷砖上的声音反而显得无比安静。

      不知为什么,她有些庆幸叶修此刻不在。


      像学生党平时日期算得贼清,一放假动不动就忘了今天周几一样,一旦不在一线打比赛,叶修发现他还挺容易忘日子。

      陈果的网吧门口先是挂上了厚布帘子,隔了一天,布帘就又换成了军绿的厚棉帘,两个人每次看到都有种穿越回B市的错觉。泡网游久了也有这点弊端,今日复明日,日日不是副本就是打野,顺带指导唐柔包子两个小白,即使中途围绕着副本纪录出过些小插曲,日子留下的痕迹,毕竟没有在役时那样清晰浓重。别说自己,叶修感觉王杰希的生活节奏都随意了许多。

      闲必然还是闲不下来,王杰希在新区也练起一个角色雪里青,她自己还接着代打的活,角色练得断断续续,等级不太跟得上第一梯队,叶修抽空也帮忙练着。(“叫醉卧沙场不好吗?为啥要叫雪里青?”叶修问。“因为醉卧沙场被注册了。”王杰希回答。)

      带新人和刷纪录方面,王杰希熟悉以后不会比他差多少,微草的技术优势不仅体现在武器制作,在训练辅助上似乎也别有一套。有一次叶修看到她给唐柔推荐了一个付费软件,尽管达不到专业训练软件的效果,练起基本操作来还挺有模有样的。


      “小唐就算了,包子……基础理论你多普及一下,再磨磨他的操作,其他方面特别是经验套路这些,我看暂时别教太多,抹杀了个性反倒不好。”叶修说。

      “因为他像我啊?”王杰希直说了。

      “算是吧!也不能说就非常像,你是走得进去,也能有意识地走出来,他还处在凭本能瞎转的阶段,能不能有一天睁眼,还得看他自己。”叶修评价道。

      单看包子随心所欲的风格,确实有那么一些像当年的王杰希,但王杰希的随心所欲,是一种清明的灵气,一切成竹在胸,而包子的灵性中还带着混沌,过于依靠直觉,这使得他经常会发生些可笑的失误。

      涉及技术的问题好解决,涉及到性格的问题,从来就没有那么简单。如何培养包子,叶修也还在边走边摸索。


      “如果他像我,那他有一个问题迟早要面对。”王杰希说。

      “什么问题?”

      “团队融入。”王杰希说了四个字。

      “唔,一开始就跟团队一起成长的话,会好很多吧?”叶修说,“至少他听指挥,也懂配合,配合得好不好另说,这方面意识是有的。”

      “有,但不够。”

      “他才玩荣耀几天?你也把他看得太高了。”叶修无语。

      “我担心的不是现在。”一起玩了这么些天,包子的脱线,不止是叶修,王杰希也深感头疼,“就算往后具备了职业水准和意识,他的个性,能支撑他在团战中不出错吗?”

      “当然不能,你我也会出错,你是第一天当队长吗?”叶修说。

      “但他的个性,可能会导致很多完全不必要的错误,单纯提高水平,对这种因性格而产生的疏漏也很难解决。他的队友将不得不分出很大一部分精力为他补漏,时刻盯紧他,这对整个团队都是负担。”

      “那你觉得该怎么办?”叶修笑了笑,“劝他放弃这种打法,像你一样,转型以更好地融入队伍?”


      王杰希沉默了。

      因为对包子的初步了解,她会提出团队融合的问题,也正是因为这份了解,她说不出让包子改变打法的话。

      转型前的魔术师曾是许多战队选手的噩梦,转型后的王杰希,依然是公认的顶尖大神,但转型的包子呢?摒弃了与生俱来的灵性,本就不如王杰希才华全面的他,还能不能保持一个较高层次的水准,抑或就此泯没于众人?再说,包子的缺点可也不是一个转型就能抹平的。


      “算了,反正还早,顺其自然吧。”她说,“不做核心选手,只作为奇兵的话,这样打也不是不行。”

      “就是核心选手,谁又规定不能有重大缺陷了?”叶修说,“一个人就能解决所有问题,要队友是干什么吃的。”

      “你是说喻文州?”

      “我是说你。”叶修看着她,“你急什么?”


      王杰希微微一愣。

      印象里他仿佛也说过类似的话,第四赛季,自己还处在转型的过渡期,连带微草的成绩也一路起伏。与第三赛季的强势相比,微草四赛季的征程不能算顺,斩落过强队,也在弱队身上栽过跟头,其中王杰希的发挥,又是各路媒体批判评点的重灾区。

      当初追捧魔术师的呼声有多高,如今的质疑就有多尖锐,有信誓旦旦称他跌下神坛的,也有嘲讽他新秀墙来得迟的,更有甚者称他江郎才尽,魔术师打法仅是昙花一现。全明星赛前一天,资深微草黑左宸锐还在个人专栏发表了一篇评论:

      飘忽不定的魔术师王杰希,曾经用他的飘忽告诉大家,真男人,飘起来不仅对手找不到,队友也别想找到。现在他可能觉得,比起打法上的飘忽不定,状态上的飘忽不定才是他的终极追求。

      基于从赛季初就有迹可循的转变思路,我们先汇报一个好消息:这位选手也许是在寻求转型;再汇报一个坏消息:转型是有可能失败的;接着来一个好消息:失败了他可以再花一年转回去;赶紧来一个坏消息:万一转回去也失败呢?别着急,还有个好消息:转不回去,他起码还能拿灭绝星尘扫扫地;最后一个坏消息:是扫地还是被扫地出门,机智如我也不知道。


      评论一发,一众微草粉和王杰希个人粉纷纷义愤填膺,排队谩骂留言,要左宸锐到微草俱乐部大门口扫地谢罪。黑惯微草的左宸锐怡然不惧,孤身应战,和粉丝花式对喷无数屏。

      全明星赛当晚,酒店意外停电,一群职业选手无聊得借着手电筒光在大堂打起够级,有微草队员悄悄翻看起这篇评论,被王杰希发现时吓得面如土色。王杰希摆摆手,示意无妨。

      “他说的不是没有道理,看看也好。”

      “队长?”

      “左宸锐看我们的不足看得很清楚,我转型的风险,他实际也全点出来了。”王杰希说,“抛开他的立场,他很多比赛点评是很有含金量的,剖析局面的眼光,值得我们学习。”

      “不差他那张臭嘴。”方士谦隔着王杰希拍了那队员一下,“黑灯瞎火的看什么看,过来打牌。”

      “你不下场?”一个人说着。

      王杰希回过头,叶修从下楼就叼着根烟,饶有兴致地站在一旁观战。这货不仅旁观,他还偷看两边的牌,偷看牌就算了,他还乱支招,最后被众人齐心协力扔了出来。


      “我不太会玩牌。”王杰希说,“酒店禁烟。”

      “你怎么跟张新杰似的。”叶修抱怨,还是抬脚往大门口走,王杰希下意识跟了过来。

      “今天服不服气?”叶修笑道。

      全明星赛第一天,新秀挑战赛环节,微草新秀李亦辉出场,指名挑战叶秋,惨败下场,嘉世的新秀苏沐橙同样挑战前辈,虽然也输了,场面可比李亦辉要好看得多。

      当然,这样一场形同秀场的比赛,对手是不是看苏沐橙是个漂亮妹子所以有留手,这个真不好说。

      “你赢了比赛再说。”王杰希说。

      “我们赢了啊!”叶修指的是常规赛嘉世碰微草的第一轮,“去年我也赢了。”


      这话含义就丰富了,不说上赛季常规赛排名第三的微草惨遭嘉世双杀,魔术师擂台赛不败金身被斗神打破,去年这个时候,还是新秀的王杰希上台挑战叶秋大神,输得那叫一个毫无悬念,比不上今天的李亦辉狼狈,在观众眼里恐怕也差不了太多。

      “以后的事,没那么肯定。”王杰希意有所指。

      “那就说说眼前的事吧!一个吕良不在的皇风都输,你怎么搞的?”叶修问,“团队赛就看你追着队友飞来飞去,以前那些骚操作都哪去了?”


      “你不是知道吗?”王杰希不认为叶修看不出自己在转型。

      “转型应该是你们一个队伍的事,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叶修说,“打不起配合,责任又不是你自己的,多往队友头上推。”

      “……”往队友头上推锅什么的,这么做的是不少,但王杰希从进入职业圈起,就没见哪个人能这么理直气壮地说出来。

      “团队脱节,跟我的个人风格关系很大。”他简短道。

      “这谁都看得出来,你是在拼命配合别人,问题是,别人有没有那么全力配合你。”叶修吸一口烟,从烟盒里另抖出根烟,递到王杰希鼻子底下,“试试?”

      平时他是不抽烟的,玩游戏玩得最凶、混迹网吧的那个时段,秉持着良好的自制力,王杰希也从未容许自己染上烟瘾。这一刻,一种莫名的心理作祟,他从叶修指间夹过了那根烟。


      “先吸一口,提一下气,想咳嗽就马上呼出去。”打火机给了王杰希,叶修指导着他的动作,“慢点,别呛着。”

      看王杰希点烟拿烟的架势,貌似有模有样,真吸上还是暴露了新手的本质。断续抽完小半根,王杰希把烟取下来,递还给叶修。

      “先这样吧,明天还有活动。”他说,“谢谢。”

      “感觉怎么样?”

      “还行。”王杰希看叶修径自叼上那剩下的大半根烟,心头有什么一闪而过,羽毛般轻扫了一下,“我回去了。”

      “你急什么?又没来电。”叶修瞥了眼大堂。

      “其实,要不是不可能,这次新秀挑战赛,我还想挑战你。”王杰希突然说。二年级新秀,那确实还有报名资格,只是王杰希这种首年出过场挑战的,那肯定是不会第二次被选中。


      “干嘛,输还能输上瘾?”叶修笑了笑。

      “不会一直输的。”王杰希的语气很自信。

      灯光突如其来大亮,酒店外的霓虹招牌,店内的廊灯,门口醒目的装饰灯柱,一齐折射出不同亮度颜色的光线,叶修眯着双眼,身边这个明明离飞扬跋扈很远,又总让人升起征服欲的少年似乎也被陡然放亮的光刺到,用手挡着眼睛。

      “想赢我有的是机会,日子还长着呢,你急什么?”

      王杰希不语,职业选手间没有绝对的胜负,从来没有哪位选手是常胜不败的,再大神也不可能。他知道这个道理,也知道击败叶秋(尽管只是暂时)的那一天或迟或早总会到来,但出于私心,他并不希望是“以后”……那个叶秋走下巅峰,不再是最耀眼的姿态,也不再强得令他人只能仰望的“以后”。

      他渴望击败的,是最好的叶秋。


      而今回想起来,那样强烈又独特的争胜欲,其实稍稍超出了职业选手自尊的范畴,不过王杰希也并不觉得,当时的想法就掺有什么浪漫的元素。

      无论叶秋还是叶修,这个人在自己眼里始终是特别的,只是现在这份特别又以另一种方式被呈现出来,蒙上一层温柔旖旎的色彩罢了。

      “你还记得?”她答非所问。

      “我说过这一句?哦,停电那次啊。”叶修也被触动了记忆点,场景其他部分有些朦胧,教王杰希吸烟的印象还比较明晰,“你说什么了我让你别急?”

      “说想赢你。”

      “那的确不该急,急也没用……”

      “不急不还是赢了。”王杰希说现实情况。

      “道理你不是挺懂的嘛。”叶修说,“那你现在急什么?”


      “现在不比以前。”王杰希只说了这一句。

      更多的话,就连她也无法轻易启齿,说现在的叶修不比从前三连冠时的他,岁月不等人,固然散人这个职业能最大化发挥出他的全副才能,但一名二十五岁的老将,还能保持状态多久?放弃转会这条路,脱离顶级赛事一年半,到时他的状况会不会再往下滑落一些?

      发掘新人,领着一支全新的队伍杀回联盟看似很美很励志,实则风险大到不可估量,单君莫笑这个角色能不能最终成型走上赛场,都是难料的未知数。新人或许还有承受失败的余地,自己更加不用担心出路,可是叶修呢?

      真正冒着最大风险的人,只有他而已。


      “现在是不比以前,”叶修说,“不是有你吗?”

      “我能起到的作用也有限,至少在前期,我的作用不会比随便一个选手大。”王杰希说,“很多事不是我加入就能解决的。”

      “所以我说,你别急。”叶修说,“有我呢。”



      tbc


评论(52)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