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all]是童话就该有个好结局-叶张番外:断桥是否下过雪(5)

      5


      叶修露出意料之内的表情,硬要形容的话,比无奈的程度还要再重一点,近于听天由命。

      “我有时候会觉得,你绝壁是故意的。”他说,“你到底是想离我远点,还是就想撩我啊?”

      “我没有。”张新杰居然答得一本正经。

      没漏过叶修话里的内层意思,因而他很快就补了一句。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喜欢你,没有掩饰的必要。”


      “你看,就这样,又来了!”叶修悲愤,“你不能仗着我知道,你就当我不存在吧!哦不是,你是当我是个树洞,有什么想法就直来直去往里倒,完全不考虑当事洞的心情。”

      张新杰嘴角微微抽了一下,想笑又止住的样子。

      “你会很在意?”他问道。

      “这不废话么。”叶修说,“再说哥又不是不喜欢你。”

      张新杰脸上像卡了一帧,刹那的空白。

      “感受到树洞的心情了吗?”叶修揶揄,“让你知道这种话不能乱说,我们就安安静静地互相暗恋吧。”


      “……这不叫暗恋。”张新杰忍不住纠正,“暗恋是指对方还不知道。”

      “那你当不知道不就完了?”

      “不可能。”张新杰断然道,“我知道了,就没办法再当不知道。”

      “你就没有觉得哪里疼?”叶修问,“比如说,脸?”

      “……”


      有那么一刻张新杰像真的被他问住了,或者是找不到驳斥的方向,他在原地沉默了一会,眉宇间的神情近似痛苦。

      “有些事不是我能控制的。”他说,“以后我会注意,尽量不给你造成困扰。”

      叶修朝天花板翻了个白眼,真是有一种给他跪的冲动。

      “你是金鱼吗?记忆只有七秒?”他质问道,“一般人听到暗恋,哦,明恋对象也喜欢自己,难道不该趁势就上,赶紧把人拿下,最差也要先傻乐一阵吧?你怎么还跟苦大仇深似的?”

      “你为什么不趁势就上?”

      “矮油,那多不好意思。”叶修说,“总得讲究个先来后到啊,你想想,告白必定成功,这对单身狗来说是多宝贵的机会,就让给你了。”

      张新杰定定地看了他片刻。

      “不要在不冷静的时候做下决定。”他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神色反而冷静下来,“其实你也不确定,你喜欢我吧?”


      “我相信你对我有感情,就像你对其他人也会有。”他抬手阻止叶修发言,语速比平时快了一点,“但这种感情萌生的环境,还有时机,本来就很特殊,不能和自发产生的感情混为一谈,这对你不公平。”

      叶修笑了一声,摸出烟盒捏在手里。

      “什么叫公平?都扯上感情了,还讲公平,扯淡呢吧。”他说,打火机咔一声点亮了烟,“甭管合不合理,公不公平,它就是产生了,现在也没有刷新的迹象,还能怎么办。”

      他伸出手拍在张新杰肩上,少见的感慨。

      “头一次正儿八经讨论当年的遗留问题,竟然是和你,估计他们几个打破头都想不到。”


      “后来没人跟你提过这件事?”张新杰不由得问。

      他知道叶修不是个回避问题的人,有些人特别是自认刚强的那一挂,总是讳谈私人感情关系,觉得抹不开面子似的,仿佛谈了这些就有损自己并不高大上的形象,叶修不属于这一类。无疑他也不习惯于直面内心,但如果有人——有资格的人要求他给出一个答案,他不会一味闪避。

      抑或无须去追问,没有答案本来就是一种答案。

      “提什么提,碰面都尴尬,孙翔那小子有一年多见了我都绕着走,记者就喜欢他这种制造话题的男人。”叶修深深吸了口烟,“他倒是长进不少,没跟人家吵起来,逼急了就推小周出来挡驾,算是没说漏过。”

      “你和他经常联系?”

      “也不是很经常,”叶修咳了咳,“他今年也要退了,我们那批人他是最后一个。”


      张新杰不语,身临其境过才知道,共历艰险绝处逢生或许会改变人和人的关系,之于人本身,能改变的其实有限。那些以为改变了的,一度释怀的,仿佛看开的,在生死一线间抛弃的纠结烦恼,融回现实世界后基本打回原形,该纠结的还在纠结,烦恼照旧是烦恼。没了压力威胁,觉悟是脆弱的,怎敌得过强大无匹的生活惯性?

      他可以靠着顽强的意志,强行让自己适应从虚空到霸图的转变,适应截然不同的环境,可也不能说与叶修经历过这些事,他们对待感情的方式就有什么质的改进。


      “你特意来找我,就是为了告诉我,你也在暗恋我?”张新杰开口。

      这问的,一般人还真不好回答,感觉看似简单的答案下埋坑无数。叶修倒是答得顺畅:“这倒没有,我也没料到你这么生猛,不放大招分分钟要完的节奏。”

      可能是很早就意识到,垃圾话或饰词掩意在张新杰这里从来激不起一朵浪花,微澜不兴,叶修几乎不在他面前绕圈子,能说的都会明明白白说,反倒显出在他身上不常见的坦诚来。

      不过不说假话和有话直说毕竟还是有差别的,肯简单粗暴地杠正面,多少说明了一种态度。


      “那你本来是为了什么?”

      “是啊,为了什么呢?”叶修远目状。

      担心?张新杰是什么人,工作生活处理得井井有条,分毫不乱,感情于他也是可以分门别类规整好再放进所属的格子里去的事物,无须旁人担心;牵挂?都是心智成熟的成年人,人生快意与否也不取决于一段关系的成败,说白了不是所有的引力都能让行星脱离运转的轨道,要说对方令自己魂萦梦绕,牵肠挂肚非见一面不可,那也还到不了这个地步。

      究竟是为了什么,他发现自己竟然给不出一个合情合理的答案。

      想来可以是最不出错也不违心的回答,然而衬着对方的郑重,这个回答不知怎么就染着一股轻佻,有种微妙的敷衍感。


      张新杰却似乎从他的反应中获得了解答,点点头没有追问,继续确认在他心底需要确认的事情。

      “以前我没有隐藏对你的感觉,从你的话和行动上来看,这对你的影响远超我的预料,这点是我的失误。”他说,“如果没有我的这种间接……提醒,导致你的记忆也被强化了,你还会来找我吗?”

      “不知道。”叶修很干脆地答道,“这个没办法假设,要不是你有意避开,我们早该见过好几次了,那又是一种情况。”

      “但你至少不会这么不冷静。”

      “喂喂,别一直自说自话好不好,冷不冷静不该由当事人说了算?”叶修说着一头黑线,“靠,被你绕进去了,都不冷静了还要怎么冷静判断自己很冷静,像疯子怎么证明自己没疯一样?你这是给我挖坑啊。”

      “我只是基于对你的了解做出的推断。”

      “那说明你还不够了解我。”叶修说,“直说了吧,我喜不喜欢你现在跟你关系不大,跟我关系比较大,就算起因确实是因为你,那也早不重要了。现在你怎么想,才是要紧的事。”


      “你别把他想太高深,或者太高尚,噗,用高尚这个词好怪。”张新杰记起来,曾经有一次说起叶修,苏沐橙突兀又认真的发言,“他很多时候很任性的,那些大道理和世俗准则在他这里都没用,他要去做什么事,一定是因为他想,他要看上个什么人,那也一定是他自己喜欢。”

      “扯远了哈,但我和柔柔果果八卦时是真的这么想的,你信不信,不喜欢的人当着他面玩自残,也只会降好感不会拉感动值的。”她半开玩笑地眨眨眼。

      “为什么要说这个?”

      “哎呀,你别这么犀利,我什么都不知道。”苏沐橙说,“都说你果断,我看我们方副队比你果断得多,这话我就不会和他说。”


      那时他们在参加一场黄金一代内部的小型聚会,要了KTV最大的包厢,鬼哭狼嚎过一下午大家都有点累,切换到电视频道随意聊着天。不知是谁手一抖,换台恰好换到某著名相亲节目的十年集锦,妆容精致的女嘉宾笑意款款,注目手捧鲜花迎面走来的帅气男嘉宾,音乐适时响起,是大团圆结局通常会有的那种配乐。

      包厢里单身狗颇有几条,自然引出一波脱没脱单家里逼没逼婚的花式讨论,张新杰听到苏沐橙旁边的楚云秀小声嘀咕:“这个太坑人了,郎才女貌,都以为能成,结果没成。”

      “他们俩好像都挺有人气的,我还有印象,看中那个男嘉宾的女嘉宾好几个,他偏偏挑了没看上他的一个。”苏沐橙说。

      高清画面中女嘉宾悠悠开口,说起的是乍听不相干的事,她笑称自己是最南边的人,只在电影电视里见过雪,到北方来第一次没有隔着荧屏,用自己的眼睛看到雪,觉得那是一个奇迹。

      “……我想爱情也该是这样的奇迹,很抱歉,你没有给我下雪的感觉。”她说。


      “这谁写的台本?太煽情了吧?念出来不会起鸡皮疙瘩?”黄少天牙酸似的撇撇嘴,“什么老掉牙的烂俗节目,换台换台换台!”

      “说得挺好的呀,这种东西本来就很抽象,人家打个比方而已。”苏沐橙为女嘉宾辩解。

      “相亲节目嘛,不折腾点故事情节能看吗?”李轩帮腔。

      “没准你至今没着落,就因为没有给人家姑娘下雪的感觉。”楚云秀斜眼看黄少天。

      “我去!下雪没有,下刀子的感觉,谁要?”黄少天向两姑娘一龇牙,“再说,我们那地方本来也不下雪,我们大G市的都是凭自己站位单的身。”

      膝盖中枪的喻文州笑笑,没有插话。


      “下过的。”张新杰出言。

      “几十年前的还提个毛,没意思。”

      “不是几十年前,”张新杰说,秉承一贯的严谨,“第八赛季冬天,遇上全国性雪灾,雨雪范围的最南端有包括G市,你还拍过下雪的视频发微博。”

      “哦哦哦哦!那一天啊!”黄少天也想起来了,“叶修头次退役那会是不是?还是再后面一天?我忘记日子了,反正就是那几天。”

      “他离开那天是在下雪,嘉世发布消息是第二天。”苏沐橙说。

      隔了这么久,往事重提当然不用避讳,苏沐橙的话也没带什么情绪。这一页已然翻过去,曾经的遗憾被圆满填补,如今的嘉世已是另一支从头新到脚的战队,她也早就不会在旧日的污糟事上浪费心情。


      话题围绕着叶修又持续了几分钟,张新杰冷眼旁观,他那些国家队队友有不经意漏两句近况的,有扯世邀赛的,有翻旧账半真半假抱怨的,吐槽和嫌弃占了主流,没谁流露出挂念,却也没谁置身事外。有人眼光不离苏沐橙左右,这妹子总有一手消息,也有人相对游离,表面上看不甚关心,像黄少天说到一半低头玩起了手机,肖时钦还发起了呆。

      “你还是老样子?就……一个电话都不打?”李轩戳了戳张新杰,同城的缘故,他们两个更熟些。

      “是。”

      “有没有这个必要啊,闹不懂你。”李轩摇头,“过了那个阶段,你想再经常想起来都难,用不着折腾自己。都是朋友,怪可惜的。”

      “这不是折腾。”张新杰说。

      “对,这不是折腾,这是下雪的感觉。”李轩调侃。

      张新杰没吭声,他想起记忆幻境里扇单军马场空旷简陋的卫生所,那一扇两个人靠过的粗糙窗户,叶修的声音穿透厚重的困倦感,在睡意如潮水合围时溶化最后的堤防。

      还有窗子外面,有笛声和月亮的雪夜。


      从入职业圈开始,张新杰就知道叶修在荣耀上是个很纯粹的人。这不是缘于他对叶修的特殊关注,刀光剑影交换个几十场,一根头发丝那么细的鬼蜮心思都瞧得出,谁投入多少,是耗了层皮还是闷了口血,是压上全副筹码还是脱了上衣赤膊再来一局,对手的眼睛明察秋毫。

      这份纯粹是否延伸到了生活中,乃至更私人的领域,则又是个深奥得多的命题,寻常人没兴趣挖掘,以张新杰的严谨也无法轻易下定论。


      也许想太多太深本就是悖论,叶修说的喜欢,即是字面的、大众意义上的喜欢,哪怕相较俗世里的定义,缺失了独一性与排他性,也无可否认它是一份不打折扣实实在在的喜欢。

      记得更深,付出得更多?还是用心更苦,姿态更决绝?这些在他人那里或许能赢来爱情,却都不是叶修会回应一份感情的理由。他肯回应,一定是在某一刻,某个神迹般无以捉摸不讲道理的瞬间,曾被真切地触动过。

      张新杰哑然失笑地想,说不定那也是下雪的感觉。


      叶修在等着他的回答,如同张新杰之前等着他的每一个答案一样,很奇异地,空气里躁动不安的分子似乎蜷伏了下去。张新杰摘下眼镜擦拭,镜片边缘染了雾气,侵吞掉一小块视野。

      “如果你是问我的心情,我很高兴。”他坦然道,“还有些别的混杂的情绪,但主要的是高兴。”

      “突然发现这几年白躲了?”叶修笑。

      张新杰也笑了一下。

      “如果你问的是我的想法,”他顿了顿,“这已经超出我想到的最好结果,现在该有什么想法,我不能肯定。”



      tbc

——————————

女嘉宾的那个回答,非X勿扰里有原型的哈,就是想不起来是多久以前的了

评论(107)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