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all]是童话就该有个好结局-叶肖番外:人间(2)

      2


      黄金一代的选手,各方面条件以及大环境都比开荒一代优异太多,科学系统的训练方式让他们的职业寿命更长,逐年提升的待遇解决了经济方面的后顾之忧。若换了他处在叶修的时代,面对来自各方的压力,肖时钦不敢说自己一定能走上职业选手的路。

      离家出走并不是叶修的专利,就是在这几年,雷霆训练营中也不乏瞒着家里偷偷跑来报名,甚至长期赖着不走的少年少女。对于这种情况,俱乐部会尽量联系他们的家人,如果沟通达不成共识,除了天赋卓绝的会多磨磨嘴皮子,一般就委婉劝退了。肖时钦曾为了有潜力的学员给对方家长写过长信,也扮演过梦想扼杀者的角色,其间种种复杂无奈,冷暖自知。

      心怀荣耀即战无不胜,终究只是一句听起来很热血很美好的口号。离家追寻梦想的人那么多,创造奇迹的只有一个。

      不是谁都有孤注一掷的勇气,实事求是,绝大多数人也缺乏孤注一掷的资本。


      叶修的家庭问题,恐怕还不仅仅是经济问题……念头流转而过,肖时钦没有开口,无形中又有一层沉甸甸的重量压下来。意识里一直避免深入思考的某个区域,变得更为幽昧而遥远……说真的,自己一个人想得再周全有什么用呢?

      打火机微弱地咔嗒一声,叶修点了根烟。“怎么了?”他问道。

      “没事。”肖时钦摇头。


      两个人漫无目的地走了走,谁说宅男不逛街,目标明确时自然有出门的动力,像这样随便走走逛逛,偶尔兴之所至也不妨来一回。叶修问肖时钦需不需要买年货,后者答复说会跟家人一起专门出来采购,买两盒东西只是马上要回家,不拎点什么感觉不好。

      “哥都快十年没给家里捎东西了。”叶修说着,吐出一个袅袅的烟圈。

      “真的不回去看看?”

      “不了,以后想办法一次补齐吧。”叶修又吐了个烟圈,特别浑圆,升天一样飘上去。

      “比赛席禁烟好几年,你就没想过戒了?”肖时钦忍不住说。

      “戒烟好啊,值得提倡。”叶修说,“我经常戒……”

      “每天戒一次,一次十分钟?”

      “太没追求了!一次哪能体现出戒烟的勇气和决心。”叶修说,“怎么着也得十次八次的吧。”

      “……”


      要说正经的,这家伙还真“戒”过一次烟啊。肖时钦想起来,四赛季冯宪君新官上任,第一把火就烧到了比赛席禁烟上,雷厉风行把事情办成了,老烟枪哀嚎一片,嘉世随队记者曹广诚QQ采访叶修,得到一句沉痛评价:焚书坑儒。

      消息传到冯宪君耳朵里,联盟很快来了个“珍爱健康,远离烟草”的宣传活动,叶修作为打击对象的重灾区,很是被拎出来耳提面命了一番,主席亲自打电话来苦口婆心,叶修振振有词:我又不上镜。

      最后双方各退一步,宣传期间不许抽烟,憋不住就猫着,别让人逮住。于是那一个月嘉世队长越发神出鬼没,下了比赛,不光外人找不到,自己人都找不到,集合时每每险些动用广播寻人。抓狂的崔立下了死命令,场下必须随队行动,当晚肖时钦就收到苏沐橙的号码发来的短信:你们雷霆有没有密室什么的,能让一支队伍都藏进去那种?

      “……场馆东边好像有个人防工程,改成地下商场了。”

      “那算了。”回复无精打采,“戒烟糖不管用,嘴里老想叼个什么。”

      肖时钦忍笑回复:给你买个奶嘴吧?

      那边没回讯,也不知是手机还给了苏沐橙,还是有生之年他也噎得叶秋说不出话来。


      W市的冬季杀伤力有限,但也处在湿冷魔法攻击区,两个人逛久了都有点冻成哈士奇的迹象,叶修挺贴心地提议:“找个网吧再打两把?”

      肖时钦还真心动了一瞬,随即摇了摇头:“下次吧,我该回家了。”

      “我送你?”

      “先送你回酒——”

      两个人都愣了愣,相顾失笑。又不是妹子,大老爷们互相送来送去的,几个意思?

      路正好穿过一个开放式小区,有人把鞭炮挂到阳台窗户上放,噼里啪啦吵得听不清说话。马路牙子上有人摆摊,长长短短铺了一地春联,满目喜庆的红,打眼一扫尽是些俗滥的“合家欢乐财源进,内外亨通好运来”、“旧岁又添几个喜,新年更上一层楼”之类,大红烫金的福字一叠堆得老高,金粉簌簌直掉。肖时钦挑了一幅春联,鬼使神差地又挑了一幅给叶修,做个口型:新年礼物。

      “可以贴在宿舍门口。”等到鞭炮声停了,他画蛇添足地补了一句。


      那幅春联的命运究竟如何,是真的贴到了嘉世的宿舍门口,还是被卷起来扔在哪个角落落灰,肖时钦一无所知。直到快两年后,他去孙翔的宿舍给他送落在训练室的U盘,才在这间专属于战队队长的房间外,看到墙上眼熟的红纸黑字。

      岁岁平安日,年年如意春。肖时钦怔怔站了一会儿,手指虚触着残缺的字迹。

      房间的新主人完全没兴趣管门外的对联,房间的旧主人显然也不讲究,中间隔了一个新年,春联却没有换,边角脱落也不知再粘一下,斑斑驳驳。叶秋的气息在这里留存得微乎其微,私人物品早就搬空了,楼梯间里带烟灰盒的垃圾桶也已换了新的,这幅春联却不知怎么逃过了辞旧迎新,残存到了现在。

      明明地板光亮得能照出人影,墙壁雪白廊灯簇新,肖时钦却莫名感觉到一股腐朽的灰尘味道,时光奔涌如流,茧一样密密缠紧了而今的嘉世。


      门突然朝外打开,孙翔显然刚洗过澡,头发还湿着,疑惑地看着他,“小事情?你呆站着干什么?”

      肖时钦一头黑线。绰号这种东西,开玩笑叫叫就算了,孙翔还真拿这个当他大名,人前人后有事没事都叫,叫了还自己乐上一阵子,真是……想抗议都觉得拉低心理年龄。

      “孙队,”他客气地招呼,“你U盘掉了。”

      孙翔随便点点头,一把接过去就拉着他向屋里走,电脑还亮着,一个战斗法师在屏幕上摆着胜利的造型。肖时钦心里本能哆嗦了一下,想想孙翔还不至于那么无脑,直接开一叶之秋去打竞技场。

      “这么晚了还训练?挑战赛面对的压力虽然不大,为了保持职业状态,我们还要尽量维持职业选手的作息。”他委婉提醒。


      孙翔根本没听他说话,径自兴致勃勃拉他到椅子上,又开了一局。竞技场随机遇到的对手不可能个个是高手,这一把完全是虐菜,肖时钦看出孙翔有意压着打,好多高伤害的大招都没用上。被耍弄的对手一个后跳拉开距离,紧接着开启速射,双枪端起子弹如雨,战斗法师顶着弹雨气势汹汹冲上,战矛一抖魔法波动席卷而出,夭矫如龙,正是70级大招伏龙翔天。

      对面的神枪手紧急一个滑铲,向旁翻滚,孙翔嘴角挑起一抹冷笑,昂起的龙头忽然一扭,几乎九十度回转,狠狠叼住了对手。澎湃的魔法斗气下,神枪手本就不多的生命一次耗尽,尸体倒下,“荣耀”两个大字跳出。

      孙翔得意洋洋地退出了游戏,扬起下巴看肖时钦。


      “龙抬头?”肖时钦不明白他的举动意义何在,“你不是上赛季就能用出来了吗?”连他也不得不承认,单论操作天赋,这小子在联盟也是排前几号的。

      “才不是龙抬头呢!”孙翔强调,“龙回头!扭头的角度比龙抬头大得多,这应该叫龙回头!我决定先不用,等到正式比赛再用出来,吓他们一跳,哈哈哈。”

      “对了,不需要等正式比赛,遇到兴欣时就可以用啊,看看叶秋的表情!”他说。

      “所以?”肖时钦问。

      “所以你就这反应?”孙翔有些恼怒。

      “的确是很了不起的微操,看得出下了很大功夫,而且也不是下苦功钻研就能做到的,非常天才。”肖时钦评价道,见孙翔脸色缓和,斟酌着说道:“既然已经成功了,今后的时间精力就多放在提高团队配合上怎么样?毕竟我对嘉世还不太熟悉,想磨合少不了你帮忙。”

      “没问题。”孙翔一口答应,这话说得他心里很舒服。

      “训练营里有个叫邱非的,我去考察过,水平已经不亚于个别正选了,我想打个报告,先让他跟着第一梯队练练……”

      “你决定就好。”孙翔挥挥手。


      有时候肖时钦真的是搞不懂孙翔,这个外人眼中傲气的天才,连叶秋都挤了下去,分明野心勃勃,却又毫不介意自己在队内形似被架空,只挂着个队长的虚衔。如今从公会到训练营,从战队指挥到训练策略,都是肖时钦一手在管,孙翔这个队长更像一个摆设。

      肖时钦倒不是有心夺权,一来他队长做惯了,一些不着调的做法实在看不下去;二来他也明白嘉世引进他这个副队长的用意,自然兢兢业业地配合;三来……每次想到这是嘉世,是叶秋一手带出的战队,他就有种微妙的既反感又满足的矛盾心理,感情上替那个人不值,行动上却尽心尽力,光拖着孙翔练习团队战就不知磨了多少嘴皮子。

      让他头疼的还有一个,苏沐橙。苏沐橙从不掩饰自己对孙翔的厌恶,一块吃饭每回都要坐离他最远的位置,见面从不打招呼,一出训练室就走得不见人影。肖时钦也注意到,苏沐橙最近请假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其实……他还挺单纯的。”一次谈起孙翔时,肖时钦挤出一句。赛场之外,他实在也说不出孙翔的什么好话,只能拣着不容易引战的说。

      “单纯的讨厌?”苏沐橙说。

      “……”

      “呵呵,小事情,这些事你就不用多管了。”苏沐橙眨眨眼,“下午给我批个假呗,肖副队?”

      “又请假?”肖时钦一阵头痛,战队不像公司企业那样每天要打卡签到,但也是有规章的,一次两次还好,苏沐橙请假请得他压力山大,“有什么事吗?”

      “嗯啊,这两天比较心烦,想随便找个网吧,打打游戏散散心。”

      肖时钦汗都下来了,这是什么敷衍的理由?


      “你呢,要不要也换换心情?”苏沐橙突然看向他,眼睛里有一点笑意,“陪我去网吧转转,你们这些职业选手,脱离哺育我们的土壤已经很久了,是时候感受一下网游里的草根气氛了。”

      什么鬼,肖时钦差点脱口而出。上个月嘉世不还在争夺印山贼寨副本纪录,结果被兴欣打得铩羽而归?

      “呵呵,去看看吧,吃不了亏的。”苏沐橙说。

      网吧……一道灵光掠过,肖时钦心中恍然,不自觉望向窗外。



      tbc


评论(39)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