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all]是童话就该有个好结局(53)

      53



      从光线明亮的开阔地带陡然回到黑暗,密闭的窒息感格外难熬,其实山洞通风不错,窒息感更多是心理上的。孙翔看叶修低头倾身,就保持着那一个姿势,静得太久了点。长久的凝视后,叶修轻轻伸手,碰了碰张新杰的脸。
      然后他站起来,不发一言拉起了孙翔的袖子,幻境里蛇咬中的地方并没有流血,却凸起一个鲜红的肿痕,淤血在皮肤上成形。叶修按了按,问他:“疼吗?”
      “不疼。”孙翔摇头,又迟疑了,“有一点。”
      叶修点点头,对其他人说:“过来开会吧。”
      孙翔忽然感到一股绞扭着翻涌上的刺痛,说不清为什么,似乎也不纯是为了叶修。一些在多幻想的少年期也鲜少有过的思绪包围了他,他极少想那些,少年的浪漫在他身上体现为热血与狂妄,一门心思向前冲,容不下晶莹脆弱的感伤。可是它们这一刻都浮上来,气泡一样微颤着,其中有沉淀下的孤独和明悟,却从未如这般寒冷彻骨。


      开会,又是开会……几天来开会已经沦为了一个噩梦般的词汇,每次都以三观惨遭新世界大门碾压告终。很多人不由得怀疑,真要是回去了,冯宪君召集他们这些队长副队长开会,会不会有人当场头晕呕吐,一溜烟狂奔出会场。
      哦不对,大家貌似不在一个次元……可这样狂奔想吐的不就自己一个人?那不是更惨?
      平行空间这个念头一直处在思维黑洞里,众职业选手之前不去多想,现在更加不愿去想。想到要在熟悉的世界重遇同样的脸孔,而他们并不记得这段经历,深深的空虚便挥之不去。
      疯了疯了。唐昊瞪着方锐想,生存困境还没解决,大家也没分开,他居然已经开始想念这群家伙了?


      众人再度围坐在一起,寒冷再加上要凑那点可怜的光源,他们都尽可能地挤成一团,这次也不例外。叶修没放开李轩的手,他一直在极不明显地发抖,自己都没察觉。黄少天首先开腔:“我简单说两句……”
      好几个人眼前一黑,王杰希当机立断抢过话头:“除了张新杰,谁身上还发生了超常的事?最后关头我尝试召唤灭绝星尘,但是只成功了一半。”
      “什么叫只成功了一半?”
      王杰希扫了他一眼,“我有点感觉,像什么东西卡在骨头里要往外钻,但感觉不够强。”
      “你怎么知道是你的扫把,不是骨头痒了什么的?”黄少天岂容自己被抢话,立即抢回去,“感觉倒确实对了,我也有这种感觉,可我成功召唤出了冰雨,你好像不太行?”
      “你召唤出了冰雨?什么时候?”方锐惊讶状。
      “有这一回事?”
      “怎么你们都没看见吗!”黄少天叫道。
      “根据我自己的情况,初步判定想在幻境中召唤武器,需要有意识的联想,和极其剧烈的情绪,强烈的感情波动是可以影响幻境本身的。”王杰希冷静地说,“我失败应该是情绪还不够强,或者说来不及上升到足够的强度。”
      “张新杰那下太厉害了,我怀疑在那种程度的爆发下,没有人的情绪能不被淹没。”他微微叹息了一声。


      “世界末日……还不够强?”半晌,张佳乐说。
      “不一样。”喻文州开口,“我们认定那是个幻境,崩塌又太突然,所有人恐怕都没反应过来,不会真正和末日啊死亡啊联在一起想。只有张新杰,哪怕再小的可能性,他也会认真去对待。”
      一阵沉默。
      “……像做梦。”周泽楷低声说,“所有的事。”
      这一句说进了每个人心坎里,有人不禁跟着狂点头。说真的,他们这些人再热爱游戏,也就是把游戏当事业当生活重心,虚拟和现实可是分得清清楚楚的,也不会幻想自己穿越到角色身上体验一下各色技能的酷霸狂炫拽。这二次元入侵三次元,尽管是在一个不明觉厉的幻觉空间,感觉也太过奇诡了。


      “那个幻境还存在吗?”肖时钦问了另一个问题,“张新杰是把整个幻境都毁了,还是说我们出来后就恢复原样,时间依然正常流逝?那两个孩子呢?”
      他的目光凑巧和孙翔碰上,后者一愣,条件反射移开了视线。
      几个人往岩壁上手印的位置望去,当然是一片漆黑。唐昊挑出个还剩有电的手电筒,光柱朝那里照了一下,简短地说:“手印还在。”
      “那好,我们需要尽快确认的事情有两件。”叶修说,“出来几个人,跟我一起回中央石洞通道那边看看,按照幻境里所见的,我们进洞后碰见的第一个手印应该是个秘密门户,需要手势密码……先不管这么多年过去还能不能行,总归要试一试,说不定能带我们回到那个有竹林水池和拱辰楼的空间。”
      “你是说那个空……那片地方在山洞里真实存在?”
      “很有可能。”王杰希说,“虚空造物,凭空弄出一块地盘,我认为这只会出现在小说里。而如果山洞中本来就有这片区域,只是被特殊的手段隐藏了起来,甚至青石路原本就不是一条而是两条,只是我们的感官被扰乱,正常情况下无法发现另一条路,这样合乎逻辑得多。”
      “你现在还保留着逻辑呐?”方锐感慨。
      “再荒诞的事实都必然有其内在逻辑,特异功能或幻术都有它的极限,不可能完全脱离现实。”王杰希不为所动。


      “有道理。”喻文州表态支持,侧头问肖时钦:“你看呢?”
      “先实地探测一下再说吧。”肖时钦比较谨慎,“我那时正好发作……呃不是,总之我没顾得上记那小姑娘的手势,谁还记得她的动作顺序?”
      不止一个人悄悄将南方开启“门户”的一幕录了视频,但如他们所想,幻境里的视频并不能在现实的手机中找到,幸好职业选手天生对手形的快速变幻十分敏感,幻境中靠着复习视频,把那一串手势硬记了下来。
      “虽然记下来,在那边就只有你能打开,在这边别人来估计也没用,还是要靠你。”黄少天拍了拍叶修的肩膀,“重任在肩啊叶修同志!至于我,就勉为其难担下另一个重任,回到幻境去探探底细,看那个世界是不是毁灭了,老子的冰雨成没成传世神器——张新杰那小子真是的,我刚召唤出剑还没捂热,他就一个大招全灭,牧师敢有这技能还不得上天啊?”
      “你怎么回去?”唐昊质疑。
      黄少天看白痴似的看他一眼:“再摸一次手印呀!”


      叶修确实也是这个意思,莫名其妙出了幻境,事情却不能莫名其妙算了,总得摸清一点幻境运转的规律,退一万步说,在食物彻底告罄的时候他们还可以躲进那里面去。不管是不是心理作用,在幻境中吃过东西真能大幅缓解饥饿感,胃里火烧火燎的感觉淡了许多。
      然而这话又不好开口,谁知道经过那一番天翻地覆,幻境里是什么样子?万一进去就挂了……他们实在不确定死亡是不是脱离幻境的一种方式,托张新杰的福,没有人来得及在幻境真正经历死亡,也就不知道在那里死去的后果如何。
      被山蚂蟥咬流血,现实中腿上会有印子,孙翔被蛇咬了一口,手臂上也留有对应的红痕,那死亡呢?也会折中反映在身体上?重伤或变植物人?
      这些问题想一想还挺毛骨悚然,换了三四天前,叶修大概犹豫一下就放弃了,不会让别人去冒险。但是到了这个生死存亡的关头,不豁出命去拼,他们只怕也多活不了几日。


      “所以啊!”黄少天说。
      “所以啥?”
      “所以,就我一个人去就够了。”黄少天指节敲着地面,皱着眉像在思考,“我好像知道窍门了,只要不是一进去秒杀,我有把握凭自己的力量脱离幻境。这么多人中只有我一个进去了两次,又离开了两次,成功弄出冰雨时就觉得摸到了点门路,这次正好验证验证。”
      “你摸到了什么门路?”张佳乐好奇。
      “不可说,不可说。”黄少天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反正就是和情绪的爆发有关,大不了给自己制造绝境,懂吗?不懂吧?张新杰应该会懂,王杰希……咳,看他有没有说谎了,这就是一种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等你们这帮菜鸟学会召唤装备,大概就能懂那么一丝丝了吧!”
      众人齐齐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事不宜迟,大家都在生命线上与时间赛跑,没有过多的伤感用于暂别。叶修看了看黄少天,比往常看得更仔细一些,问道:“我留两个人给你,你想要谁?”
      “蛇毒还没发作和可能复发的不行,剩下的随便挑。”叶修制止了黄少天要出口的反驳,“不光因为你,总得有人留下来照顾张新杰吧!对了,李轩也留下,要是幻境里还是原样没毁坏,你可以进去吃点啥,补充能量。”
      这句话建立在黄少天能如他所说平安回来的前提下,李轩脸上半分血色都没有,吐出一个字:“不。”
      头一次有人直接拒绝叶修的安排,没解释没转圜,就是硬邦邦的一个“不”字。叶修诧异地看他几眼,握了握掌中的手,李轩任他握着,再没出一声。


      “那就算了,他本来也留不下来,你昏头了吧,他的复发顺序排在队长后面。”黄少天说,“那我点名了啊,王杰希、周泽楷……靠,怎么那么像后宫翻牌子,一个大小眼一个无口,我还真是会挑人啊。”
      “你在我的后宫翻牌子,还挑拣?”叶修冷笑。
      “别废话了。”王杰希说。

      周泽楷默默站到一旁,山洞里安静下来,其他人都看向黄少天,像叶修一样认真盯着,生离死别的气氛一下子浓了起来。
      “我擦你们这什么眼神,我是要死了吗!”黄少天叫道。
      “走了走了。”叶修如常招呼,对黄少天张了张手,“来个爱的拥抱吧?”
      “滚滚滚!”黄少天骂骂咧咧,却是真的上前和他抱了一下,两个人都用了过大的力气,勒得彼此骨头发疼。松开双臂时几乎有种撕扯感,像从身上硬生生扯下一层皮肤。
      “队长他们留给你,你那边还不知什么状况,说不定要耗死脑细胞。”黄少天说,“一切小心。”


      从这里再回到中央石洞可是一段不短的路程,还要逆水潜过鳄鱼嘴岩石下的水洞,水性最好的周泽楷不在,大家都多了几分小心翼翼。穿过塌落的满地石块回到蝙蝠洞,一片片蝙蝠被惊飞,往人脸上乱扑乱撞,蝠粪的气味重得令人恶心,众人都捂住了口鼻。
      “我说现在几点啊?是白天吗?”方锐瓮声瓮气地说,“蝙蝠貌似是昼伏夜出的生物?”
      不到关键时刻,按亮手机看时间都显得奢侈,队伍里只有一前一后两个人打着手电。喻文州想了想,说道:“不是吧,我认为已经入夜了,蝙蝠一般是清晨和傍晚出来觅食,真到夜里都挂在树上……洞里。”
      “这一天过得可真长。”张佳乐嘀咕。
      “谁说不是呢?”
      从幻境中出来的人都有点时间错乱,在那边待了一天不到,这边只过了两个多小时,一来一回一折腾,一个白天又过去了。众人默默无言地想着心事,回到绳梯垂下来的地方,李轩突然开口。
      “只过了两个多小时?”
      “你自己留守,你不知道?”唐昊说。
      “不知道。”
      唐昊还要再说,叶修拉了他一下,神情难得的严肃。


      黄少天把手按上手印时倒没做心理建设,这种时刻不能多想,一想就完了。周泽楷盖了件外衣在张新杰身上,目不转睛地盯着黄少天。像以前触碰手印时一样,他的身体脱线木偶般软下去,被王杰希扶住,轻轻放到一边。
      并不意外。
      再次看到似曾相识的山麓风景,黄少天心神一松,但并没有太过吃惊。别人都以为他是拿命冒险,只有黄少天自己心里隐隐有种感应,仿佛那个世界一定在等他,一定不会因为一次天地剧变而毁灭消失。
      自从主动召唤出冰雨,这个幻境就像是和他有了那么一丝牵连。直觉的事很难说清楚,一如他没办法向人解释,夜雨声烦是怎么在纷繁复杂的局面下一次次捕捉到机会,绽放出惊艳的一瞬风华。


      没膝深的长草蹭得小腿发痒,笼着一层金黄彤红的光。天没下雨,薄阴的天空斜坠着不相称的太阳,天是凉的,日头是暖的,浅浅的灰浸着融融的红,空气湿湿沥沥,草上一窜而过的风带着漉漉的潮意,把人的眉睫都打湿了。
      与最初同样的场景,同样的黄昏,林间传来同样的涛声。时光像被一只手静悄悄拨回原点,他们在这个世界留下的印迹一洗而空。
      林子里一群孩子笑闹着奔出,一个纤细的背影站在外围,头上包着一条青色手帕状的布,乌黑的辫子垂在脑后。

      她忽然回过头,在这山间的薄暮下,一地长草里,黄少天又看见了南方。



      tbc



评论(59)

热度(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