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all]是童话就该有个好结局(57)下

      57


      区别对待?

      他当然不会,孙翔冷冷地想,不说另一段记忆中,在世邀赛这样的荣耀至高舞台上,叶修都没做出凭借领队身份关照熟人打压异己的行动,只看这几天,无论食物分配、任务分发还是开会讨论,他对待自己没有任何特殊,连自己的心情也没有忽视。

      是因为自己改变了吗?像他说的,努力和改变不会被无视,当自己逐渐把一切当作是荣耀而不是炫耀,逐渐成为真正配得上一叶之秋的选手,叶修的态度也自然而然改变了?

      改变到如果有一个契机,他离开H市前最后一次站在兴欣网吧对面,盯着那扇门,那个人就会……


      叶修是无意中发现孙翔一直没走的。

      抽一支烟的工夫很短,不过两三分钟,等一支烟的时间却很长,抢到一个BOSS或完成一个阶段的训练,叶修才会走到门外吞云吐雾。挑落嘉世杀入联盟,这个夏天的兴欣踌躇满志,网吧二楼还在装修,训练时大家围坐在一起,叶修和魏琛这唯二的烟民只能躲出去解烟瘾。

      外面刚下过一场豪雨,轻薄的水气如烟似云浮在车灯前,一辆辆车掠过,像一团亮雾被切割成无数股烟,浅浅地扰着城市的呼吸。路灯下一道人影映在地上,被路肩石折了两折。

      隔着一条马路,直线距离并没多远,没远到认不出那张脸的地步。孙翔垂头靠着路灯柱,身上一件白T恤像是半透明的,中间一大块粘着脊背,风吹着下摆一鼓一荡。

      叶修渐渐皱起了眉头。


      抽完第四根烟他没有回网吧,烟头一扔等起了信号灯。穿过斑马线时恰看到一辆电动车擦着孙翔驶过,后者一闪,脚步竟然有些踉跄。

      这个距离已经能看清许多事情,例如那件白T恤完全是湿透的,不像汗水,更像方才淋了雨。再比如亮得不像话的眼睛,脸颊的潮红,以及空气中飘来的淡淡酒味。

      叶修回网吧拿了苏沐橙手机,给陶轩拨过去,提示无法接通,想起前两天似乎有嘉世老板陶轩在景区旅游散心的报道,又打给肖时钦。那边倒是很快接通了,肖时钦人却不在H市。

      “回家歇两天……”肖时钦的声音听着就有股低落。

      挑战赛输给兴欣,对他的打击只怕不输孙翔,没什么心情跟叶修寒暄是一定的,胡乱聊几句就挂断了电话。叶修在通讯录里翻了翻,没有崔立的电话。

      他带上上林苑的钥匙,拿了件长袖外套出门。


      神志尚在的醉鬼比醉成一滩烂泥的人更难对付,孙翔以实际行动全方位无死角诠释了驴脾气:牵着不走,打着倒退。叶修费了大劲把他塞进出租车后座,还没抽身,这厢哇的一声,坐垫布套和他的袖子就遭了殃。

      少不了一番道歉和遭人白眼,又多掏了几十块钱充作清洁费。其实兴欣网吧到上林苑也就几步路,要不是不想扛着人走,叶修也不至于还要打车。

      夏季转会窗开启后,战队选手和训练营的学员都回了家,嘉世大门紧锁,等待着被肢解出售的命运,楼里早就空了。孙翔这时候还在这里,不是不令人意外的。


      上林苑的卧室在二楼,半拖半抱把一个成年人弄上去,夏天晚上又热,叶修也是出了一身汗。孙翔的头靠在他颈窝,沉沉吐着气,折腾累了很安静的样子。

      “不是宾馆。”

      突然听到这一句,叶修一侧头,与一双睁得极大的眼睛对上,瞳仁极黑,亮得吓人。孙翔扳过他的脸,一字一句认认真真说道:“这不是我住的宾馆。”

      “你住哪?”

      “墙的颜色不对……”说着人就朝下溜。

      叶修快手快脚架着他往房间拖,脖子一热,几点水顺着就流了下去。扭头看之前他做好了被恶心到的准备,却愣了一下——他从没见过一个人在这么短的时间从面无表情到泪流满面。


      当年和苏家兄妹一道住在小巷骑楼里,见过不少醉汉发酒疯,光着膀子嚎啕大哭,动静震天响,孙翔却是一声不吭只流泪,哭了一会又自己笑了两声。叶修明智地不去理他,往下脱那件湿透的T恤时孙翔攥住了他的手腕,手指收紧。

      “我要去轮回了。”

      他自顾自说着,嘴角向上勾,眼睛里杀气腾腾。

      “正式比赛里,打败你……嗝。”

      一股酒气冲上,他跌跌撞撞地扑到卫生间去吐,不久前吐过一回,这回不知怎么就吐不大出来。叶修见他难受得不行,跟着过来,拍背喂水忙了一阵,找了件自己的短袖给他。

      孙翔仍是抓着他的手腕,敏锐地感受到这人不大高兴,有个往后挣脱的力度,他便得寸进尺地抓得更紧。“我要去轮回了。”同样的话又说了一遍。

      “我知道了。”叶修说,“轮回很好,很适合你,继续加油。”


      “你是不是,很惊讶……还有队伍要我?”床上的人躺下也不安分,叶修怕他淋雨着凉没敢开空调,屋里有些热,汗珠自鼻尖上一个劲沁出来,莫名心浮气躁,“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这种话没有回答的意义,对着一个不清醒的人,说什么都只会纠缠不清。叶修把他的手塞回毛巾被里,触了下他的额头,没有发热的迹象,准备起身走人。

      变故就在这一秒突生。叶修后来回想,搞不明白自己彼时是搭错了哪根神经,竟然在孙翔发疯的第一时间没有推开他。那个人扑过来的姿态太过决然和猛烈,仿佛在悬崖半空抓一根绳索,他一时忘了躲闪,反应过来胸口就死沉死沉的压着一个人。孙翔喘着气支着自己的额头,撑在床上的小臂颤抖着,喉结滚动,一滴汗珠从其上滑过,沿着锁骨的线条融化在温热的皮肤上。

      “你是……叶修。”


      潜意识内警铃大作,那双眼睛太过黑亮炽热,至深处透射出一股惶然的热切,近于绝望。叶修心中咯噔一下,好像某扇隐秘的门被开启,影影绰绰有了个十分荒唐的猜想,又觉得不可能。

      始作俑者头一歪,毫无预兆栽到他肩上,起了呼噜。闭合的眼睫将那点亮光盖下,一线水迹被挤出来,擦在眼周一圈,竟也是热的。

      叶修三两下脱开身,将那颗脑袋扔到枕头上,被子拉好。离开前手在他眼角擦了一下,自己也不明所以。

      他把房间窗户开到最大,靠窗抽完了一整支烟,才关门下楼。


      酒精常常会将某一瞬的感觉放大化,甚或经由感官刺激,诱导着大脑做出某方面错误的判断,继而行为越界言语失措。嘉世三连冠那年,庆功宴上老陶喝高了,抱着桌脚痛哭流涕,叶修一杯酒下去人事不省,事后听吴雪峰说,一帮家伙喝嗨了一人一脚,硬把包间门踹出一个大洞,集体从洞里爬出去回的家。

      有这样群魔乱舞的例子在先,孙翔这个算不得闹酒,不值得一记。理性如此说,感性也遵循着理性的指引前行,叶修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在命运的无数分叉线上,有一个他要把这段回忆从尘封的角落扫出来,擦洗透亮,让自己从中汲取成分……与理性背道而驰的成分。

      眼前这双眼睛,青涩所剩无几,也失去了黑亮炽热的光,与之对视竟有种淡淡的陌生。


      不能简单说时间改变一个人,孙翔经历的是整个人都打碎了再换骨重生般的蜕变,或许经年以后,他会承认当年某个人打碎了他,也成就了他,但现在的孙翔,离对自己承认这一点也还差了一个自尊的距离。

      叶修忽然明白,他最渴望听的话是什么,他最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

      那甚至比蜕变过程中自然生发的悸动更加重要。


      “你还记得在嘉世会议室,对,下雪那天……”叶修说,“你从我手里接过账号卡之后,说了什么?”

      孙翔全身一僵,手下意识贴着衣兜,银白色的卡片静静待在那里,不止一次给他带来安心。可是这一秒,卡片上火烫的灼感传过来,像要隔着薄薄的布料烧穿他的指尖。

      “我,”他吞咽了一下,“我说你的手抖成这个样子,这样的手怎么能发挥出斗神的实力……”

      他没有权利避重就轻,他逼着自己说出口。

      “不是,下面一句。”

      “荣耀职业联盟第一陪练非你莫属……”

      他的语气几乎含了一丝绝望。

      “太往下了,再上面一句。”

      “我……会让斗神的名号再度响彻整个荣耀的?”孙翔迟疑着说。


      “你认为你做到了吗?”叶修问。

      “我——”孙翔彻底混乱了,情绪冲突得太剧烈,脑海里只剩一片空白。他不清楚叶修想让他说什么,也不清楚自己想说什么,承诺,辩解,道歉,起誓,一切的一切随胸腔中的热流涌到喉咙口,反而把声带堵住。

      “我在做,”他最终只挤出一句话,“我会努力做到,拼尽全力做到……我保证。”

      “那么,继续加油了。”叶修微微笑道。


      他明明没有在那一天走出兴欣网吧,遇到那一刻的他,也让他见识到自己的另外一面。

      他明明没有经历那个契机,由那个契机而衍生出的,他们之间的种种,对他而言只不过是命运的另一种可能,存在于互通的回忆里。

      可他知道那个雪夜,那个刻薄丑陋的剪影并非自己的全部,他知道做出那样翻天覆地的转变,其间要付出何等的心血与觉悟。

      他知道的,孙翔想,他都知道。



      tbc

——————

最近三次元修罗场,等我回评论

下章【】预警


评论(38)

热度(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