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王]魔法少女(1)


性转。OOC。天雷。狗血。可能有BG肉。慎入!!!

不要拉黑我不要拉黑我

我的手不听使唤了(惊恐

——————————————


      1



      《魔术师首次缺席比赛,微草风云突变?!》

      《离奇失踪?微草内部人士曝王杰希失联超一周》

      《后魔术师时代:昔日冠军队将何去何从?》

      ……

      叶修放下手中的电子竞技周报,拇指从烟盒里顶出一根烟,点上。

      袅袅的烟雾飘散在训练室里,几名身着嘉世队服的年轻人都皱了皱眉,脸上露出不忿之色。一个人阴阳怪气地道:“虽然不是训练时间,有人仗着资格老,就开始钻规章空子喽!”

      “是啊是啊,训练室禁烟是明摆着的嘛。”

      “有人就是这样,只会严格要求别人,从来不知道以身作则四个字怎么写。”

      吱嘎一声,椅子摩擦地面的刺耳声响吓了几个人一跳,角落里站起一个长头发的姑娘,一眼也不向他们扫,径直走到叶修身边。

      长长的秀发与队服宽大的下摆随她的走动荡出圆弧,苏沐橙青春靓丽的身姿始终是嘉世队内的一道风景线,动辄成为目光的焦点。可惜这姑娘面对他们向来不假辞色,几名队员也只能按下内心的不忿。


      “还没有消息吗?”苏沐橙问。

      她的神态比方才窝在训练室一角时鲜活得多,下唇微微抿着,语气里也有几分怅然。叶修瞥了眼桌面上的荣耀职业选手群,最开始爆出这个新闻,大家都以为是记者大惊小怪搞出了乌龙,选手群和微博热闹了好一阵,熟一点的各种艾特王杰希,小窗的八卦的打趣的,嘻嘻哈哈不当回事,为此微草的袁柏清和刘小别还跟黄少天吵了一架,到现在已经没人敢开玩笑了,偶尔的讨论都带着担忧。

      苏沐橙在女选手群也没少安慰柳非,离了王杰希,这些新生代的微草队员都有点六神无主的样子,上一轮对阵玄奇,冠军队微草竟然被垫底弱旅玄奇屠了个8:2,难怪各大媒体纷纷炒作“微草何去何从”的话题。

      要说缺了王杰希,微草就凑不出一套强度足够的首发阵容那是扯淡,邓复升李亦辉两位全明星选手还在呢,队内另一名魔道学者的操作者高英杰虽是个新人,尚未在正式比赛中出过场,但一直有天才之名,无论从哪方面看,微草都不该像这样失了魂般一溃千里。


      “没有。”叶修摇头,“QQ不上,消息不回,微草那边好像下了封口令,至今对外也没个说法,可能他们自己都没统一意见。”

      “这到底是去哪了呀?电话也不通,一个大活人。”苏沐橙说,“不该啊!王杰希平时做事挺稳重的。”

      “是啊,就是这样大家才担心吧。”叶修说。

      他们跟王杰希算不上交情深厚,一个圈子的熟人,本来要是对方正常退役或者因故离开,两个人也就送上祝福,感慨几句,不会有什么多余的情绪反应。可眼下这情况,明显是出事了,人是不是平安都不好说。


      “方士谦那边怎么说?”苏沐橙问道,治疗之神退役时间尚短,有消息灵通的已找到他那里去了。

      “他能怎么说,一脸懵逼呗。”叶修把烟在烟灰缸边磕了磕,“搞不好他正在跳脚后悔,以为有王大眼顶着没事,冠军拿够了光荣退役,结果成了这么个烂摊子……啧啧,微草要真是从此没了王杰希,这赛季甚至以后更久,他们恐怕就不足为惧了。”

      “当家大神出问题,哪个战队都要焦头烂额一阵吧。”

      “王杰希之于微草,可绝不止是当家选手那么简单。灵魂人物,主心骨,擎天柱,怎么想他的重要性都不过分。”叶修淡淡地说,“这跟百花那时候还不一样,孙哲平走了,还有张佳乐,而现在的微草……”

      他没说下去,现在的微草,只怕短期内根本不可能有能替代王杰希的人出现。


      “不管怎么样,”许久之后,苏沐橙的话在寂静中溅起了涟漪,“人没事是最重要的,希望他能平安归来吧。”

      “你说得对,”叶修叹息一声,“希望他能平安。”


      叶修的预言很快应验了,本周六荣耀联赛第十六轮,微草主场迎战嘉世,八赛季开始就一路疲软的嘉世难得雄起一回,个人赛三场两胜,擂台赛不慎落败,团队赛历经波折后竟然又艰难胜出,着实令随队而来的一众客队粉丝兴奋不已。

      两连败后微草情势不妙,从积分榜榜首的位置跌了下来,被蓝雨反超,嘉世则是排名上升了一位,从降级区脱离出来。然而这一场胜利还不足以为队伍正名,不少懂点门道的人暗暗嘀咕,打一个群龙无首溃不成军的微草都一波三折,赢得这么艰辛,嘉世这战斗力,实在也让人不放心啊?

      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队长叶秋是否水平下滑、难当重任等老问题又被记者们拎出来轮,副队长刘皓接过话筒侃侃而谈,不时用惋惜的口气委婉分辨,又暗示队伍确实受到了队长水平下降的影响。微草出席发布会的是副队长邓复升和柔道选手李亦辉,两人面无表情,无视了众记者对王杰希下落的追问,只含糊表示微草会走出当下的困境,请支持者们多给予一点时间。

      叶修自己一如往常没有露面,从比赛席出来后就在附近溜达着,场馆外面也是安有转播的LED大屏幕的,聚了几大堆没买到现场票的人群。叶修从选手通道出来,见路旁挂着彩色串灯的树下,一个姑娘背对着他,正仰头盯着大屏幕。


      这姑娘瘦瘦高高的,目测登上一双高跟鞋就能与叶修平视,叶修会注意到她,一是她站在人群之外,姿态偏又极为专注,比赛结束后的新闻采访很少有人认真去看,早就三三两两彼此说笑开了,她却看得目不转睛;二是……直觉作祟,他总觉得这姑娘有几丝莫名的眼熟,不像素未谋面。

      也许是常年跟队看比赛的资深粉丝吧,这次没买到票。他想。

      “高英杰作为未来的王杰希接班人,哦,这个未来也许比预想的早了许多,本场比赛头一次出场,表现却不尽如人意,请问你们对此怎么看?”一个记者起身提问,屏幕立即分成两半,一半给了台上的邓复升,另一半回放起赛后列队握手时高英杰面色苍白眼眶通红的画面。

      

      “太仓促了……”叶修听到那姑娘深深叹了一口气。

      记者的问题一出口,她的眉头便蹙了起来,凝望邓复升时一直没有松开。那目光相当特异,不像是一个粉丝应有的忧虑,仿佛含着些微的责备,对邓复升有些不满似的。

      “什么仓促?”叶修饶有兴趣地接口。

      马上他就被盯了一眼,双方都吃了一惊,叶修吃惊是因为这姑娘实在面熟,记忆里却没这个人。她远不算漂亮,容貌还有明显瑕疵,灯光下一只眼睛看上去比另一只大很多——说真的,王杰希长成这样也就算了,要是他有个妹妹也长成这样,叶修都要替他们的父母心疼一波,感叹一下这个遗传学杯具了。


      “英杰……那个魔道选手,明显还没有准备好,他的技术没有欠缺,欠缺的是信心,微草不该这么仓促派他上场的。”姑娘开了口,叶修慢半拍地反应过来,她的声音也给他一种熟悉感。

      “可能他们每个人都没有准备好,王杰希不在的影响太大了。”叶修说。

      “可能吧。”

      “这之后,王杰希回来前,微草真该好好想想要何去何从的问题,否则季后赛对他们都是一道坎。”叶修叹道。

      对方没有回答,望着大屏幕像是出了神。叶修从没见一个人的眼眸里有如此复杂深乱的情绪变幻,一双眼似乎都盛不下,一层层堆着压着到了要溢出的边缘,转瞬间又沉在了那层静水之下。这姑娘五官中最有瑕疵的是眼睛,最出彩的还是一双眼睛,纯神韵那个层面,比较虚,不亲眼见不足信。

      完全是凭着一股蛮不讲理福至心灵的直觉,他脱口而出了一句自己都觉得荒谬的话。

      “王杰希,是你吗?”


      直到两个人好容易在寒风中找到一家还营业的快餐店,姑娘毫不客气地埋头苦吃,干掉两盘子菜、两碗面条后,叶修还在试图相信这个世界是真的,自己既没有疯,自己的老对手兼朋友的灵魂也确实被束缚在这样一具相似的女性躯体中,而非两个人一起得了臆想症什么的。

      “其实吧,我还是觉得臆想症比较合理。”叶修做最后的挣扎,“要么是你女扮男装的技术炉火纯青,成功骗了联盟五六年,那什么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说明理论上是有可能的……”

      王杰希冷冷扫了他一眼。

      “不对,身高差得有点大,这说不过去。”叶修推翻自己的推论,“身份证也没法作假,奇了怪了,比赛这么紧张你上哪来的时间去泰国?”

      “还是老王同志,哦现在是女同志了,你来了个变性明志,不拿连冠就坚决不变回来?这觉悟,太犀利了吧。”叶修继续说。

      “你说的话自己信吗?”王杰希在进食间隙回了他一句。

      “不信。”叶修非常爽快。


      “那就别瞎猜了,最想知道原因的,应该是我本人。”王杰希缓了口气,端起粥碗又一气灌下大半碗。

      “你这是多久没好好吃东西了?”

      “不长,三天吧。”王杰希说,“跟你们想的不一样,我之前一直住在家里,不是失踪人口,只是最后没能让他们接受我。”

      叶修愣了一下。

      “等会再跟你说,”王杰希看到他的表情,笑了笑,“该激动的都激动过了,我也没那么惨,没遇上你也不会流落街头,放心。”


      同样的神态出现在性别迥异的两张脸上,带来的感觉确实异样,很难说究竟哪里不同,总之就是不一样。王杰希握筷子的那只手袖口向上挽了好几折,尤显得手腕纤细,叶修移开视线,至少从前他绝不会注意这个人的手腕是粗是细。

      以她(想到人称代词他还是会有雷感)现在的体型,这身衣服可以说极不合体,全然男性化且不说,过长的外套成了风衣,毛绒衫松松垮垮垂到大腿上,裤脚如袖口那样挽了几挽,只有一双运动鞋还算合脚。她的头发比身为男性时长了些,却也长得有限,发尾细碎地落在脖子里,额前也有几绺垂下来,总是被头发的主人不耐烦地拨开。

      显然,性别的转换没能让这个人重视起自己的外表,她甚至懒得维持一个正常女性的表象。


      叶修心底实际是不怎么放心的,就算王杰希表示,报失踪后她的银行卡是不能用了,但手头还有一些钱,没好好吃东西也不是因为缺钱,他也本能地不放心——某种意义上,能就这样放心的才是真的牛掰。

      王杰希不像有意来寻求帮助,幸好她也没有要离开的迹象,叶修和队里打了声招呼说晚点回去,想了想,干脆请了明天一天的假。领队崔立没说什么,他们如今几近无话可说,双方心知肚明,离另一只靴子掉下来已经不远了。

      “你们嘉世的团队问题还没解决?”王杰希问。

      “能解决早解决了。”叶修说,“别管我们了,现在是你的问题比较大,你打算怎么办?做个手术变回来?你这身高还凑合。”


      “再说吧,暂时不考虑。”王杰希答道。

      她靠在叶修房间的阳台上,窗子开了半扇,叶修给了她一支烟让她慢慢抽着。高层窗外的风一点点吸裹走屋子里的暖意,王杰希的头发和脸前的烟气都往后飘着,叶修皱了皱眉,打开暖风,又去把窗户拉上了一点。

      “性别问题不算最麻烦的,身份问题才是。”他也点上一根烟,“你这算成了黑户吧?去做手术都未必有医院敢收,工作什么的也是个问题,话说回来,你还打算回去打荣耀不?”

      “打荣耀?去哪?微草吗?”王杰希将烟灰顺着窗台磕下去,摇了摇头,“不可能的,身份问题解决了也不行。”

      “为什么不行?”

      “我这具身体,根据检测结果,骨龄是十八岁。”王杰希笑笑,“我去微草,是要去跟英杰竞争一下王不留行的归属?”


      叶修顿时也没词了,高英杰那孩子,首秀发挥得好不好另说,看操作是有天赋的,未来或许也有着跻身神级选手的潜力,但让他去和技术意识处在巅峰期的王杰希竞争……叶修都觉得残忍了点。

      “你干嘛要去做骨龄检测?”他换了个话题。

      “不只骨龄检测,本来还要做个DNA比对,包括亲子鉴定。”王杰希说,“我爸妈临时反悔了,大概是怕结果出来更无法接受吧。”

      “他们不相信你?”

      “没有那么简单。”王杰希说,“本来我妈有点信了,但坏就坏在有点信了,她的精神状况不太稳定,可能心理负担太重吧,后来出现了自言自语和短暂幻觉,我爸不敢让我在她身边再待下去了。现在全家人瞒着她,她以为我出国了,就这样。”


      “我没怪他们,别说他们,我自己都怀疑过我是不是精神正常,这些,”她在自己锁骨上抹了一下,“是我精神失常才会产生的幻觉。我买了几本心理书籍测试,得出答案应该不是。”

      叶修看着她,香烟的红点在她指间闪烁着,绰绰地映过下巴。

      “其实……我跟他们不是特别熟,尤其是我爸,以前一年也未必能见一回。”王杰希忽然说,“最熟的是我姥姥,前年去世了。你可能觉得家人之间怎么会互相认不出来,不过我真不知道几件家里的秘密事,没有太多证据可以证明,这也是我平时做得不够吧。”

      她一向不这么多话,叶修走近几步,反手在墙上按灭了烟。

      “换我自己来估计也证明不了,加上我弟弟差不多。”他说,“我离家出走十年了。”


      两个人在黑暗里面面相觑,阳台灯没开,只有卧室的壁灯泻落过来些光线,还有王杰希手中烟头的一星红光。也许彼此面目模糊反而是好事,谁也不习惯如此敞开,在这样的情境,这样的距离下如此突兀地敞开,心理上有种微妙的逆反,既做好了被追问的准备,隐隐又不希望对方深入发问。

      王杰希最终没有问,她微微挑起眉毛。

      而叶修不知为何更加清晰地认识到这个表情在男性与女性脸上的不同。


      “刚离开家的那几天,有一点像做梦。”王杰希说,“本来要忙的事不需要我忙了,好像也没有什么必须去做,碰到这具身体……”

      她突然拉过叶修的手,摸索着按上自己的肩头。

      “这样,偶尔还是会感觉不真实,像假的,周围的人事物都蒙在玻璃罩子里。”她说,“我不太有印象,就四处随便走走,都走到哪里了也不太记得,可能也错过了正常吃饭睡觉之类,没有被当作流浪人口送到收容所也是运气好。”

      她的手带着叶修的手慢慢下移,掌心下平滑的肌肤逐渐有了坟起的弧度,心脏在更深处撞击着肋骨的笼子。

      “后来,我看了场荣耀比赛,又看到你,觉得真实了不少。”她低声说,“醒过来了,活过来了……就是那种感觉吧。”


      她不全是“王杰希”。

      叶修也不清楚第一个跳上来的念头为什么是这个,因为王杰希不会说这样的话?不会做出这种举动?他认识的王杰希没有这样的经历,当然不会有这样的心理历程,他又对王杰希了解多少?

      人们总是习惯性把近于软弱与敞开的举动归类为女性化,强硬而无懈可击的姿态归类给男性化,好像人拥有着一个完全为性别左右的灵魂似的。可有时候,性别又确然决定着人看待某一个灵魂的方式,就如同叶修相信自己从未以这样的目光注视王杰希,在眼里赋予他这样的形象。


      “那你知道我是什么感觉吗?”叶修问道。

      “什么?”

      “你再不放手,我就想亲你了。”叶修说。



      tbc


评论(111)

热度(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