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王]魔法少女(4)

日常预警。

性转。OOC。天雷。狗血。可能有BG肉。慎入!!!

——————————

      4


      心理诊所算不上特别偏远,开了地图看路线,好巧不巧与酒店和机场形成一个大三角形。依王杰希的意思,看诊要耽搁多久也说不好,索性叶修把他送到地方就不要等了,免得晚上赶飞机时间紧。

      “人总要见一见的,都请人家帮忙了,过门不入也不是道理啊!”叶修苦笑。

      “你家的关系?”王杰希问。

      “嗯,我妈的朋友。”叶修看样子颇有几分无奈,叶秋特意找了这位,用心不可谓不深,至少叶修相信这事他家里很快就知道了。

      “那我去这一趟,不会导致你被家里抓回去吧?”王杰希确认着,听了叶修的离家出走史,她实在也无法做出什么评价,任性不负责任吗?确实是的,但这个行为的出发点,她又是无比理解与心有戚戚。

      每个职业选手背后多少都有一段故事,很少有全然美妙的,与至亲反复拉锯互伤的滋味,时过境迁也不是人人都能释怀。


      “你想多了,我虽然这些年一直在外面,和家里还是有联系的,他们也知道我在干什么,只是谈不拢没能达成一致而已。”叶修说。

      “韩文清周薪二十万,你就算比他低也低不到哪去,这都不够让你家里松口?”王杰希皱眉,显然也想到了叶修的家庭背景方面。

      叶修咳嗽一声。

      “王大眼我发现你今天和我八字犯冲,问的全是机密,哥的老底都快让你给揭完了。”他严肃地说,“男人的薪水和女人的三围一样,能随便问的吗?”

      “你的意思是,我告诉你三围,你就告诉我你的薪水?”王杰希不吃他这一套。很多电竞选手年薪的数字是公开的,这里面也有个签约长短续约前后的问题,高点低点都不丢人,谁还当机密一样捂着。


      叶修算是又领教了一把王杰希思维的特立独行,这人对自己的女性身份越来越坦然自若,他都忍不住怀疑这是个原装的妹子了。

      “说得好听,你的三围你自己知道么你?”

      王杰希真给他报了个数字。

      “还不错,前途可期。”叶修干巴巴地说,“剩下两围呢?”

      “不知道,下次试衣服时再看看。”王杰希说,看来内衣店之行的确长了不少奇怪的知识。

      “好吧,告诉你也无所谓,去把荣耀联赛刚开那年各队签的合同拿出来,差不多就是我的情况了。”叶修说,“再细的就不说了啊,丢人呐!”

      王杰希这下真的瞪大了眼睛,不认识了似的盯着他。

      

      她惊讶的表情在视觉效果上略搞笑,当事人却没心情和他玩笑,王杰希直接问道:“嘉世这么不厚道?”

      实际上更不客气的词汇都已涌到嘴边,三冠王的功臣,一手带队打下王朝的队长,居然被如此苛待,选手还没有与俱乐部闹翻,王杰希都要疑心嘉世是不是有什么黑道背景,而叶修其实是欠了高利贷被迫打工还债了。

      “咳,没你想的那么严重,嘉世在其他选手的薪资上还是比照联盟平均水准的,也不是他们不想换新合同,只是新合同肯定要就商业合作的条款重新约定,我不想接受罢了。”叶修说,“以前是不敢露面,怕被抓回去,后来我低调地默默打游戏,家里也就勉强当我不存在,要是我接广告,接代言,打商业赛,在他们面前各种晃来晃去……你以为他们的容忍力很强吗?”

      王杰希默然,她是知道前主席金成义还在任的那几年,联盟为说服叶修出镜,担当荣耀对外宣传的代言人有多么焦头烂额。当时还不解过,诚然自己也不喜欢过度曝光的生活,但这种宣传,这种树立招牌和大力推广,对促进电竞环境的整体繁荣十分有益,选手纵然不喜欢,也该有一定的责任意识。

      圈子里都在猜测叶秋究竟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这背后又有没有黑幕,原来答案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就算这样,也不是不能彼此妥协一下吧,至少你的贡献不能被否认,你们老板很有问题。”王杰希评论道。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妥协那必然也是努力过的,没办法,不是一路人。”叶修说,“不能创造商业价值的选手,在他的观念中也没有价值,磨来磨去,以前的情分就给磨没了,这种事大家都不想。”

      王杰希叹了口气,体会到叶修的心情,心里也不无感慨。商人,或者说俱乐部经营者看事物的眼光,毕竟与他们这些职业选手不同,很难指责这其中的对与错。哪怕是她,从前若不能为微草带来切实的商业效益,下场如何,那也不好说。


      “不给一个安慰的抱抱吗?”叶修笑道。

      “你在撩我?”

      “心里明白就好,这样说出来,多不好意思啊。”叶修说着,不见分毫不好意思的样子,“你不觉得从昨晚上起,咱俩就在互相撩?”

      “然后都撩失败了。”王杰希不留情地总结。

      “是啊,我的心都碎了。”叶修说。

      王杰希黑线,这人还玩上瘾了怎么着。

      闲话归闲话,谁也不敢轻视B市堵车的威力,打车怕遇上突发状况,两个人一路地铁坐过去。要是放在从前,王杰希少不了帽子围巾墨镜各种伪装,现在倒是清爽许多。

      地铁上被人多看了几眼,还听到一句气声的“你看那女生像不像王杰希”。王杰希暗暗用手肘戳了偷笑的叶修一下,壁挂电视里闪过微草代言的鼠标广告,她一言不发地看着。


      心理咨询结束得比王杰希想象的快一些,出来等候室的时候见叶修还在,正与一个最多十岁的男孩比赛玩节奏大师,连击音效一串串飘出来。两个人还幼稚无比地抢着果盘里的水果,男孩一手各抓一片西瓜,一口叼起了最后一个苹果,刚甩给叶修一个得意的眼神,后者淡定伸手,从他牙齿间拽出苹果,拿盘子边的水果刀把咬过的一块削掉,放进嘴里,咔嚓咔嚓。

      王杰希一瞬间有不想跟他打招呼的冲动,还是走了过去,那男孩把张成O形的嘴闭上,切了一声,捏着汁水淋漓的西瓜跑了出去。

      “跟小孩抢吃的,你也好意思。”她说,“你怎么没走?”

      “等你啊!”叶修三两口啃完苹果,站了起来,“走吧,送我去机场。”


      路上他们有一阵子没说话,王杰希下意识掩饰了那种微妙地松一口气的感觉,不清楚叶修是不是也有相似的反应。整个赛季都在飞来飞去,离别的氛围淡到几近于无,再好的朋友,互相送别都嫌多此一举。听到叶修这句话时,她心底竟有一丝庆幸滑过。

      为什么呢?不想和他分开?

      答案多半是肯定的,而不知为何有七八分把握叶修也是如此想,仅他这句话就可做证据。自己这边的原因不难猜,叶修应该要更复杂一些,出于对某个被一刀斩断与世界的连线,剥离人生重量的同类的本能同情及独占?性别因素在其中说不定也占了一部分,又或他对这份深陷的浩大孤独有切身感触,知道最可怖的孤独可以衍生出怎样黑暗的心绪……每个人在绝对意义上都是孤独的,生命的诸多时刻,人都被提醒自己自始至终是单独的个体,再多的陪伴也无法消弭这点,不存在真正的感同身受。

      但孤独与孤独依然是不一样的,姿态圆融的和敬清寂,与无所适从百无聊赖,与无以修补浇灌的枯竭状态,又是数种全然不同的心境。王杰希不确定叶修眼里自己属于哪一种。


      “医生怎么说?”叶修打破了他们之间的安静。

      “不想说也无所谓。”他追了一句。

      “没什么不能说的,看得出专业水平很高。”王杰希说道,“他让我答了一份很琐碎的问卷,问话也挺有技巧,一直在旁敲侧击,感觉是想摸出我最真实的想法。”

      “这不挺好的?”

      “是挺好,但他认为我在最关键的问题上拒绝说实话,劝我要展开心扉。”王杰希苦笑了一下,叶修随她的目光看向那双细白的手腕,十指尖长,薄薄的手背上透出浅淡的青色脉络。

      这双手如今肉眼就能看出比他的要小,可以被他完全包裹在掌心。


      不用问都知道是哪个最关键的问题,被误会说谎的又是哪部分,无非这具女性的躯体太过浑然天成,正常人都不信它并非天生。叶修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王杰希抬眼看他,笑了一笑。

      “你怎么就能相信呢?”

      “这要怎么说,信任你更甚于自己的理智?泥马,这话怎么这么别扭。”叶修打了个寒噤,“就是一种直觉吧,那会我也以为我神经,本来想问你认不认识王杰希,话一出口就变那样了。”

      “是吗?我那时候本来也想否认的。”王杰希说。

      “怕丢脸?”

      “不是,没必要因为不是自己做的错事而觉得丢脸。”王杰希说得像在引用别人的句子似的,“我……算了。”


      她少有这样欲言又止,又或者还是不习惯过度的敞开,叶修把话题拉回来:“那医生给你什么建议?”

      “他认为我的情况比较特殊,不是单纯的性别认知障碍,与Autogynephilia,就是幻想变性性兴奋也有区别。建议不要轻易采取变性手术之类不可逆的方法,要征求监护人的意见,考虑各方因素,就算真的决定要做,也必须经过长期的心理评估和事后长期的心理治疗。”

      叶修差点喷了。

      “你这不是比较特殊,是极度特殊,太特殊了!搞不好全世界就这一个不科学的例子。”他浑身上下摸烟,“黄少天总说你有点神,你不会招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我现在倒是真有点信了。”王杰希一本正经。


      “弄个猪头去庙里拜拜?不对,你这该拜哪路神仙啊。”叶修瞎出主意,“就怕真是某种超自然的力量,魔法或诅咒什么的,本来还能变回来,你去做个手术,反而阴错阳差恢复不了了,这不乌龙么。”

      “是啊,这也是考虑之一。”王杰希说,“未必是魔法或诅咒,但一定是某种超自然的力量,我们对世界的认识还很浅。”

      候机大厅里响起有序的播报声,叶修看看时间,穿过人群去排队换登机牌。王杰希望向玻璃幕墙外,跑道直直伸出迎向天际线,刺耳的轰鸣声中,银色的巨鸟收起滑轮,在尽头往上一跃,没入蓝天里。

      而地上的人们总是被无数片这样的天空隔开。


      叶修拿完登机牌又回来找了她一趟,没有行李要打包,晚饭也在贵得要死的机场餐厅草草吃过,吃完饭还凑着王杰希的手机看了一期荣耀精彩赛段点评,其实这会并不剩什么话可说。他该帮的忙都帮过,心和力都尽到,按理说可以理直气壮地继续行程,把这段插曲丢在身后。没有谁该天经地义地介入谁的生命,尤其是对方没有开口邀请。

      想尽善尽美,可以回去借苏沐橙的手机给王杰希的新号码拨个电话,问她有没有申请新的QQ,有就加上。此后在繁忙的比赛间隙抽出空来敲她几下,问候,没营养的废话,偶尔关心,把他人怀念王杰希的发言截图给她。对方在网络那端是什么神情,全靠想象和揣测。

      他们会成为比而今关系更深一点的朋友。


      广播又一次重复着内容,提醒某某航班开始安检,叶修把随身的背包甩到肩上,回头看王杰希。

      “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走一步看一步吧,天无绝人之路。”王杰希说,“建个小号随便玩两场,研究下银武,也挺有趣的,正好把过去没空实践的几个想法实践一下。”

      “你身上还剩多少钱?这可不是打肿脸充胖子的时候。”叶修问着。

      “够用了,比你离家出走那会强点吧!”王杰希说。

      “堂堂一大神,和一离家出走的少年比,你好意思吗?”叶修说,“强点是强多少,只强一点的话,你混得也太惨了点。”

      “放心,饿不死。”王杰希的回应依旧淡淡的,“游戏能赚钱的地方不少,技术摆在那里,总能混碗饭吃,这个你应该比我清楚。”


      似乎真的不剩什么话可说,最后一点水分也被挤干,王杰希没有起身和他拥抱的意思,昏暗房间里那些灼热的对视与呼吸都像一场太阳下的幻梦。叶修经过安检口,没来由地往回又看了一眼,光可鉴人的地面映出王杰希的影子,细细一条,她垂下头盯着,目光毫无焦距地在大理石面细碎的光斑间浮动。

      游移的光斑忽而定住,视线里出现了一双腿,再往上还是那张脸,那个人。叶修不知是不是一路小跑回来的,额角有一点汗意。

      “你会开车不会?”

      “会……”王杰希一怔。


      “能开夜车不?算了用不着问,除了一个张新杰,我们这些人熬夜能力大概都是满点。”叶修自说自话,“你驾照用不了也没事,先拿叶秋那家伙的,遇上检查我就坐驾驶位。”

      他伸手拿过王杰希的手机,熟练地拉起她右手大拇指,对上锁屏键,解锁后拨出一串号码。

      王杰希的心脏迅疾而猛烈地跳了一下。

      “还是问你一句好了,”叶修说,“你要不要跟我走?”



      tbc


评论(94)

热度(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