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王]魔法少女(5)

日常预警。

性转。OOC。天雷。狗血。可能有BG肉。慎入!!!

第一遍发时不慎错打了叶喻tag,向被打扰到的姑娘们致歉

————————————

      5


      H市。嘉世战队。

      下午训练结束,苏沐橙从座位上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她身边嘉世的拳法家选手申建脸色不太好看,职业战队的训练,上午会用专业软件做些手速、操作、选位类的基础练习,下午通常就是利用地图进行实战演练与分组对抗,刚结束的对抗赛里,他的拳法家可是被苏沐橙的枪炮师轰炸得狼狈万分,不知是不是错觉,申建总觉得苏沐橙这女人是在追着他炸,故意要给他难堪。

      自己最近得罪过她吗?还是队内排挤叶秋又让她看不顺眼了?

      苏沐橙这等级别的美女,放在哪个雄性多的环境里都是众星捧月的存在,申建也不可避免地对苏沐橙抱持过好感,可很快就放弃了。这姑娘奉行一条简单原则:谁对叶秋不好,她就白眼对谁。

      眼看苏沐橙又是和叶秋有说有笑地离开,申建无趣地拍了拍关系不错的副队长刘皓,开始分享八卦:“你看见没?队长好像带了个妹子回来。”


      “人都走了还叫队长,叫个屁,你崇拜他啊?”训练室里一阵嘲笑。

      “我……这不是叫顺口了嘛!”申建辩解着,“就今天上午,他不是迟到了一会?好像带着妹子往他房间去了,我上楼送报告时看到的,千真万确。”

      “真的?”

      “我靠小看他了,这货艳福不浅啊!”

      这还真是个够劲爆的八卦,叶秋在职业圈这么多年,啥时候传出过绯闻?就是有段时间官方拿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这对最佳搭档炒暧昧,嘉世这些队员也是知道实情的,苏沐橙和叶秋亲近归亲近,从来都不是那种关系。

      “你说,我们要不要……”心眼多的人已经想到了其他方面。

      牧师选手张家兴眉头微皱,起身离开了训练室,队友和叶秋的矛盾他一向置身事外,两不相帮。治疗的地位相对超然,只要这小子不去多嘴多舌,刘皓等人也不想费事管他。


      “别多事,自甘堕落是他的事,哪怕叶秋找了小姐呢,这个紧要关头,别给队伍添麻烦。”刘皓训斥道,随即神神秘秘地压低声音,“内部消息,叶秋蹦跶不了多久了,上面有意要换掉他,所以我说,先别节外生枝。”

      几个人暗暗点头,怪不得刘皓如此反常,平常这家伙巴不得挑出叶修身上的丁点错处,这么一个把柄送到手里,不好好利用一番都对不起他私下煽风点火的那股劲,原来是绊脚石快要搬开了,没必要再花手段对付。

      “可算是要走了,他一训人老子就浑身不得劲,嚣张个毛。”

      “还当自己多大个神,没见老板都不待见?”

      “皓哥消息灵通,给兄弟们透个信呗,这是哪尊神要驾临嘉世啊?”元素法师选手贺铭问。

      “还没敲定呢,我也就是随便听说的。”刘皓的口气特意轻描淡写,“听说是越云的孙翔,已经改练战法了,明面上还不能公布,你们嘴都严实点。”


      “那妹子谁啊?认识的人?不会真是小姐吧?”重头戏过去,还有锲而不舍关注八卦的,嘉世的预备梯队和训练营不乏女学员,要是熟人那八成是误会。

      “长得漂亮不?”

      “不认识,谁知道。”申建做了一个猥琐的表情,“没看到正脸,反正腿挺长。”


      王杰希确实累得够呛,叶修和苏沐橙拿钥匙开门进来都没醒。十几个小时的车程,只在服务区休息过三次,车到长深高速她就有点睁不开眼,叶修拿她的手机放了个题曰《BOSS!百万荣耀BOSS过大江》的搞笑视频,靠此起彼伏的BOSS怒吼声给驾驶员提神。

      依她本意,是想在附近找家宾馆再睡,困倦一上来也就懒得顾那么多。

      “这是?”苏沐橙反手关上门,看见叶修床上呼吸均匀的姑娘,也吓了一跳。

      “呃……王杰希?”叶修说。

      “开什么玩笑!”苏沐橙叫道。

      “不骗你,真是王杰希。”叶修头疼,“要不你去扒她眼皮看看是不是大小眼?”

      “……”这特么是结仇吧。

      “或者等她醒过来你们去切磋两盘也行。”叶修说。

      “真是王杰希啊?”苏沐橙围着床头绕了一圈,似乎很想揭开被子上手,满脸不可思议,“他怎么是女的?整容还是变性?等等,声音隐瞒不过去啊,他还装了变声器?是不是还塞了个枣核当喉结什么的,对了,人皮面具!这个可以解释脸不太一样。”

      叶修给她发散的想象力跪了,“你都瞎看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电视剧?”

      “武侠剧不都这么演的嘛!”苏沐橙说,“我可以摸摸吗?”

      “不可以。”叶修把她的手挡回去。

      “好玩呀!”

      “对他来说可一点也不好玩。”叶修说,“这不是女扮男装穿帮那样欢乐的事,很难相信,没有科学的解释,但以前那个王杰希真的是男的,我和他一起上过厕所。这个也的确就是王杰希,女的。”


      苏沐橙收了笑容,叶修的态度相当慎重严肃,还去反锁了门,一旦他摆出这副样子,苏沐橙总是很快就认真起来。

      “再说,真费这么大力气装成男的,怎么也得去做间谍窃取情报,骗婚骗财什么的吧,就为了当个游戏选手,那不是有病是什么?弱爆了啊!”叶修说。

      “我听见了。”王杰希冷冷道,眼睛也不睁,卷起被子蒙住了头。

      “噗。”苏沐橙没忍住,小小笑了一声。

      王杰希瞬间就把被子拉下去了,她真的是听到叶修这一句才醒,脑子没转过来,没意识到叶修是在对第三个人说话。

      这下气氛略尴尬,苏沐橙和王杰希大眼瞪小眼……大小眼,终归还是后者比较冷静成熟,笑了笑权作招呼。因为拿不准叶修怎么介绍自己的,她很谨慎地没开口。


      “睡醒了?先吃饭,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随便打包了点。”叶修说,一指桌上的两个饭盒,“还困的话吃完再睡。”

      王杰希点点头,掀被子准备穿衣服时一僵,陷入了三秒钟的混乱:到底该让苏沐橙回避,还是让叶修回避一下?

      “你去卫生间吧。”叶修推了推苏沐橙。

      王杰希松了口气,身体再是女性,当着苏沐橙换衣服那还是太……太太太接受不能了,陌生人反而要轻松得多。王杰希怀疑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去公共浴室或更衣间,假如她当真悲催到一辈子变不回来的话。


      “帮我一下,后面不好扣。”王杰希说。

      “女人还挺麻烦的。”叶修感叹,他也是第一次接触bra这玩意,略琢磨了下才上手,“还没学会?总不能以后都我来吧。”

      这话就有点让人想多了,王杰希没接话梗。

      “自己也行,就是慢点。”

      叶修没多说什么,无师自通帮她把肩带松了松,单看腰背,这姑娘是很好看的,蝴蝶骨的形状分明,腰那里细细一收,沉下去一个浅窝,线条修长纤柔得恰到好处。王杰希这人毛发不重,性别转换后似乎就更轻,感官上没给人什么雷感,以至于这段背部入眼竟稍稍带了一丝冲击性,激起些微颤栗的新奇。

      叶修飞快绕到她前面,盯着她脸看了一眼。

      “很好,世界正常了,就这样才对。”他满意道。


      “神经。”也曾是男人,多少猜出点叶修心理的王杰希异常无语。

      虽然有所猜测,意外地她并没有感到尴尬,倒是揶揄的心思涌上来。要是在场的换了别人呢?王杰希短暂思考了一下,大概还是会尴尬,这不是交情到没到位的问题,是有没有破罐子破摔过的问题。

      “看够了没,感觉如何?”坐下开吃,她冷不丁冒出一句。

      “你确定要听实话?”

      “你说。”

      “那句话怎么说的,看背影急煞千军万马,转回头吓退百万雄师,就这个感觉吧。”叶修诚实以答。

      “……”


      苏沐橙出来时王杰希面前的饭菜已下去一小半,当久了队长大多都这样,吃饭贼快,被催命似的。叶修又点了根烟,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人抢菜。

      “换完了呀……”苏沐橙拖长尾音,语气略失望。

      “敢情你还想围观啊?”两位大神都汗了。

      “所以说,真的是杰希大神?”苏沐橙歪着头把人上下打量一遍,瞧不出破绽,“我们之前还在为你担心呢,要不是他说,我一定不信。”

      “你想打一盘来验证验证吗?”王杰希问。

      “哈哈,不了,这事他不会拿来开玩笑。”苏沐橙指的是叶修,“会很不方便吧?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尽管说。”


      “暂时没有,谢谢关心。”王杰希客气地道谢。

      “哪会没有,你的衣服她能穿吗?来来先借几套,偏中性的那种。”叶修对苏沐橙说。

      “这得仔细挑,身高都不一样。”苏沐橙想了想,“你住哪里?我整出几件号码大的给你送吧,不合适的你再还我就是,样式不喜欢也可以不穿,我不在意。”

      她很聪明地没提当场试穿这件事,也没问王杰希怎么跟叶修跑到了H市,战队的事又要怎么办,不论是出于叶修的叮嘱还是天生的善解人意,王杰希对此都有几分感激。

      有些事剖白一遍就够了,反复叙说真的颇耗心力,敷衍又未免不够礼貌。


      “住处……目前未定,有推荐吗?”王杰希说。

      “不然你先睡我那里,套间外面有一套沙发,展平了可以当床,我就说朋友来借住几天。”苏沐橙提议道。

      “你赢了,不是让你自荐的亲。”叶修哭笑不得,“能住的话还不如塞我这,他一个大……妹子,跟你住算怎么回事?”

      “大妹子才该跟我住吧,跟你住算怎么回事?”苏沐橙笑,叶修的临时改口蛮有意思。

      “还是用你的身份证在外面租套房好些,这里只怕住不了多久。”叶修说。

      “为什么?”苏沐橙神色一凛,王杰希也转过头。

      “要变天了。”叶修答道。


      绕了一圈,事情最终来了个谁也没料到的转折,三人本着不浪费时间的想法,当晚就去找租房,转到一个名为上林苑的小区外围时王杰希觉得眼熟,想了半天,记起自己好像在这里购置过一套房。

      “你不是吧?自己在哪有房自己想不起来?”另两人都败给她了,顺带鄙视了一下这种房产多到自己都没数的壕无人性。

      “真不是,这套是我妈以我的名义置办的,我就来看过一眼,平常都托中介当民宿租出去。”王杰希解释得很实在,“中介现在也不认识我了,钥匙拿不回来,只能等一等,让我弟弟给她打电话。”

      “你弟弟?”

      “嗯,他跟大学同学旅游的时候来这边住过,不过他打电话,中介应该会再找我确认一下。”王杰希无奈,“真不行那也没办法。”


      三个人面面相觑,什么叫眼前一亮又一黑,这就是了……

      无论如何电话总要打打试试,苏沐橙出主意让那位弟弟谎称王杰希在国外,只能微信沟通,其他两人都觉得不错,只是王杰希本人失踪的案子还悬在那,重新换用旧卡会不会引发不可测的后果,大家都不敢打包票。

      “正常来讲,你这种不残不傻的成年人,报失踪一般就搁置了,不会耗费警力去找,但你算半个公众人物,这又难说,别小看国家机器的力量,到时候把你送去切片研究就不好了。”最后叶修拍板,“放弃吧,犯不着为了个破房子冒险。”

      “不能说服家里撤案吗?”苏沐橙望着王杰希。

      “失踪人口呢?在哪里?你当是小偷小摸小额诈骗那种案子啊,立案都不稀罕立。”叶修也是苦笑。

      “可是……”苏沐橙想说及时把话说清楚,家人怎么会去报案,顿了顿,没说出口。

      “信息社会,就是这样,牵一发而动全身。”王杰希说,“说不定我早就留下不少破绽了,多想无用,日子先过着再说。”


      接下来的路程相对沉默,苏沐橙原本还在接受初期,情绪以杂着好奇的不真实感为主,这下子仿佛一层隔离墙被打破,人都静了下来。她想到刚离开孤儿院那段无家可归的日子,但即使是最艰苦的时期,苏沐秋也紧紧陪在她身边,那种漂泊无依感并不是很强烈。

      世界之大,无立锥之地。她想着这句话,又觉得想多了,王杰希显然已经过了那个需要安慰的阶段,再说依然有电话可打,有人在夜里陪着一起找房子,这本身也算得是世界赐予的无言安慰。

      她向旁边望了一眼,王杰希正侧头听叶修说着什么,嘴角一线浅淡的笑意。


      叶修和苏沐橙对这一带都不陌生,做事也干脆,转悠一个多小时就敲定下了租房,一室一厅的民居,老小区,天然气未通,各方面条件都算不得好,价格却是当下王杰希负担得起的。她本人对水准断崖式下滑的居住环境也不在乎,早年在训练营,什么苦没吃过,六个人八个人挤一屋,宿舍条件要说还不如这里。

      苏沐橙出门穿了件连帽衫,裹着厚厚的围巾,说话都是瓮声瓮气的,好容易摘下来喘口气,下了楼又要一层层裹回去,脸上就露了点不乐意。王杰希站在窗口目送他们,见叶修帮她拉上兜帽,把她的长发从领子里收拾出来,拢到一边,才系上前面的带子,玩笑似的揉了揉她的头。

      这对最佳搭档人前人后都很亲密,不是炒作出来的情谊。就冲叶修会让苏沐橙知道自己这件事,他们间的信任就可见一斑。

      王杰希忽然想起一幅粉丝创作的炫图,极有美感,连联盟官方都在宣传片里用了这张图,背景是比赛用图熔岩暗河,一叶之秋浮在半空,低头凝视半跪在地的沐雨橙风,两人各向对方伸出一只手,指尖相差毫厘相触。漫天火雨交织成网,战斗法师与枪炮师的面容影移光转,静谧的深情如要穿透屏幕流淌出来。跃动的火焰中配着两行诗:水来,我在水中等你;火来,我在灰烬中等你。

      一直到睡着前,她脑海里仍时不时划过这个画面。


      半夜被敲门声吵醒,王杰希不说一身冷汗,也真是把最坏的可能性都想到了。听到门外叶修的声音,她竟然微有恍惚感,不知今夕何夕。

      要是不给他开门会怎么样?

      会爬楼?还是再跑个来回去借手机打电话?

      杂乱恶劣的念头纷纷跳上来,王杰希摇了摇头,到底理性当家,做不出把起床气发泄到他人身上的事。

      “干嘛?”

      “烟雾报警器发疯,喷了我一床水,借住一晚。”叶修说着又强调,“是真的啊!你别一脸那种表情,以为我想吗?还不是被逼的。”

      特么也太巧了吧?不过若是实话,的确够惨……王杰希退后一步,懒于同他计较真假,“进来吧。”

      “明早几点起?我定个闹钟。”她说。


      叶修一开始真是奔着客厅里那张沙发去的,然而用手一摸,落了一层浮灰,王杰希目测沙发那长度也不够他躺的,恐怕人得蜷起来。

      于是还是并肩躺在了那张一米五宽的床上,两个人不太能转身,幸而比两个男人同睡是要宽松些。王杰希翻身摆成习惯的入睡姿势,听着屋子里的另一个呼吸,莫名抽紧的一根弦又缓缓松弛下来。

      “要能办个新证,你想叫什么?”叶修问道,声音也染了睡意。

      “王杰希。”

      “除了王杰希。”

      “随意吧……”王杰希的意识有些模糊。

      “姓叶呢?”

      “无所谓。”

      “这可是你说的。”叶修说。



      tbc


评论(78)

热度(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