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王]魔法少女(7)

日常预警。

性转。OOC。天雷。狗血。可能有BG肉。慎入!!!

三次元这两天忙,下一更可能要到周末

————————————

      7


      “雪灾预警?真新鲜。”苏沐橙把保温杯塞到王杰希手边,翻看着刚收到的短信,“这边一般就下下小雪和雨夹雪,我好多年没见过大雪了。”

      “最近气温是降得比较厉害。”王杰希说。

      “你还好吧?”

      “在习惯。”王杰希也不知该做出什么表情,“你们……真是辛苦。”

      生理期这种事,从正视起性别转换的事实时就有心理预期,王杰希的性子向来周到,连卫生用品都备齐了以防不测。眼一闭装无事发生,临到关头再着急忙慌,这样的事不会出现在她身上。

      只是再怎么打心理预防针,那一刻来临的滋味还是太过酸爽,王杰希淡定地忍了半夜,爬起来查询一系列关键词,觉得上医院挂急诊夸张了点,但也真有去楼下药店砸门抢点什么管用药的冲动了。


      “哈哈,你该说我们了才对。”苏沐橙笑道,见好既收,“不过就算在女孩子里面,这样严重的也不是很多,以后平时也要多注意,不然会更辛苦的。”

      “你四点多敲叶修QQ,他上午才看见,吓一跳,还以为你怎么了呢。”她补了一句。

      “……就是判断不了这种疼是不是还属于正常情况,敲了他一下。”

      “那怎么不打我电话?”

      “后来查了查,弄清楚才知道不用紧张。”王杰希这会是真有点尴尬,旋开保温杯慢慢喝着,“水里放了姜?”

      “红糖姜水。”

      苏沐橙若有所思地盯着她,这张脸和男性的王杰希明明是同一个模子,也不晓得是轮廓更青涩柔和的缘故,还是看久了产生虚幻感,总觉得与王杰希并不十分相像。这是个认识的熟人,又是个陌生的女子……仅从外表看,这个年龄段的女子还能被称作女孩,苏沐橙却一点没有这是个女孩的感觉。

      她带来的是成人世界的征兆,不是指说话做事的成熟,是成人必然要面对的,分离,独立,认识到人和人之间的界线,身边的人只能同行一段路。

      而她好像越过有迹可循的时光,看到了未来那个会把叶修带走的人。


      “我去给你买个暖宝宝吧,焐着肚子会好一点。”苏沐橙终究没有问什么,抓起包打算下楼一趟。

      从气色上也能看出那句“在习惯”有多么轻巧,这姑娘脸白得略吓人,一直在细密地冒着冷汗。

      “不用,叶修灌的有热水袋。”王杰希制止她,松了下被子让她看到凸起的形状。

      “准备得这么周全?”

      “不是,他中午刚买的。”

      “……我还是去买吧,不是一回事,你出门总不能还焐着热水袋呀。”苏沐橙欲言又止,笑了笑,轻轻带上门,鞋跟敲打水泥楼梯的清脆声响跟着她远去。


      王杰希缓慢地翻成仰躺,热水袋横在小腹上。刚吞下去的两颗止疼药似乎发挥了作用,被一抽一跳的酸痛折磨得一紧一松的神经逐渐迟缓,陷入似睡非睡的状态,其实也是真的困,半夜被折腾醒后就没彻底睡着过。

      最难忍受的还不是痛,疼痛是清醒的,锐利的,王杰希以前对它的理解更近于一刀横切而过,带来尖锐热辣的刺激,这样绵长断续的虚弱与昏沉,她从生理到心理上都本能反感。

      性格里掌控欲的关系?王杰希没想那么深,人毕竟不是时刻都在探究自己,这一个月来因探究而产生的认知冲击已攒到了一个危险的程度,难说是好是坏。


      门打开又关上,没听到鞋跟落地的声音,额上一凉,一只手放上来又收了回去。王杰希闭着眼睛,“沐橙走了?”

      “我叫她先回去,下午还有训练。”叶修说,“暖宝宝给你放这了啊,出门记得贴上。”

      “你还不走?”

      “我无所谓,站好最后一班岗的事。”叶修打了个哈欠,“就是今天吧。”

      “没有妥协的余地?”

      “就算我妥协,对他们也是不够的,想逼走一个人,办法有的是。”叶修说,“得了,你别操心我了,自己血掉得哗哗的,喝点红糖水睡一觉,你醒了我差不多就该回来了。”

      他很自然地用了“回来”这个词,王杰希也没注意。


      “你先别走,你是不是不准备转会?”她忽然问,睁开一只眼睛。

      “你打的主意,沐橙知道吗?”王杰希接着问。

      “这位女同志,你知道得太多了,组织正在考虑要不要灭口。”叶修说,“来贿赂一下?”

      “你过来。”王杰希说。

      叶修凑近了些,王杰希伸手把他的手拉下来,放在脸侧,嘴唇偏过来轻轻碰了一下。

      “贿赂很成功,快睡吧,你现在像个猫头鹰你懂吗?毛还是乱的。”叶修笑道。

      “……头发该剪了,扎脖子。”

      “不如留起来试试?”

      “不习惯。”王杰希说,“不要转移话题,我知道的不多,至少猜不出你要去哪里,下一步做什么打算。你自己有想法的吧?”

      

      “有啊,想法就是先休息休息,打了这么多年,也该歇口气换换思路。”叶修说,“放心,去哪里都得把你捎带上,反正我看暂时也分不开了。”

      “休息半年,然后回来?”王杰希问,刨去季后赛,八赛季正好还剩一半赛程。

      “时间上再说吧,有些想法现在还只是雏形,我也说不好,大不了就从头再来。”叶修把她汗湿的头发别到耳后,“需要你帮忙的时候会叫你,睡吧。”


      下午三四点钟天就开始变脸,阴沉沉的像打了几层褶子,风猛烈拍击着训练室的玻璃窗,风声之尖厉甚至干扰到了游戏音效,选手们也三心二意地缓下手里的动作,小声嘀咕起天气来。队长叶秋没像以往那样出言制止,也没在训练结束后点名批评或表扬,到点了就很平常地招呼一声,叼着烟出了门。

      方锋然经过走廊往食堂拐时,见一个姑娘不紧不慢地走在前面,短发,没穿队服,明显不是苏沐橙。他快走几步到侧面瞄了一眼,这不是常来找叶修和苏沐橙的那妹子吗?

      知道这妹子是个背影杀手,方锋然倒也没有搭讪的心思,只是今天胸口总有一团郁气积着,越堵越是憋闷,忍不住出声:“喂,你!”

      一声喊出来就后悔了,他叫住她是要干嘛?

      “来找叶哥?”

      那姑娘微微一愕,没停下脚步,只点了点头。

      “你能不能跟他说声,要……要有事发生了。”方锋然舌头打结,话语像被顶出来的,“我就是个替补,我也不好说话,操,你就当我啥都没说过吧!”

      “我知道了。”那姑娘淡淡说道,“连背后也不敢把话说清楚吗?”

      “你说什么?”方锋然有些怵她那双眼睛。

      “没什么,难为你了。”她说。


      食堂的气氛不见异常,一众嘉世队员分坐两张桌子,以副队长刘皓为中心兴高采烈地谈天,叶修和苏沐橙单独坐了一桌,见王杰希过来还挺意外。

      “哎哟,不是残血了嘛,还能自己走到这里来啊?”叶修看着很惊奇,“快坐快坐,沐橙去扶一把。”

      “要晕倒出去再晕,别在食堂晕啊,我丢不起那个人。”他警告道。

      “滚。”王杰希回给他一个字。

      再一看,苏沐橙不知从哪里拖过一个叮当猫软枕,给她垫在椅子上,还笑眯眯地拍了两下,王杰希很有对沆瀣一气的两人翻白眼的冲动。

      一道视线落在背后,四周的谈笑声也低下去,正在高谈阔论的刘皓扭着身子往这边望了几眼,三个人谁也没回头。


      “王泽,方锋然。”叶修突然点名。

      “到!”应声那是条件反射,两个人心里暗叫糟糕,刘皓那脸色已经挂下来了。

      “这个阶段的分析总结,传到你们电脑上了,该怎么调整后面都有建议,回去记得看。”叶修说,“队里打算把小曾和小孟提起来吧?我也给他们做了一份总结建议,你俩转给他们,有不懂的你们多提点着。”

      王泽和方锋然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应不应都不是,脑袋一个劲往下低。

      “瞧叶队这劲,这责任心,吃饭都不忘教训人,真令人感动呐。”刘皓出言,“还不快跟叶哥说谢谢?”

      “谢谢叶哥……”那两人头都要埋到桌面下了。

      叶修笑了笑,随手放了本厚厚的黑皮本到桌角,继续吃着饭菜。

      “这本子不值钱,只有平时写下来的一些阵型和战术变化上的见解,谁想要就拿走。”他说,“刘皓,这里面你应该能看懂最多,不要太让人失望。”


      “你什么意思?”刘皓猛地站起。

      对自己这样激烈的反应,他像是很不满意,深吸一口气,恢复到面露微笑的神态,只是残留的阴鸷没能收拾好,看上去很怪异。

      他从叶修那一桌经过,故意斜着身子碰了下本子,黑皮本滚落在地,纸页哗啦啦摊开,内里夹的不少字纸与图示也滑了出来,顺着惯性散落一地。

      刘皓在一张画满线条和箭头的纸上重重踩了一脚,冷笑着把那些零散的纸张踢到一边。

      “不好意思啊,叶哥,又犯错误了。”他做出惶恐的样子,“我以为那是垃圾嘛,才不小心踩到,不然让扫地大妈过来收拾收拾?”


      “嗯,对一个字都看不懂的人来说,它确实是垃圾。”叶修点点头。

      刘皓一愣,刚想说什么,叶修旁边那位不熟悉的姑娘放下餐盘,站起身来,她从刘皓身边经过,带起一阵挟着淡淡寒意的风。

      然后蹲下身,一张一张把满地的纸页连同黑皮本拾起来,拍掉灰尘,再一张一张夹回去,抚平本子上的折痕。

      “收好它。”最终她把黑皮本放到了嘉世众人坐的桌子上,几个人触到她的目光,不自觉躲闪着。


      “站住!你那什么眼神?”刘皓慢了一拍喝道。

      姑娘不发一言,转身坐回自己的位子,三个人夹菜的夹菜,扒饭的扒饭,没谁理睬他。刘皓的脸青红交加,狠狠又质问了一遍,王杰希才抬头扫了他一眼。

      “这位先生,我刚才好像没看你吧?”

      就是这种眼神!刘皓在心里狠狠划了一笔,几乎维持不住面上的冷笑,这种淡漠的视若无物的,看见也像没看见一样,当他是一粒无足轻重的灰尘般扫过的眼神,虽然统共没打过几次照面,却总能唤起心底一种屈辱又鲜明的印象,让他想起联盟中某位他不爽已久的大神。

      每次比赛前后,他主动上前握手,客气地说着恭维话场面话的时候,那人就这样淡淡望着自己,又好像焦点并不在他身上。刘皓的感觉,是自己从未被他正眼瞧过。

      能被他郑重放在眼里的,永远只有叶秋。


      显而易见,因一个眼神而产生一串丰富联想的人只有刘皓,所有人都疑惑他为什么小题大做,追着一个妹子计较不清,说实话,这样看起来很没形象。

      “皓哥,要不算了吧?这妹子不一定是圈内人。”贺铭小心翼翼地说。

      “闹大了不好看……”

      刘皓也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了,就这么站着不像话,回去又不甘心,正想说两句场面话,王杰希先一步开了口。

      “那本战术笔记,你的确应该是这里能看懂最多的人,好好看看吧,对你没坏处。”

      “你什么意思?”刘皓瞬间忘记了场面话,脱口而出的还是这一句。

      “看你的比赛,你还有几分战术头脑,对局势有自己的看法,当然,你也很努力。”王杰希说,“拖后腿的努力。”


      “你跟他多说什么?我都不想理他。”苏沐橙说。

      “哈哈,是怕理了他就忍不住暴躁吧?”叶修说,将烟头捻灭,扔进垃圾桶盖上的金属盒里。

      “是的,很想一炮把他轰飞出去,不是一个队的就好了。”苏沐橙说这话的神情仍是温柔平静的。

      “你回去吧?晚上冷。”叶修留意到王杰希把手揣进了大衣兜里,“天气的关系,航班延迟,孙翔恐怕得十点多才到了。”

      “嗯,我就是来蹭你一顿饭。”王杰希说。

      “最后的晚餐?”叶修开玩笑。

      “别这么说。”苏沐橙有点难过,事先知道归知道,真到那个他们谁也不愿看见的场面出现,她怕自己控制不住眼泪。


      风越来越大,吹得夜空中的积云动荡不休,一只塑料袋从街道尽头被吹飞过来,打了几个旋,裹挟着四散的落叶升上了高空。街道上行人渐少,偶尔露头的也无不耸肩缩背,衣领竖得高高的挡风,冬天的清冷氛围一下子就像个玻璃罩似的笼了下来。

      “别担心,想想这家伙身上最华丽的称号,他不会就这样泯没的。”王杰希说。

      “荣耀之神吗?”苏沐橙收起心情,“就是说,我们可以期待一下神迹?”

      “神迹不敢说,奇迹还是可以期待一下的嘛。”叶修说,“没准孙翔那小子见了我第一面,就被荣耀之神的圣光洗礼,成为虔诚的信徒,哭着喊着要当小弟,你说嘉世会不会恨铁不成钢把他踢出去?”

      两人一同无语,还圣光洗礼,敢有这效果,那得是圣光洗脑吧。

      “行了,我先送杰希回去,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别想太多。”叶修拍拍苏沐橙的肩,推着她转了个身,面朝俱乐部大门的方向。

      大门正上方,顶端最显眼的位置,嘉世的队徽在内置灯管映照下依然璀璨生辉,那是一片火红的枫叶。


      说是送人,总共不过两站路,王杰希租住的旧小区正好位于几片中高档社区之间,挨着她曾经购置房产的上林苑小区。这个地段,能找到价位经济的租房可以说很幸运,不是随时都能遇到的。

      叶修送她到楼下,王杰希之前又吞了颗止痛片,此刻看着面色尚可。叶修伸手插进她兜里,碰到的那只手已被体温暖热,倒是他自己的手更加冰凉些。

      “你困不困?”

      “想想真是,怎么我最近遇上你尽在犯困。”王杰希失笑,“本来不困,你一说有一点。”

      “困就上去睡,热水袋重新灌一个。”叶修说。

      “睡醒了你就回来了吗?”

      “应该吧,说不定会找个网吧玩一下?”叶修说。

      “明天要开新区了吧?或者说凌晨。”王杰希说,“算一算,荣耀这游戏也运营十年了,挺不容易。”

      “算一算,荣耀之神也坐镇十年了,不容易啊。”叶修感慨道。


      王杰希笑了笑,为防万一,她后来拾起了在外面戴墨镜的习惯,这一笑只见嘴角弯起,不见那双大小眼,女性的面孔线条柔软,竟然有几分视觉上的动人。

      “是不容易,以后碰到困难也不用忙着解决,对着镜子拜拜你自己就是了。”

      “游戏上的困难才顶用哦!”叶修强调,“光磕头不上供可不行,给我上几只键盘鼠标,要最贵的。”

      这人还来劲了,王杰希不陪他演:“我是无神论者。”

      “现在还是?”叶修笑道。

      “不算,但我要看看你值不值得信仰。”王杰希说,“你说要回来,是认真的吧?”

      “哥什么时候不认真过,让你见识见识荣耀之神的力量。”叶修说。

      “你知道什么叫神吗?”王杰希问道,在寒风中微不可察地一颤,叶修从她的手上也感到了这丝颤抖。


      ——当洪水泛滥之时,耶和华坐着为王。



      tbc


评论(98)

热度(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