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王]魔法少女(9)

日常预警。

性转。OOC。天雷。狗血。可能有BG肉。慎入!!!

——————————————

      9


      唐柔拎着大包小包回到兴欣网吧,在门前一绊,踉跄了一下。大门附近的积雪已经化尽,连雪泥也不剩什么,这场难得一见的雪,到底是错过了。

      想着陈果大惊小怪发了十多条朋友圈,唐柔抿嘴一笑,余光瞥到门边站着一个姑娘,指间夹的烟头正散着一缕一缕的烟气。方才自己差点摔倒,这姑娘似有个伸手来扶的动作,见自己站稳了就没动。

      “你好,来上机吗?”唐柔打了个招呼。

      “上了,出来抽根烟。”那姑娘说。

      不是很清甜的声音,偏低沉那一挂,唐柔也没多想。直到半天以后,陈果为她和新来的网管叶修互相做了介绍,她才在叶修身旁又看见那个姑娘。


      “希希也来啦?”陈果很是热情地招呼着,不知是不是错觉,那姑娘本人对这个昵称没多大反应,倒是叶修露出拼命绷着笑的表情。

      哪里好笑了?名字吗?唐柔茫然了一瞬。

      “叶希,唐柔。”陈果又给他们介绍,接着就直奔主题,“来来来,小唐你跟他们俩打一场,希希比你还小着两岁,操作好像也挺犀利的。”

      “老板,你能不能换个称呼?”叶修说。

      “啊?为什么?”

      “你再希希长希希短,我怕我打着打着笑死在电脑前。”叶修说。

      “一边去,没你的事。”陈果只觉他莫名其妙,无聊得很,拉过王杰希和唐柔就走,“别理他,咱们先打着,那家伙没有满级号,和他打还得费事开修正场。”

      “听说这两天他把你气得不轻?”唐柔笑。

      陈大老板对人,那一向是自来熟,何况女孩子间避讳什么,拉着手揽着肩就一路带过去了。唐柔注意到那姑娘往自己被抓着的手上看了两眼,不是很自在的样子。


      她也是短发,削成了休闲俏丽的发型,那双大小眼确实影响了容貌,但整体气质给人感觉很稳重,甚至有些职业,不像一般这个年纪的女孩还带着浓浓的学生气。唐柔礼貌地没有过多打量她,只听陈果在没话找话。

      “哎,我要是问个问题,希希你不会生气吧?”

      “我真不是王杰希的妹妹。”王杰希说。

      陈果咳嗽一声,似乎是被口水呛到了,赶紧说:“怎么会呢,一个姓叶一个姓王嘛,身份证上都写着,不过表妹也不是绝对没有可能啊……”

      “绝对没有可能。”

      “呃,你俩这就来切磋一盘吧!”陈果干脆一人按进一个座位里,刷刷两下插好卡,不忘提醒唐柔,“希希玩魔道学者的,这个职业用扫把,属于中近距离攻击,你记得别让她近身。”

      “好。”唐柔用陈果的逐烟霞开了竞技场房间,见对面缓缓落下一个戴着尖顶帽披着魔法斗篷的游戏角色,拄着一根卖相挺精致的扫把,头顶ID显示:飞鸟。


      一直到叶修把叼着的油条啃完,冷掉的豆浆也喝了干净,君莫笑都在游戏里升了一级,陈果那边还没消停的迹象,反而里三圈外三圈围的人越来越多。他好不容易挤进去,就听到唐柔冰块一样又冷又静的声音:“再来。”

      “第几局了?”叶修撞撞王杰希。

      “十一二局了吧!”王杰希也没见过好胜心这么强的妹子,“再来一局,今天就先不打了。”

      “为什么?”说话的是唐柔。

      “差距太大。”王杰希说,“你很有天赋,只是现在还没入门,想提高的话,这样一味蛮打没有用,得从头补起。”

      唐柔一怔,紧紧握住鼠标的手也稍松了些,才发觉鼠标已经被自己的汗水浸透了。还不及接话,角色载入完毕,这一局开始,她终于没有像以前那样硬冲猛打,而是旋转着视角,试图找到适合炮击的高点。


      这样的应对于王杰希而言仍嫌稚嫩,一枚星形纹章抛出,星星折线紧随着逐烟霞的身形逼来,两道折射后,不仅将枪炮师打出的炮弹引爆,剩余的射线仍如附骨之疽,唐柔数番变换走位都没躲过。几个来回走过,她赫然发现自己离预定的高点渐行渐远,完全被对方的攻击牵着鼻子走。

      她放出的技能发出的炮火,对方总是在半空一个斜飞或侧飞,轻轻松松让过,要么就是凌空扫把下击,利用更强的判定破坏掉,不带丝毫急迫,分明还有余力。唐柔咬咬嘴唇,见逐烟霞又像上一局那样轻易被近身,放开鼠标,摇了摇头。

      “不打了,我确实差得还多。”她说,转向陈果,“给我一张卡吧果果。”

      “你不和他打啦?”陈果大喜,还没忘了一指叶修。

      “他很强?”

      陈果看了看叶修从头到脚没精打采的模样,这家伙就算只是个不入流的职业选手,应该还是挺强的……应该吧?

      “比我要强。”王杰希说。

      “那算了,我先练练。”唐柔向叶修笑了笑,“像希希说的,我确实不会玩。”


      卖了这么多天的荣耀安利终于意外卖了出去,陈果是惊喜交加,看向王杰希的眼神却也变了。固然她接触不到太高层面的高手,但长久待在嘉王朝公会,网游高玩是个什么水平心里还是有谱的,在她看来,就算那些所谓高玩,也做不到这样每局都稳稳压制住唐柔,让她全无反击翻盘的机会。

      “你……真不是王杰希的妹妹?”陈果怀疑道。

      “哈哈哈哈哈!”叶修狂笑。

      “真不是。”王杰希无奈,就这个问题,她解释了不下五遍,陈果这里的熟客大都爱凑热闹,不时就有人提这一茬,人家还不全是开玩笑,是真有几分疑心。

      有那么像吗?王杰希揉了揉脸。


      “你玩魔道学者,那最强的魔道学者是谁?”唐柔在旁边问道。

      “王杰希啊。”陈果很肯定地说,很快又开始不肯定,“他……要还活着,那就是王杰希。”

      “……”王杰希本人。

      “他快死了?怎么回事?”唐柔关心。

      叶修受不了地咳了一声。

      “说什么呢,”他点上根烟,“说不定他只是打烦了职业比赛,到网吧深入群众微服私访,不定哪天就神奇地又出现了。”

      陈果和王杰希同时翻了个白眼。

      “失踪都快两个月了,说没事谁信啊?也就粉微草的还坚持不信。”陈果说,神色也有点惆怅,毕竟是联盟有数的大神,就算不粉他,身为荣耀粉也觉得惋惜。

      “叶秋也是,退役了连面也不露一下,去向也不交待,你说他们这些大神是不是都这样?哪怕发条微博都好,要消失就消失得彻底,一点不考虑别人的心情。”陈果说着说着又难过起来。

      叶秋和王杰希就在你面前啊姐姐。两位大神一齐黑线,看陈大老板是真心在伤感,反而不好劝什么,叶修冲王杰希做了个嘴型,后者直接回他一根中指。

      陈果伤感一阵,很快调整好情绪,正要挥手赶叶修去值班,网吧的投影幕却突然亮了。


      不是转播比赛的时间啊!陈果和被吸引来的几名客人面面相觑,瞧幕布上出现的画面,是新闻发布会现场的样子,上面坐的是嘉世的外宣部主管王升和经理崔立。

      “怎么搞的?叶秋不是才退役吗?别又有坏消息。”陈果现在是看到嘉世发布会就心惊肉跳。

      “也许是好消息?”唐柔说。

      随着发布会的进行,陈果的脸色是越来越青,由青转白,围拢一圈的人群也震惊得手足无措。一段沉默过去,突如其来爆开了尖锐的声浪,有的哭,有的骂,摔鼠标砸键盘的声音到处响起,连前台专心韩剧三十年的小妹都被吓得抬起头。有人还不愿相信,边打电话边翻官微翻论坛证实,好几个姑娘当场就哭开了,跟叶秋退役那次全场压抑的寂静是两个极端。

      别说姑娘,王杰希都看见身边两个大老爷们红了眼眶,嘴里嘟嘟囔囔,一脸的丧魂落魄。

      叶修咬着烟头使劲吸着,半边脸裹在烟雾里,王杰希看不清他的表情。

      “苏沐橙为什么要走!!”不知谁喊出了网吧里大半群众的心声。

      “叶秋走了,苏沐橙走了,这嘉世还剩下什么??!”


      《荣耀头号女神驾临微草!》

      《最后一天!冬季转会微草爆惊天操作》

      《技术不够颜值来凑?邓+苏=魔术师?》

      《苏沐橙:我只想做好辅助的角色》

      ……

      接下来的几天,苏沐橙转会的事无疑成了冬歇期过后的最大新闻,热度久久不退。叶秋退役固然也是大新闻,但一来苏沐橙在以男性为主体的游戏宅圈里意义特殊,二来退役属于正常之举,而苏沐橙毫无预兆转会微草,话题性可比这强多了,本身就充满争议与不可思议。

      目前爆出的新闻,是两家俱乐部在转会期最后几个小时达成了协议,沐雨橙风随苏沐橙一同转会微草,打包价2000万。嘉世官网下骂声一片,首页数度被黑,挂上了还我女神、嘉世一生黑、智障老板滚粗草你祖宗十八代等各种粗口,连微草官网都遭了黑。嘉世管理层不得不紧急出来公关,声称是选手主动提出转会,且态度坚决,俱乐部也是不想耽误苏沐橙,希望她在微草有更美好的未来云云。

      “草你个j8,我女神为什么要走??还不是你们欺负她!!”

      “这里面一定有黑幕!!!”

      脑残粉并不买账,成群结队在俱乐部大门前抗议了好几天,听唐柔说,就连陈果都亲身跑过去喊了两句口号。不止线下,线上也是乱成一团,两家粉丝对骂开打的比比皆是,还有人拿王杰希失踪的事来嘲讽,若非高层极力弹压,中草堂和嘉王朝公会战都要打起来了。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叶修把最新一期的电竞周报扔在桌上,感叹了一声。

      网游里的混乱还影响不到新区开荒,君莫笑也照常练着级,刷着副本纪录,今天是王杰希在操作,她对千机伞和叶修的散人思路一直非常感兴趣。

      有方向有定位地杀着埋骨之地的小怪,王杰希和叶修一样,打怪自有一种不急不缓的节奏,时不时让君莫笑出来喝个药水,并不追求背击、空击、要害攻击、多段连击之类的炫酷攻击效果,练级而已,没必要费力又费神地去打。一个落花掌拍出,3个浮空的僵尸被吹飞出去,砸倒一片小怪,王杰希千机伞一甩,变换成枪形态,正要用格林机枪收割,叶修忽然握着她的手一挪,千机伞咔咔两声,伞面翻起折成剑形,拔刀斩荡出一个剑圈,隔开了身后骷髅勇士的大剑。

      “这里踩在这个位置会触发骷髅勇士背后偷袭,你忘了。”叶修说,三下五除二将骷髅打成一地碎骨。

      他右手还覆在王杰希手上,左手却没动,任由王杰希操作键盘,两下配合竟也十分流畅。打比赛当然不行,刷个低级副本,一人一只手玩玩对他们还真不算事。

      王杰希随便点点头,埋骨之地,那是23-27级的副本,多少年没接触过,忘了些关键点很正常。

      “你也是看了攻略才知道的吧?”她问。

      “当然,还是我自己写的攻略呢!”叶修说,“散人玩着顺手吗?”


      “不是很顺。”王杰希实话实说,“惯性思维的问题,衔接会慢,我也没有你或者喻文州那样的全职业精通。”

      “放在满级50级的年代,有这件武器,你这个散人会强成BUG的。”她说。

      “全职业精通?他素质是全面,比我还差点吧!”叶修说。

      王杰希笑了笑,手背感觉到覆上来的热度,小指擦碰着,皮肤略有些刺痒。

      “是比你差点。”


      “你说文州要是没手速这个缺陷,会打成什么样?”叶修感慨,“另一个荣耀教科书?”

      “不会的。”王杰希说。

      “你别小看他啊,冠军都给截胡了一个,还不好好重视起来?”

      “不是小看,教科书本来就只有一本。”她半仰起头,“你在,他就不可能。”

      “你说我要不要现在亲你一下?”叶修半开玩笑。


      “可以啊,这是你的权利了。”王杰希像正经回答问题似的,手上切出副本,点开了微草官网的页面,今天的服务器顽强地顶住了攻击,首页没变成一片青青草原,羊群里多了头母牛吃草的画面,这个隐喻性质太恶毒了,连中立粉和路人都看不下去。

      正常的首页仍是满眼绿色,装饰着三叶草的动图花纹,微草七赛季夺冠的合照上方,一行大字闪烁着:热烈欢迎苏沐橙加入微草。

      叶修低头飞快亲了她一下,王杰希故意轻轻一咬,给他留了个极浅的印子。

      “现场卖狗粮,猜你们老板会不会一怒把你开了?”

      “不会,你看。”叶修指指微草的页面,“看到这片绿油油的,你平时难道没有想要原谅一切的冲动?”

      “……”


      “你跟沐橙联系过没?”王杰希另起了个话头。

      不能顺着叶修的话走,可能会被他气死……她开始对联盟里这条不成文的准则生出怀疑,因为好像很轻易就原谅他了,还有点想笑……莫非绿色真的这么有效?呸呸呸!

      “你不是联系过吗?她怎么说?”

      “你没给她打电话?这样不好吧。”王杰希皱眉,“你打电话和我打电话,那是两回事。”

      “现在不也是一回事了么……”

      “那不一样。”王杰希说得很慢,最后那几天,和苏沐橙接触时她其实微有异样感,要说对方的态度言行有变,也没那么夸张,就是一种说不上来的微妙,当事人才隐约有感的微妙。不是男女的问题,也许只是身处一段关系中带来的独有敏感。


      思维触角偶尔朝这个方向探的时候,她的第一反应是荒谬,进而是一股淡淡的带着自嘲的可笑。这点自嘲容易把心理朝某个偏向阴暗的方向引,跟苏沐橙无关,是余下的男性本能中较恶劣的那一部分,很快又被新的自嘲替代,她没有任自己深想。

      从哪个性别过渡到另一个,都应该只是一种改变,从来不是一种升格或降格。而只要建立了感情联系,自然而必然会对彼此的关系,乃至对方与他人的距离远近产生在意,这是人之常情,男女的差异并没那么大。

      ……把一切心理变化都归咎给性别实在是太过狭隘。

      “我又不会猜疑你和她的关系。”她说。


      “你想到哪里去了。”叶修哭笑不得,“我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明显她是因为我被退役,心灰意冷才坚决要走,她这么大人了,也能拿自己的主意,这时候我要去说什么?木已成舟,再说什么都不合适。”

      王杰希想想也是这个理,微草会挖角苏沐橙,乍看出乎意料,细想也不是没有道理,邓复升是老将,还能打几年不好说,李亦辉一个全明星撑不起微草,补强势在必行。拉进一个实力名气兼具的策应角色,总比拉进一个核心选手要强,那样的话就该担心高英杰在队里的地位了。

      “就算如此,你也该打个电话。”她说,“不知道该怎么说,跟不去说,这又是两码事。”

      “沐橙不在意这些。”

      “你打电话,至少她会很高兴。”王杰希说。

      这句就连叶修也没办法反驳,还没等他开口,陈果挟着一阵风刮过身边,着急忙慌的不知要赶什么,突然在他们身前刹车,吓了叶修一跳。

      “老板有事?”叶修连忙抽了张纸巾孝敬陈果。

      “你干什么,占人家小姑娘便宜啊?”陈果一手叉腰,把他的手从王杰希手上拨拉下去,不忘教育王杰希,“你注意着点,玩游戏也不能让人随便揩油,你以为他们只是不讲究,人家心里敞亮着呢!女孩子家,在外面多长点心。”

      “看你还算老实,别欺负希希年纪小。”还顺便瞪叶修一眼。


      陈果一串话说完,发现不光是经过的唐柔,连王杰希也露出了古怪的神情。

      “老板娘,你到底是装傻,还是真傻啊?”叶修的表情同样古怪,忍笑忍的。

      “我怎么装傻了我?”陈果不解。

      “果果,你真没看出来?”唐柔说。

      “果然人都是凭自己本事单的身……”叶修叹息。

      “你闭嘴!”陈果吼叶修那是轻车熟路,“看出来什么?”

      “他是我男朋友。”王杰希说。



      tbc

      马猴烧酒回来啦

评论(92)

热度(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