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all]是童话就该有个好结局(63)下

      63


      打不过。最开始王杰希就知道,打不过。

      倒不是角色差距太大,对方察觉装备属性差太远之后,主动提议上竞技场开修正,也不是对这个一叶之秋的打法风格陌生,方锐或许还有点不习惯,王杰希作为第三赛季的选手,出道那年正是嘉世豪取三连冠的王朝时代,一叶之秋的表现只有天神下凡可以形容。那碾压一切的强横姿态,如火的侵略性与如山的压迫感,他至今记忆犹新。

      他会输,是因为荣耀连55级更新都没推出,而他们对这个阶段的技能体系,早就不熟练了。


      随着一个无属性炫纹炸开,踏雪行最后一丝生命清零,第四局告负。一叶之秋先是拒绝了他的邀战,接着邀请观众席上旁观的功德无量下场,王杰希把角色停在一边,一回头,见座位旁围了一大圈人,个个激动不已,被自己占了电脑的那哥们兴奋得脸直抽抽,一个劲的猛拍王杰希肩膀。

      “妈蛋!妈蛋妈蛋!卧了个大槽,魔道还能这么玩!老子今天算见识到了!那可是一叶之秋啊!”

      “兄弟你自己的号是哪个,加个好友?”

      “这样一个魔道高手不可能是无名之辈!你说他跟王不留行谁厉害?”

      “谁厉害还不知道,但王不留行的打法绝对没他炫。”一个声音笑着说。

      见是苏沐秋过来,围成一圈的众人让开一条道,还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起哄:“我说,沐秋你们不是马上要签约了嘛,干脆跟陶哥说说,连这位高手兄一块签了?”


      “去去去!人家有没有这打算还不清楚呢!”苏沐秋没好气地挥手,把王杰希邻座的损友拎走,他自来熟地一屁股坐下,朝王杰希笑了笑:“你好,认识一下,我是苏沐秋,刚才那个神枪手。”

      “秋木苏?”王杰希说着,他依稀记得这账号也是开荒时的远古大神之一,然而结合真名这么一念……

      这谁起的名字,太应付了事了吧?


      苏沐秋的注意力却被屏幕上战斗法师与气功师的战斗吸引走了,看了没几分钟,他一拍键盘:“我去!应该把老吴叫过来看看,这气功师,跟他两个路数,水平可不见得比他低!”

      “就是无耻了点。”他情不自禁说了一句。

      “不担心你朋友会输?”

      “切,他怎么会输给这种猥琐的家伙。”苏沐秋不屑一顾,“刚签约蓝雨战队的那个魏琛知道吧?术士索克萨尔,玩法特别没下限没节操,号称猥琐流宗师,还不是次次被打得落花流水。”

      “要比猥琐拼无耻,他也不比那两人差啊……”王杰希说。

      “咳咳!”苏沐秋咳嗽两声,“兄弟对一叶之秋还挺了解的哈,以前用过别的号?荣耀里的高手我们心里都有数。”


      苏沐橙笑嘻嘻地站在他们后面,看着自己哥哥眉飞色舞地和那个大小眼讨论,还给王杰希端了块西瓜。荣耀看多了大致也能看出点门道,但这个级别的战斗,对她还是过于高端了,只停留在看热闹的程度。

      “吃饭吃饭。”一连PK了五局,又和王杰希的魔道学者打了两局,在苏沐橙的催促下,叶修才意犹未尽地收手,“你们俩呢?吃过饭了没,等会再来?”

      “我们没有吃饭,也没有钱。”王杰希回复。

      “而且我们没有身份证,不好意思再借别人位子啊!”方锐说得情真意切,“没有家,没有住处,什么都没有。”

      “哈?”苏沐秋第一个不信。

      “而且我们有四个人,外面还有七个,全是跟我们实力差不多的。”王杰希淡定地补上最后一刀,“网吧这里还缺网管吗?包吃住的那种。”


      凭空冒出十一个大麻烦,看这架势还缠上了自己,光是这样也就算了,偏偏还是十一个高手,这情形简直闻所未闻。两个人差点以为,这是哪支新组的战队来跟他们开玩笑,或者组团过来示威装逼,半途被抢劫了。

      “你们队叫什么名字啊?”苏沐秋先入为主,直接开问。

      “荣耀联盟中国国家队。”

      “……靠,这名字霸气,联盟肯让你们注册吗?”

      “你刚说有朋友受伤在医院,需要多少钱?”叶修问着。

      王杰希早年就听说,叶修对朋友非常大方,只要有难处,向他借钱几乎是有求必应,除非他自己刚好也手头空空。只是想不到会这么大方,刚认识的人,不明底细就敢掏钱,还让苏沐橙马上给送去。

      “你别误会啊!钱不是白借的,这个月工资你们就别想要了,我跟陶哥说一声,夜班暂时都由你们顶上。”叶修点了根烟,顺手从吧台拿了几桶泡面扔过来,“先吃着,网管用不了这么多人,我问问莫强那边,他们工作室正招代打,你们报我的名就行。”


      苏沐秋把叶修拉到一旁,他方才光顾发愣,想插话时叶修三言两语早把事情给定了。王杰希冷眼旁观,那两人的神情语气,充分说明叶修不是有钱就撒的冤大头,这样不靠谱的事他大概也是头一回干。

      “你你你……万一他们是骗吃骗喝来的呢?”苏沐秋百思不得其解,“没钱就算了,没身份证,这年头这话谁信?一个人没身份证,还十一个人全都没有?你逗我玩的吧!”

      “找一队水平不下于你的高手特意骗钱?”叶修问道。

      苏沐秋语结,强词夺理道:“那也不该叫沐橙去!她一个小姑娘,被拐跑了怎么办?”

      “老兄,那是大医院,人来人往都看着呢。”叶修黑线,“你没见崔哥跟她一起去的?”

      “反正我不放心!”

      “行行行,一会我跟你去接她好了吧。”叶修表示投降,将烟灰在桌边磕了磕,“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们认识我……不是网上看视频看直播的那种认识,怎么说呢,就像正谈着恋爱男友失踪了,找了很久终于找到的感觉,我就是打个比方啊。”

      苏沐秋给了他一个巨大的白眼。


      包括王杰希和方锐在内,那四个人依次起身时,叶修确实感到了一丝异样。

      他们很平常地和他打着招呼,没有过分热情,也没有明显的肢体动作或表情变化,但就是有一种感觉,用眼睛确认是他的一刻,对面四人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那股无形的紧绷的氛围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散漫的自若。熟稔的气场连他一起包裹进去,就像悬在半空的脚落回了实地。

      就像他们真的是久别重逢。


      “她对面是谁”。

      喻文州在纸页上写下这五个字,把本子推回给肖时钦。肖时钦摇了摇头,做了个“听”的手势。

      他们四个正坐在一间走复古风的咖啡馆里,屋角立着落地摆钟,四面架子上全是旧相框、老式留声机、收音机一类的老物件,黑白电视里放着越剧《蝴蝶梦》,柔婉的唱腔一句一句,夏季的空气荡起慵懒甜软的波纹。

      “人老了,就喜欢念旧,这家店四十年前是裕昌茶馆,现在还是金家人开着,我就常来坐一坐。”南方的嗓音带着笑意,“怎么,还要我这个老人家亲手给你倒茶?”

      “老人家……你看看有几个人信你这话。”对面的男人苦笑着,从咖啡壶里倒出一杯咖啡,连着奶罐和砂糖包一起递了过去,“你有多大年纪?我从来没问过,六十岁?七十岁?”

      南方笑而不答,柔暖的灯光映得她肤色晶莹,侧脸与他们在六十年代的记忆中看到的别无二致。


      喻文州他们这一桌在那两个人的斜对角,桌上只有柠檬水,一盆枝繁叶茂的富贵树恰好把他们挡得严实,非常适合偷听。用等人的借口打发掉服务员后,四个人便一直在用纸笔交流。

      与南方对坐的男子看不出年龄,约莫在三十五岁至五十岁之间,戴着眼镜,身上有股浓浓的书卷气。似乎心事重重,南方说的闲话他很少去接,讲话总是欲言又止,像压抑着什么。

      “考察报告写完了吗,萧教授?”

      “让小宋他们去写了。”萧教授说,“我本来想一回来就去找你,石头还好,那些人骨头是怎么回事?把小宋小潘他们都吓得不轻,幸好队里的人嘴紧,地方又偏,否则引来媒体可不好办。”

      肖时钦和喻文州惊讶地对视一眼,手机连上wifi还是能上网的,周泽楷爆手速打开搜索页面,输入“萧荫”两个字,弹出的百科介绍中配有一张照片。他反复对比着照片和萧教授的面孔,肯定地点了点头。


      融合的记忆里,那位可疑的眼镜女生曾透露过,萧荫在濒死精神医学上卓有研究,也曾作为世界生物精神病学联合会中国分会的名誉会长率队到鹿泉县考察,在他们入山时借住的吴蒙村断续待了一年多。一群人还大胆猜测,萧荫在山洞里安装矿灯,在村里停留那么久,是想利用石头能让触碰者陷入濒死状态的特性,来进行一系列隐秘的人体实验。

      后期经历的事情太多太乱,关于萧荫的猜想早被众人抛到脑后,谁也没想到,竟然会在南方的记忆里,碰到这样一个意料外的人。


      “你不是托关系查过那几年的机密档案?前年又解封了一批,你该早知道当年的事才对。”

      南方手指尖抵着下巴,望着咖啡上泛起的奶沫笑了笑。

      “1960年下半年起,Y省计划编写少数民族文学史,这是有公开记载的,先后有十几支调查队被派到耿马傣族、金平傣族、德宏景颇族、昭通苗族、沧源佤族等少数民族聚居区。这十几支队伍里,有一支队伍肩负着一个秘密任务,根据线索指出的地点,找到一块带手印的神秘石头。他们调查过鹿泉的彝族后,化整为零,悄悄从吴蒙村入山,最终将目标锁定在一个当地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溶洞里……”

      萧荫的面色数变,不敢置信地盯着她。

      “那些人,他们都……?”

      “隔了这么多年,早烂成一堆骨头了吧。”南方淡淡地说,“我不想看见他们,一直没回去过,好在当地人一般不会进那个洞,胆大的就算进去,不知道密码,按上手印也不过昏一阵。真有倒霉的死了,只能怪他们运气不好。”


      萧荫半晌才开口。

      “我查过那支失踪的队伍,实话说,这一趟去鹿泉就想顺便探探这件事。自从听你提过那位叶迭先生,我心里就有怀疑,这一切跟你相关。”

      “档案里,失踪的所有人,无一例外都参与过一份名为‘投石’的计划,计划的内容语焉不详,但提过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初的几次行动,导致叶先生不幸牺牲的那次祁连山之行,这些人要么是他的上级和队友,要么是行动的坚定支持者。”他说,“Y省与祁连山一个天北,一个地南,吴蒙村又是极偏僻的一个小村,谁能提供那么准确的线索,指引调查队往那里去?”

      后半句话他没提,而无论是说话的两个人,还是偷听的四个人,都清楚他没说出口的是什么。

      谁又能借助地利与师门的幻阵,将一整支队伍无声无息困在山洞里,任他们在痛苦与自相残杀中挣扎死去?


      “……”周泽楷在纸上画下一串省略号。

      另三个人无言对望,彼此脸上都有几分怔忡。尽管在记忆世界里劝说不成时,他们就心知,曾发生过的往事多半不妙,但真的得到确认了,心情一时半会还是好不起来。

      “那她对我们?”肖时钦写道。

      “还不清楚。”喻文州回道,“应该没有杀心。”


      南方笑道:“你是在怪我心狠手辣?”

      “你知道吗?1976年T山大地震幸存者濒死体验调查,是濒死体验研究史上,采集样本最多的一次。”萧荫说,“你必须硬起心肠,假装痛苦不存在,一次又一次地揭开幸存者的伤疤,问他们虚无缥缈、一辈子也不会关心的问题,你救不了那些垂死的人,见多了死者后,你甚至不真的关心他们能不能活下去,你只是问他们问题……科研有时候就是这样矛盾,我在进行的某些实验,从大众的角度看也未必人道,我为之内疚过,然而从来没有后悔。”

      “这两件事当然不能一概而论,我只是想说,人性是很复杂的,很多时候我们选择做的不是最正确的事,而是我们最想做的事,也因此学界有‘理智从未真的战胜过情感’一说吧。”萧荫叹了口气,“那个年代大家都是疯子,比这疯狂的事多了去,我没资格评价什么。”

      南方的眼帘垂了下去,凝视着咖啡杯不语。


      “话说回来,你叫我来看看那个孩子,是什么意思?”萧荫问道,“我只见过叶先生的照片……他们很像?”

      “很像。”南方轻声说,“你知道我眼睛不太好,偶尔眼一花,还差点认错。”

      萧荫微微皱起了眉。

      “别这么看着我,我老了,可还没痴呆。”她笑了笑,“活到这把岁数也没什么念想,就想再多看两眼。”

      “这都多少年了,你还惦记着。”

      “记着又不费事。”

      电视里吱吱呀呀的丝竹伴奏抬高了一个音阶,花旦宛转的唱词流水般送入耳朵:“隐痛各有春秋疗/从今后/远书归梦两悠悠……”


      “知道你贵人事忙,其实叫你来,是真有点事。”

      “你只管吩咐。”

      “哪能,是我那个实验的事。”

      “出结果了?”萧荫一把抓住她的手,咖啡杯碰翻了都没注意,“什么结果?操,居然真能出结果,怎么做到的?”

      “一个一个试呗!之前理论物理所的小王也说过,这个实验跟你的濒死体验研究一样,想做样本分析,只能用笨办法一个一个试。试了三十年,总算有点进展。”南方静静地说,看不出什么喜色,“我也只是告诉你一声,后面的事,小萧你就不用管了。”



      tbc


评论(80)

热度(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