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all]是童话就该有个好结局(64)下

这是一篇披着正剧皮的肉文。

叶周预警。

————————————

      64


      周泽楷会在单元门口等着,显然不是自己冲动难抑,是一群人强行指派给他的任务。

      “你看,你下楼是你一个人犯病,最多再加上叶修,待在上面,十一个人一起犯病,弄不好隔壁那小子都跟着遭殃,你要为集体着想啊!”方锐动之以情。

      “放着不管,毒性的发展只会越来越猛烈,早点解决的好。”王杰希晓之以理。

      “不是说有身体记忆嘛,你和他做一次,说不定他就想起来了!公私两便,来来来,别客气!”黄少天诱之以利。

      “他就算下楼,你指望他能做出什么来?”来了个打岔的。

      “什么都不用做,站着等就好。”肖时钦不愧是最细腻的战术大师,非常懂得以逸待劳之道,“别忘了把脸露出来。”

      一击必杀。众人纷纷冲他挑起大拇指。


      “我就不懂了,你们这帮人是什么心态?”孙翔开了地图炮,难得一见的犀利,“你们不是喜欢他?”

      “喜欢就要分享呀!”

      “因为爱,所以放手!”

      “……”正经点的人都汗了一把,这是开始胡言乱语了,不过眼下这情况,也真没法把别人当情敌来看,互相救命都救了不知多少次,你好意思吗?

      放在早些时日,可能还有人要犯尴尬症,到了今天,随便放飞的自我连起来都能组一个克隆人战队,尴尬症是什么?脸又是什么?没听说过。


      周泽楷罕见地露出了点纠结又抗议的神色,不用开口,眉眼间就把情绪和意见展露无遗。

      “那就这样定了,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老叶醒过来也不让啊!”黄少天自说自话,右拳击了一下左手掌心,“怎么操作是个大问题,要不,你直接告诉他,马上和你来一发,不然你就要死了?”

      “人家直接报警了吧……”

      “太不矜持了!”

      “我们还要矜持干什么,我们连贞操都没有了。”李轩冷漠。

      “没了贞操,还有节操啊!”方锐正气凛然,“小周别听他们的,你是行动派,上去压倒他,霸王硬上弓,他不上你你就上了他,不怕他不反压回来。”

      “你先去。”周泽楷说,“谁说的,谁去做。”

      “……”


      一个大招巴雷特狙击放出,这群人算是消停下来,周泽楷往上铺看了看,张佳乐仰躺在那里,像是深陷入床铺里去了,安静得不像话。

      他前臂还包着三角巾,手上的纱布也没拆,却做着一个很费解的动作,左手捏着右边手腕,把右手举在眼前,一直就那么举着。

      周泽楷想象不出他此刻的目光。


      楼道内只能听见自己时快时慢的呼吸,因为欲望的勃发而略显粗重。声控灯灭了,他站在黑暗里,不愿向咫尺之遥那稀疏的月光迈上一步。四周都是有些年头的老楼,熄了灯的窗口隐隐晃着爬山虎的叶子,路灯拖着人影一折,又一折。

      在极静与虚无中,他虚握起手掌,闭起眼睛,于虚攥的一把空气里勾勒着荒火与碎霜的模样。它们枪身的纹路都快要印在他的手心。

      与猎寻有什么不同?如果他想,从它们的枪口射出的子弹,一样可以染上叶修的血。


      周泽楷颤抖了一下。

      单凭这一念,往深里去想,几乎就够两把左轮手枪凝结成实体。他知道在有选择的前提下,叶修不会逼自己做这样的事,却仍然无可抑制地生发出了一系列不可告人的心思。

      张佳乐……他也曾在这样的夜晚,这样独自一人的时刻,一遍一遍模拟着握起猎寻,把子弹打进那个人的胸膛吗?

      然后像自己一样,留在黑暗与寂静里,等着他回来。


      热烘烘的脑袋埋在肩窝,汗水交汇在一起,小股小股顺着颈线往下流。周泽楷用了十二分的力气抱着他,体热隔着衣服一阵一阵传来,叶修从肩到背发疼发麻,只敢轻轻拍他的头,真怕这孩子汪一声哭出来。

      孩子?叶修被自己闪得不轻,为什么一想就是这孩子?这人比自己年纪要大吧!

      被抱得这么紧,想侧身并腿什么的不现实,都是男人,叶修早就放弃掩饰生理反应,虽然这反应的强烈程度让他直觉不太对头。一整条脊椎都是麻的,少年的躯体经不起撩拨,对方如此紧密地贴着自己,坚定的决然与柔软的依恋,如此陌生,本能叫嚣着对未知领域的警惕;又如此熟悉,这具身体的温度与气味让他提不起戒心,像巡视自己的领地,一草一木都盖着再眼熟不过的印记。

      人世间的每一次相遇,都是久别重逢——脑子里晃过苏沐橙看的电视剧对白,叶修觉得自己没得抢救了。


      周泽楷微微张口,他的嗓音完全嘶哑,每个字都割着撕着喉咙一般,像浸透了蜂蜜的刀刃。

      “做,或者不做。”他说。

      叶修喘出口气,在他耳边砸下一个字:“做。”


http://bulaoge.cn/topic.blg?tuid=96403&tid=3240955#Content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05607266367091


      周泽楷的眼睫颤了颤,他的睫毛不卷也不翘,就只是长,森幽细密如一小丛叶脉,衬得眼神格外明净。给他这么看着,心底那个轰鸣的声音又开始盘旋激荡,痛楚从颅脑下延到了心脏,好像有什么要冲破这层躯壳刺透出来。

      “我什么时候认识你的……”叶修想了想,“在未来?”

      “你又吃错什么药了,挺帅一小伙,往我这个坑里栽。”他开着玩笑,“因为哥荣耀打得好?帮你爆了橙装还是反杀了爆你装备的人啊?”

      周泽楷没有说话,他的眼里写着所有想说的话。


      会喜欢上叶修,还真不是因为他荣耀打得好。

      崇拜和敬慕很容易转化为心动,身为后辈选手,周泽楷对叶修的尊敬一分都不会少,但心动的那些个瞬间,与叶修在比赛场上是多么所向披靡无关。

      就只是日常的琐碎小事,比如从未因他的沉默而流露不耐,再久也会等他把话说完,QQ上对于问题详尽耐心的回复,场下毫无保留的指点,甚至会细心地关照到后辈的情绪变化。

      周泽楷在训练营的那几年,恰好是联盟商业化还不那么严重的时代。各大战队比赛完后,经常凑到一起不分彼此地讨论,互相找漏洞互相提建议,气氛非常好,关系好的队伍还会互换部分训练营学员,进行一段日子的交流学习,周泽楷就在嘉世训练营待过三个月。

      那三个月让他真正走近了当时还叫叶秋的叶修,更让周泽楷高兴的是,他发觉叶秋很懂他。


      沉默的人往往没有太强的表达欲望,但并不意味着他们不希望被人了解,有时候这种意愿反而更加深切。由于语言上的障碍,与周泽楷沟通一向是个费力又费心的事,时间久了,不再有那么多人愿意与他沟通,最多接收到他表面的意图,便忙不迭撤离,不把他视为一个正常的聊天对象。

      叶秋在这方面就很神奇,他能跟周泽楷“聊”起来。

      说聊起来,不是拼命找话题维持对话,有不少女粉丝就坚持如此,令周泽楷更不知所措,也不是黄少天自说自嗨根本不管别人听不听,叶秋给周泽楷的感觉,是在他身边无论话多话少,说不说话,都那么自然而妥帖,可以认真地就某个话题进行探讨,也可以有一句没一句地闲侃,自己的意思,总是能很好地被理解,长久的安静也不会引发尴尬。

      他是一个让周泽楷想要主动与之交流、总有些话想跟他讲的人。


      第七第八赛季那两年,所有媒体跟约好了似的一致唱衰叶秋,每逢嘉世战败,新闻报道常常把“斗神老矣”一类的标题拎出来轮,文中也总围绕着叶秋的操作水平下滑、叶秋带领嘉世是不是力不从心等等来讨论。与之相对,周泽楷的声望一骑绝尘,坐火箭般冲到了顶峰,“荣耀第一人”的说法也开始广为流传,尽管还有许多争议,在名气与商业价值上他已是无可辩驳的第一。

      荣耀论坛上,各大网站上,周泽楷与叶秋谁更强、时代的更替、旧王退位新王君临的议题也雨后春笋般冒出,动不动就占据话题榜的前列,吵得沸沸扬扬。周泽楷理智上知道叶秋不会在乎,还是没忍住发了条消息过去,擦着边提了提这事。

      “小周啊,那个你别在意。”叶秋的回复飞快,“粉丝嘛,就爱夸大宣传,你听听就算了。”

      “嗯。”周泽楷手放在键盘上,迟疑着敲出一个字。

      “说我领先了其他人至少一个时代,你别说给我提鞋,提裤衩也不配,别说拍马,拍腚还在腚上装个风火轮也追不上我,这不埋汰人嘛,太难听了。”叶秋感慨道。

      “……哪个帖子?”

      “就那个宇宙无敌黄金霹雳第一叶吹不服自宫再不服自杀……靠太长没记住,总之就是那个掐了五十多页的,啧啧,被人这么了解也是幸福的烦恼啊。”叶秋说。


      那位ID巨长的仁兄,在荣耀论坛凶名赫赫,据说手下有一支规模不小的水军团队,创造过一气掐哭十多个小姑娘、逼迫上百个ID自杀的纪录。这次荣耀第一人大讨论,该仁兄赤膊上阵,一边精分一边狠掐,一大堆文字图片连续复制粘贴不断,还下血本买了超大号闪光滚动标题,论坛首页一度全是他自顶上来的帖子:周泽楷想赢叶秋,滚回妈妈肚子里回炉重造吧!!!

      “他说话过分,你别放在心上。”叶秋安慰他,“想赢我,也不是真要回炉重造那么麻烦的。”

      “………………”周泽楷发了个超长的省略号。

      真实的他坐在电脑前面,微微笑了起来。



      tbc

——————

比发不上rou更麻烦的,是rou特么跨了章还分两段...


评论(71)

热度(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