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all]是童话就该有个好结局(65)上

      64.5


      除了荣耀,周泽楷的人生里鲜少有过脱序失控。

      他们这一代在江边长大的孩子,早已不像父辈那样,拥有肆意戏水和偷船工的渔网捞鱼的童年,封闭式小区,私立幼儿园,小学再到中学,数不清的习题加上篮球足球动漫游戏,基本就构成了一个少年的世界。生活按部就班严丝合缝,连成一个精整的圆,游戏至多作为点缀,从来不该喧宾夺主。

      周泽楷怀揣着两年的零花钱和训练营的合同,深夜离家走在冷清的街道上时,莫名想起父亲曾对他讲,小时候男孩们痴迷于一个游戏:指定一条江面上穿梭的小型轮船,通常船后还拖着一两条帆船,大家同时一个猛子扎下水,谁先游到轮船后面,抓住那条系帆船的索,便算赢了游戏。

      那一年一叶之秋一杆却邪挑破繁花血景,嘉世王朝的神话炙手可热,他是许多下决心走上职业道路的训练营学员的偶像,是江心少年们追逐的那条船。


      周泽楷仰头望着叶修,少年站在如水的月光里,明暗在他们之间割出一条线,自己正好位于黑暗的那一半。

      这当然没有什么隐喻或暗示,凝望这张犹带青稚的脸,心里许多许多的念头都变得明晰有力,属于过去与现在的两个少年在时光里悄然对望。他想起离家那晚楼下的小广场是如何幽静,树影是如何深黑浓茂,江风绕过沉睡的半个都市,固执地环绕少年的指尖,向前走,还有月亮。

      是不是想要靠近你,先就必须纵身一跃。


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96403&tid=3242561#Content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09991945629840


      “他们……”

      仿佛下定决心,周泽楷刚说了两个字就闭嘴,两人同时听见楼上传来脚步声,有人正在下楼,还有一声响亮的喷嚏。

      “张佳乐?”叶修扬声问。

      脚步声戛然止息,叶修眨了下眼,自己也惊讶于这奇怪的直觉。这群人白天都有自报家门,但凭着一个喷嚏就判断出是谁,明显不是简单一个“认识”就能解释得通的。

      心口忽而一紧,一股带着疼痛的悸动如明锐的闪电,从头到脚游窜遍了全身。


      “是你啊。”过了一会儿,张佳乐没什么精神地回答,人也继续往楼下走,动静大得一楼二楼的声控灯全亮了,“你见到小周没?他一直没回——”

      他停在楼梯拐角,瞪大眼睛来回打量着衣衫不整的两个人。

      “看什么看,没见过擦枪走火啊。”叶修说,“擦的还是枪王,这理由够不够?”

      “……这什么味,你们不会在这里来了一发吧。”张佳乐半天才回神,扇了扇鼻子前面的空气,“你记忆回来啦?”

      “刚才还没有,不信你问小周。”叶修说,“感觉特别诡异,就好像过去的回忆被硬插进去一段,现在我想起联盟初建那年,就想到和沐秋在网吧碰见你们这帮二货,衔接得还挺顺,差点分不出来。”

      周泽楷轻轻点头,脸隐在阴影里看不清楚。


      “这样啊。”

      张佳乐干巴巴接了一句,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声控灯在这突兀而来的寂静里灭了,叶修敲了敲墙,顺手在周泽楷衣服上拍掉手上的灰。

      “小周你上去睡觉吧,我和他说两句。”叶修说,冲张佳乐招招手,“愣着干嘛?还不下来。”


      “……文州和小肖他们记下了那两个人对话的关键点,萧荫目前在XX大学当客座教授,到H市是来参加会议的,我们没搜到会议的信息,可能级别比较高,也可能是个秘密会议。”张佳乐给他说着事情的进展,“南方那姑娘太敏锐,小肖他们没敢跟太近,他们约好后天一起去参会,我们就重点盯着萧荫,他住在XX宾馆,到时候跟紧他就行。”

      “没想到,山洞里那些白骨的身份之谜居然就这么解开了,回去查查看那年头的兵团名录,再看看在素南县待过又失踪的知识分子有谁吧。”叶修感叹道。

      “查得出来吗?”

      “人都有档案,有社会关系,可能找不全,找到一部分肯定可以。”

      “嗯,你肯定可以。”张佳乐盯着自己的脚尖,“你什么时候变回来?”


      叶修古怪地看着他。

      “你对我十八岁的脸有什么不满?”

      “靠,顶着自己年轻时的壳子装嫩,你不嫌别扭,我们简直没眼看。”张佳乐说。

      “我看你是手速飚不过就嫉妒了吧?”叶修说,“要是我突然老了十岁,你确定不会把沐橙和沐秋吓出毛病?”

      “看不出来的……吧。”张佳乐话说得勉勉强强。

      “你对我的外表如此有信心,我感到十分的欣慰,但我们还得面对现实。”叶修说,“事实就是一切皆有可能,说不定我第二天醒过来,就恢复正常的样子,也说不定那姑娘念头一动,我就给打回原形。”

      “你以为你是橡皮人呢,还随便她怎么捏?”

      “没什么不对啊,在记忆世界我们呈现的形象,是取决于记忆主人的印象还是我们对自己的认知,潜意识的记忆,或者现实中的投影,这都说不准,你恐怕得去问她。”叶修笑道,“再说,你认得我是谁不就得了。”

      张佳乐没再说话。


      深夜散步在盛夏可不是休闲放松的好选择,这里也不是什么上档次的小区,附近没有葡萄架啊人工湖啊的景色点缀,绕着楼走了一圈半,两个人都热得汗流浃背。

      张佳乐踢飞一个绿茶瓶子,地面恰在此时起了一阵微震的涟漪,他脚下一软,叶修及时抓住了他的胳膊。

      “地震?”反正是在记忆世界,张佳乐倒也没慌,“你住的那什么破地方,我今天还见一楼有个大洞……不对。”

      他蹲下身凝视着地面,水泥地上出现了一道细细的裂纹,延伸开去分叉出了几条更细的纹路,逐渐扩大形成黑色的窄缝,最宽处隐隐能窥见土层下的地下管道。

      一辆摩托像根本没看到开裂的路面,呼啸着冲了过去,轮胎轧过凹陷之处,车上的乘客身子晃了晃,对导致自己险些摔下来的裂缝视若无睹。


      从六十年代的记忆世界一路折腾到现在,要说累是真累,恨不得走着都能睡着,头脑反而爆炸式的清醒。张佳乐乌黑的眼珠望向叶修,一瞬不瞬。

      “这个世界……离她说的崩溃还剩多少时间?”

      “你不如说,我们还剩多少时间。”叶修扫了眼地上的缝隙,拉起他离开,“别看了,世界毁灭你又不是没经历过,在这以前,该做的事一样要做,你想也没用。”

      张佳乐顺着他手的力气站起来,却像忘了怎么走路,被叶修扯得踉跄了几步。他时不时就要这么愣怔一下,严重了跟断片差不多,说话说到一半也能跑神。


      “张佳乐。”叶修叫他。

      “嗯?有屁快放。”张佳乐总算回魂。

      “张佳乐,”这回的声音清楚了些,呼出的热气挟着暑热的气息,“要不要现在做一次?跟我。”


      “……你说什么?”

      “我说现在做一次,跟我,就咱俩。”叶修说,“正好我欲求不满,挺想跟你来一发的。”

      张佳乐的瞳孔肉眼可见地收缩,脸上的血色和涨潮似的,涌上来又落下去,剩下一片冲刷干净的苍白。

      “疯了吧你,我又不是毒发期间,你突然发情搞什么鬼,几个意思?”他仍然怀疑自己的耳朵。

      “我很明白这一点。”叶修说,“你毒不毒发,跟我想要做的事有什么关系?”

      “——一个意思,就想干你。”



      tbc


评论(71)

热度(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