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all]是童话就该有个好结局(65)下

      65


      张佳乐盯了他片刻,突然就笑出来。

      他的目光原本在被墙砖图案分成一格一格的花荫间浮动,漫无焦点无所依托,一下子转回到人脸上,眼底血丝分明,眸子却极亮,如夜里的星。叶修给刺得一愣,待要有所回应,张佳乐已不再看他了。

      “我没……”他开口又打住,长长呼了口气,肩背微微塌下去一块,“你脑子里那是什么,这会大家都累得要死,谁陪你发疯。”


      “你啊!”叶修说。

      “谁?”

      “不就是你吗?”叶修看着他,“我想了想,会傻到这样就答应的,大概也就只有你了。”

      “你指哪件事?”

      “当然,”叶修说,“是干你这事。”

      “滚你的。”张佳乐没什么心情和他斗嘴,汗顺着脊线流到腰窝,他掀起衣摆扇风,叶修脚下一转,就这么从后面把人抱进了怀里。


      “泥马,大热天——”嫌弃的话只开了个头,挣扎也只挣了一下,叶修握住张佳乐的手,小心没挤到他吊起来的那一侧手臂,两只手叠放在心口的位置,掌下的心脏跳动着,逐渐纷乱无序,温热的脉动像小小的乳鸽扑打着翅膀。

      “行了没,都快热死了!”张佳乐推了推他,不过没用多少力,“一身是汗,离我远点。”

      “还有更热的呢。”叶修说着,使了巧劲往地下一坐,张佳乐猝不及防,失去重心跌在他腿上,想爬起身又被箍住了腰。

      “叶修你要点脸!有人!!”张佳乐怒,H市的夜生活还是很丰富的,尤其是夏天,深更半夜也不时有行人车辆经过。

      “让他们看去。”叶修笑。


      张佳乐扭头望他,那张少年的脸眉目舒扬,很放松又带着点恶作剧的笑意,回望的眼神直率而明亮,竟然显出一股孩子气的无谓。被他这样看着,其他那些眼光好像都自动透明化,那双眼里只映着自己一个人的身影,自己眼中也再看不到别的事物。

      “转过来吧?”叶修低声说,额头抵上他的,两个人的气息都有些粗重。

      张佳乐在他腿上扭动着,这个坐大腿的姿势羞耻指数实在太高,车灯一晃而过,把他们照得清清楚楚。这种随时可能被注目被异样看待的焦灼转化成掺着耻感的兴奋,他勾着叶修的脖子,拿鼻头去蹭他的脸颊,眼前黑晕一闪一闪,是疲倦到极点的身体在提出抗议,又在不情不愿的亢奋中接近另一个极点。

      叶修的手钻进他的衣服里,在布满汗水的背脊上逡巡,热是真热,发粘发腻的触感也是一样扰人,而此刻都有了别样的意义。人可以拥有几种相反的感觉,所以大热天亲热也不是非常难熬……张佳乐在亲吻间迷迷糊糊地想,就像他同时觉得快乐又悲伤,束缚而又自由,飞逝如流的时间静止凝固得宛如永恒。


      意乱情迷时大脑处于缺氧状态,张佳乐根本忘了这是哪里,上手开扯叶修的裤子,叶修赶紧收紧胳膊把他按住了。下面两根硬硬地抵在一起,神智归位也花了点工夫,好在脊背上持续不断的抚摸大抵被看作一个信号,激烈的动作和急剧的呼吸渐趋平缓,唇舌的勾缠也温柔下来。

      张佳乐感到叶修轻舔着自己破皮的嘴角,舌尖灵活地滑过唇线,与他追逐的舌头若即若离,像是进行一场心有灵犀的游戏。眼前越来越模糊,他跌跌撞撞结束这场游戏,头落到叶修肩膀上,觉得自己像一片落叶那样轻。

      “不许动,”叶修警告,“再动我不保证咱俩明天不会上今日头条。”

      张佳乐嗤笑一声,连笑声都很小。

      “你以为你是谁……”他说,“在这里我们谁也不是,拍到了也没人在意。”

      “你会在意啊!”叶修说,“会疯狗一样狂追八条街把人拦下来毁尸灭迹,还会没脸见人。”


      张佳乐气得踹了他一脚。

      “疯狗个蛋!你能不能想点好!”

      “我想了想,是不能够。”叶修沉思,“你不会疯狗一样狂追八条街,你追出八百米就累成死狗了。”

      “我先打死你!!”

      “干什么干什么,说了不许动。”叶修三两下把人压下去,“诱惑青少年犯错误呢这是?哥现在纯情少年一个,可经不起撩。”

      “你?纯情少年?”张佳乐作势要吐,头一低真有几分恶心劲往上泛,忙回到之前的位置,“自己拿镜子照照,老司机的猥琐都快透过躯壳溢出来了吧!”

      叶修翻个白眼,神情活像在看一个膝盖上扭来扭去的小孩。

      “真受不了你,就不能安安生生让我抱一会?”他说,“早想这么干了。”


      张佳乐像中了一发僵直弹,从瞬也不瞬的眼睫到凝然挺立的鼻梁,从弧度生硬的下巴到猝然笔挺的腰背,定格成一道剪纸般的侧影。

      “什么意思?”

      过了很久,他才迸出这一句。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叶修淡淡地说。

      “多久以前?”张佳乐的声音仿佛不是自己的。

      “很久很久以前……”

      “讲人话!”

      “我也不确定具体是多久以前。”叶修想了一下,“你还在百花的时候?不过你从头到尾就没离开百花啊……我以为你知道?”


      “废话,我没离开百花我当然知道!”张佳乐说。

      “每次我以为你不能更二一点了,你都会用行动证明,你能。”叶修说,“说的当然是咱俩的事情,别装傻。”

      “我没——”

      “其实吧,我看你也没装傻。”叶修说,“你是彻底傻了。”

      张佳乐瞪着他,一束远光灯光恰扫过他的侧脸,灰白的颜色上透着不正常的嫣红,大睁的双眼如同两颗玻璃球,甚至没有因为强光刺激而本能眯眼。他先是一动不动,继而按着叶修肩膀的手臂起了一阵细小的颤抖,牙关跟着格格响了两声,靠意志力止住了。

      “叶修,你他妈什么意思?”他一把揪起叶修的衣领,“这种时候说这话,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喜欢你,你也知道。”叶修说,“我只是再给你确认一遍,你知道的没错,你以为的全都是事实,唯一不同的,可能是我比你以为的还要更喜欢你。”

      他没有用“那个我”、“另一个你”之类的字眼来区分,他们很早就不这样了,大家提起往事多是一副怀念和调侃的口吻,不会再去刻意强调两个世界的差异。

      “知道是知道,但是说出来,感觉毕竟不一样。”迎着张佳乐的眼睛,叶修微微笑了笑,“别误会,不是为了了却遗憾什么的才说的,就是让你开心一下……反正你也知道不是逗你玩的就行了。”

      “你有这么好心?”张佳乐冲口道,实在是被坑惯了的后遗症。


      叶修上上下下打量他一遍,眼神里充满了嫌弃。

      “我真同情我自己。”他不客气地说,“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表白,表白对象就给个这回应……会不会看气氛发言啊你?”

      “我不会你会?”张佳乐一听他这嘲讽的口气就炸毛,屡试不爽,“我还没怪你,本来狼狈为奸的气氛突然来个真情告白,吓都吓软了好吗!居心不良,其心可诛!”

      “……”叶修是真服了他的逻辑,“那要不咱们再硬起来?”

      “看见你就萎了!”

      “你蒙上眼睛?”

      “凭什么是我蒙不是你蒙!”

      “因为萎的是你不是我呀!”

      “叶修你妹!!”

      ……

      最后还是无比幼稚地吵了一架,两个人一边吵,一边感觉智商和气氛都弃自己而去,当一对白发苍苍的老夫妇一脸便秘脚步发飘地从旁边经过,并用难以形容的目光回看了他们好几眼后,两个人终于吵不下去,互瞪一会,忍不住一起笑喷。

      “哈哈哈,你这神经病就别荼毒路人了,看见人家大爷大妈的表情了吗?”张佳乐狂笑一通,总算顺了气能说话,“她的每一条皱纹都像在说:伤风败俗,不知廉耻……我笑死了哈哈哈。”

      叶修咳嗽一声,“我还当你会哭出来呢?”


      张佳乐慢慢收了笑,再开口时卷着一股认真劲。

      “所以你一直不和我挑明?你怕这个?”

      “喂喂,不挑明不是只有我这边的好不好。”叶修很无奈,“那几年别说我,你的心思也不在这上面吧?抓队伍抓得比王杰希都紧,就你那个走火入魔的状态,我去跟你提这事,你确定你不会踹我出去?”

      张佳乐哑口无言,这点他真是没法反驳,踹叶修出去不至于,但那个全心扑在争冠的节骨眼上,如果那人真戳穿了一切还自顾自提出某个要求,自己欣喜的同时只怕还会烦躁郁怒,说不定会有隐隐的失望……这失望如今看来十分可笑,好像叶修不把全副身心都付与荣耀就不是叶修了一样,又好像一场计划外的恋爱真能毁掉自己呕心沥血的努力,可这是跳出那个怪圈才意识到的……身在圈中时,他真的很自我中心并且自以为是,对他人也不怎么宽容。

      “我总以为,来日方长。”张佳乐喃喃说。


      “我也是这样以为的啊,很多人都是。”叶修说,“总是没有足够的时间,总是觉得不急于一时……然后一晃这么多年就过去了。”

      张佳乐全身一震,脸上忽然浮起一层惨白。

      “你说,他……你知道吗?最后到底知不知道?”他抓住叶修的衣服,又迟疑着松开,“我现在知道了,虽然我之前也知道,但也不是很确切,总之不一样!你也可能情商低啊!我本来很确定,又不确定了,靠!”

      他说得有些颠三倒四,含含糊糊的最终也没说明白,叶修却是秒懂。

      “放心吧,我以一个情商在线头脑健全的局内人身份告诉你,你就差在脑门上贴五个大字,上书‘我喜欢叶秋’了。”叶修说,“也就孙哲平心大看不出来,换个文州那样的,分分钟约你去谈话。”

      “啊?表现得那么明显?”张佳乐嘀咕,眉目间升起一抹亮色,马上又回复黯淡,“再明显也没用,还是来不及说。”

      “你闹够了没有,”叶修伸手按着他脑袋,一路按回自己肩上,“我听到了啊。我就在这里,跑不了。”


      张佳乐脸埋进对方肩窝,在叶修看不到的角度,莫名地有点想笑,于是便真的笑了一笑。

      嘲笑自己或对方?他没有这个意思,也不会如此刻薄。事实上他不是很清楚自己为什么要笑,无论内心藏着再多复杂难明的情绪,这都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难得的美好时刻……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记住鼻端的淡淡汗味,如皮影戏布景般漆黑的楼房轮廓,翻转的视野中地上的裂纹形状,和月亮的弯钩朝向哪个方向。

      他有一种预感,这样安静的、犹如在命运的夹缝中漏给他们的时间,不会很久了。



      tbc

——————

进入完结倒计时!


评论(119)

热度(474)